董存瑞与对我的影响(本文只发这里,勿转)

电影协会的董存瑞事件闹得挺大,不过今天我想谈谈他和他这样的人对我的影响.


第一次知道董存瑞,不是在电影和传记上,而是在法卡山英雄团.

那大概是1985年,当时我还没枪高.中越边境还时常开枪弄炮埋地雷的,那时,我听说了一个人:何学高,战斗英雄,被总部授予"活着的杨根思"称号.

可是兵们都说,他更像董存瑞而不是杨根思.

因为董存瑞是为了夺取阵地举炸药包和敌人同归于尽的,而杨杨根思则是为了坚守阵地.后来兵工界对老式木柄手榴弹的杀伤力问题上还多次讲到了这个何学高的例子.当然那是后话.

当时我还小,也就3岁多,董存瑞杨根思我都不清楚是什么人,问爸爸,才知道一些他们牺牲的经过.这样才第一次知道了董存瑞炸碉堡的事情.

后来我到高中的时候,看了很多的书,才慢慢知道了他的一些事情.

例如在战史上有这样的一个记载:董存瑞开始的时候是左撇,后来到了部队后,右手也练的不错,于是,投弹的时候,别人只能单手投,而他是左右开弓,曾经用这个办法把一个院子里的敌人炸的够戗.

我觉得不错,结果自己后来也练习了这个办法,呵呵.


在我军的战史上,在紧急情况下像董存瑞用自己的血肉来当爆破支架那样的人很多,他们为了大家而牺牲了自我.从红军时期,抗战,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对印对越自卫还击,甚至到了80年代的两山轮战的时候,都还有很多类似的例子.这些人都是当之无愧的英雄.我后来认识的一个对越自卫还击的老兵,当时就是用这个办法炸掉了越军的火力点,万幸的是他最后一滚躲过了一劫,不过却失去了一只手.

这样的事是英雄的举动,也是很能震撼人心的事情.描述这些英雄的做法,思想,以及当时的情况的书和文章,汗牛充栋,我不想罗嗦.但我感兴趣的一个事情是:为什么要在下边用人撑着炸?放上边呢?

后来因此而学习了爆破,明白了这个问题.

再后来设计了辅助爆破装置,以及可以替代的一些办法.

现在尽管已经不爆破了,但每次做军事装备科研的时候自己一要偷懒,就会想起他们的历史,想起那些事情,然后就会自问:难道你要这些人因为你的偷懒而去流更多的血,甚至搭上命?

然后自己就不敢偷懒了.

这也算是董存瑞和类似的许多人对我今天的工作的一点影响吧.


有一批人想用诋毁英雄的举动来满足他们的某些愿望,或者是为了可以多卖点报纸杂志,或者是为了收视率点击率和广告费用,再或者是一些不敢公开说的原因.不管他们怎么做,不管到了什么时代,也会有很多这样的人为了理想为了追求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为了我们大家能更好的生活,默默奉献,默默牺牲.


所以,我做了一名为自由而战的军人.

所以,在战斗时我最喜欢喊的不是"乌拉",是:"少不足死".

因为这些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还太年轻了,不应该死.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