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魂 正文 第二章 部落之争

任君宜 收藏 2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9/



两人翻过了一座山头,傲天少忽停下了步伐,神色凝重,他的手也紧握成拳状。纳兰禁不住道:“阿牛哥,怎么了?”傲天少道:“听,仔细听。”纳兰凝神细听,只听到呼呼的风响。不禁摇头:“什么声音也没有啊?”傲天少向西南方向看了一眼便疾奔了过去。纳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忙紧随其后跟了上去。走不了多远便发现了一些杂乱的脚印,前面横躺着两具死尸。纳兰吃了一惊:“这…这荒山野岭怎会有死人?定是强盗劫财,阿牛哥,我们快离开这里吧。”傲天少没理会他,将死尸身子翻转,只见尸身胸前的衣服已被撕的粉碎,上面有一个腥红色的手印。咽喉处也开了个口子,血未凝固,仍自向缓缓渗出。纳兰机伶伶打了个冷战:“妖狐?”“不是妖狐”傲天少指着尸身上的红色掌印冷冷道:“会使天下至阴至寒的血魔掌的也唯有血魔素衣,想不到他也终于耐不住寂寞了。”血魔素衣?”纳兰愈来愈惊讶。素衣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傲天少也不得而知,他只是从魔尊银翼的口中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他与心魔,色魔,幻魔同为魔尊座下的四大魔王,然而血魔的身份却最为神秘,传闻中他只是个凡人,却是决定仙魔大战成败的关键人物。昔日一战若非血魔的神秘消失,仙界早已消亡了。当然,这些完全是魔尊自己的观点,傲天少并没有认同,因为,即使他的力量在颠峰时期配合魔界的所有力量也未成功,血魔素衣又怎么能够做到?纳兰并没关心傲天少沉思什么:“他看清了死尸的面目后忽悲愤道:“阿牛,他们是阿三和阿四,我们的朋友,我们一定要找到血魔为他们报仇!”这时他已感觉不到怕了,也未考虑自己是否有报仇的能力.

傲天少只是冷笑,却并不作答。他虽是仙王的儿子,但此刻在身为四大魔王之一的血魔面前根本不堪一击。然而他的本性是高傲的,绝不愿在这个凡人面前承认这个事实,以他尊贵无比的身份肯与纳兰这个卑微的凡人为伍只是认为他还有利用价值。纳兰忽盯着傲天少惊恐道:“你不是阿牛,阿牛不可能知道这么多事情的。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傲天少忽仰天长笑:“不错,我不是阿牛,我是傲天少,主宰天地的真神,阿牛已与我合而为一了,所以我就是阿牛,阿牛就是我…哈哈哈哈…”纳兰不懂他所言何意,却道:“你是神?…我不管你是否是我兄弟,我只知道真神是不会容许妖魔伤天害理的,所以,我要你为我朋友报仇,杀死血魔!”傲天少冷笑道:“这也并非什么难事,但有来有往,你也须助我才是。”纳兰咬着牙道:“以我的能力去报仇,这辈都不会有指望,即如此,好!只要你除了血魔我答应为你做任何事情。”他的口气很坚决,仿佛发誓一般,没有人能体会他失去朋友的那种悲痛与愤慨,但他只是一介凡夫,无论傲天少还是血魔他都奈何不得,所以唯有出此下策了

纳兰沉声道:“只要你能将血魔除去,为人间除此大害,小弟日后定肝脑涂地相报。”却在此时忽奔过来两人,他们看到纳兰先是一怔,然后惊喜:“纳兰,阿牛?你们总算回来了。”纳兰看清了这俩人也是激动万分,这二人正是一同出来的好朋友游鱼,华安。他与阿牛,阿三,阿四,游鱼,华安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因连年的灾荒族,族长左刀命族中所有的精壮青年都外出为族人采粮。这次六人相伴而出进深山打猎,却料不到好友竟身遭不测…纳兰眼中泪已涌出。游鱼华安也长叹不已,三人沉默许久,将阿三阿四的尸身安葬。纳兰眼中闪着凌厉的光芒:“我们一定要找到血魔为弟兄复仇!”游鱼,华安也挥着手中的猎叉高呼:“对,杀血魔,为兄弟报仇,最不济我们死在他手上罢了,也不枉相识一场。”纳兰摇头:“我不会让我的兄弟们再受到伤害,我们还是先回去见过族长再做打算吧。”他又向傲天少道:“阿牛哥,我们一起走吧?”他并不想让华安两人知道傲天少的真实身份。傲天少面无表情,只是点了点头。

四个人回到了部落时,村子口一个女孩早已等候在那里。只到看到了纳兰本来焦急不安的脸上忽有了笑容,如小鸟般地飞奔过来,她本想拥抱,但看了傲天少几个人一眼,嘴一嘟只是拉了纳兰的手:“纳兰哥哥,你们终于回来了。我爹和娘等你们好久了。”游鱼在旁笑:“沁梦妹妹,我和纳兰哥一同回来多次了,每次你都只拉他的手,你也拉下俺的手吧。”沁梦白了他一眼:“哼,才不。”游鱼叹了口气:“唉,好命苦。怎么就没哪个美女看上俺?是俺长得丑吗?”沁梦冲他一笑:“鱼哥哥,村子里的好女孩子也很,大妞不就挺喜你吗?”游鱼抱头道:“老天,大妞?你饶了我吧。”就在这时远处一个胖胖的女孩冲了过来:“鱼哥哥,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游鱼吓得脸都白了,拨脚就跑:“天!今天是怎么了,说谁谁就来,救命啊……”纳兰,沁梦和华安都笑了。就连傲天少的脸色也不那么阴沉了。

纳兰这才向沁梦相询:“妹子,发生了什么事?”

沁梦叹了口气道:“你们不在的这两天,蛮尤部落的人又偷袭了我们的村子,抢了好多牛羊,还杀死了我们好多族人,我爹很生气,决定今天就去扫平他们的部落。”

沁梦的爹爹左刀就是纳兰几个所在部落族长,纳兰和华安游鱼也皆是左刀收养的孤儿,自小便教他们弓箭,狩猎等生存之术。虽然他们几个仍然年少,却非常勇敢,成为族里面少有的勇士。他们没有父母就视左刀为自己的亲父,左刀的夫人沐凡为亲母。

纳兰问:“刀叔他们在哪里?”沁梦:“你们跟着我来。”

村子里屯集谷子的场地上已集满了人,皆为族中的青壮少年。所有的人都拿着刀枪棍棒围成了一个圈子。圈子的中心是一块空地。沁梦的父亲左刀一脸威严站在人群中。他的大胡子使他的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领袖的气势。他大声说道:“相信你们大家也都知道。一直以来,蛮尤部落的人就欺我们是个小部落,人没他们多,所以一次次地向我们挑衅。不仅抢我们的粮食,还杀死我们的族人。这是不可容忍的。我们要让他们为此付出代价。年轻人,你们谁愿跟着我去把我们的粮食抢回来为我们的族人报仇?”所有人的情绪都被他调动了,年轻人热血沸腾了,一个个举着兵器高喊:“为族人报仇!为族人报仇!”

左刀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接着道:“为了生存下去,这一战我们非打不可,我们也应该向我们的敌人证明,我们决不是好欺侮的。我们要让他们为自己犯下的罪恶付出代价。而今天就是我们复仇的日子,年轻人们,有种的跟着去将这笔血债讨回来。”旁边的人接给他一个海碗,里面盛满了水酒,他接过来一饮而尽然后大笑着将空碗摔在地上。

这时几个老年族人搬出好几个大坛子开始倒酒。最前面的几个青年都是一脸绝决之色,一个个上前接过碗喝完之后将碗摔在地上。

纳兰,华安,游鱼也冲上前去拿碗。左刀看了他们一眼点了下头:“你们几个能回来很好,来拿着。”他递给他们的是每人一把杀牛刀。“用这个,砍下蛮尤部落首领元坤的人头,你们办得到吗?”他将声音又提高了许多。“能!”纳兰三人齐声开口。傲天少依然没有开口,左刀向傲天少看了一眼:“阿牛,你办得到吗?”傲天少道:“我只做事,不讲废话。”左刀点了点头:“很好,我们出发。”

纳兰正要走,沁梦赶了上来,将一个香囊挂在他脖子上,深情地道:“纳兰哥哥,我等着你回来。你永远是我心目中的勇士。”纳兰一呆,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好点了下头随着大队人马走了过去。

风沙在一望无际的大漠上肆虐着,左刀部落的三千多青壮少年一个个迎风而行。他们中间也还有邻近几个部落的精锐,他们也受蛮尤部落的人欺压良久,这一次同仇敌忾来对付强敌,在人数上已经超过了对手。

蛮尤部落的人正是躲在这个无边无际的大沙漠的某个地方。这是一个强悍的部落种族,也是座落在边陲众多部落中最强大的一个部落。他们的人数并不是太多,却人人善弓箭骑射之术。在这以武力为征服手段的时代,他们在这一片地域是无敌的。

……

纳兰骑着马同左刀并肩而行。左刀看着茫茫的风沙长出了品气道:“孩子,你怕吗?”

纳兰摇了摇头。左刀冷峻的脸上忽有了笑容:“很好。将来的天下是你你年轻人的,你要记得任何时候,都要有这样勇气。只有真正有勇气的人才不会失败。若想要人家的命,就应该敢于用自己的命去换。”纳兰点着头,他深切地感受到了刀叔对自己那种发自内心的关爱。他在心里发誓,无论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无论将来还要面对什么样的困境,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也不会让刀叔受到伤害。

这时,一个带着白色头巾的汉子驱马行了过来,向左刀道:“刀兄,元坤看来已经躲了起来。我们族里的几个兄弟前些日子就是在这个地方看到了他们的人。”这人是拿桑部落的领袖石龙。他的亲兄弟石虎正是死在元坤手上,因此他头上缠了白布以示哀悼。他对蛮尤部落的恨意不下于左刀,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开始打探元坤的下落,也正是在他的带动下其它的几个部落才加入了左刀的队伍里面。

左刀眼中射出了冷光:“放心,元坤这个人是个好胜之人,就算明知我们要来他也决不会躲起来,吩咐大家,小心中了他的埋伏。”他的话音刚落,只听得不远处一阵号角吹了起来。四周的沙子忽然飞扬,一群群的人从沙丘后面钻了出来向他们杀了过来。左刀与石龙面色同时一变,左刀大喝:“敌人有埋伏,大家快冲,别让他们包围我们。”

左刀的族人已经开始向前冲,这时他们才发现沙丘的后面黑鸦鸦的一片全是敌人的队伍,冲在最前面的族人被一阵乱箭射了回来。敌人的弓箭一开始并不多,然而只是一瞬间便如飞蝗般地射出,漫天遍野都是弓箭的影子。左刀部的人一排一排地倒了下去。

在强烈地攻击下族人已经开始后退。他们尽管人数众多,却还是被敌人杀了一个措手不及。

石龙瞪着血红的眼睛。拿着大刀,抢冲了出去大喝:“谁也不许退,给我杀回去,你们都是族里的勇士,不是懦夫……”话说了一半,一支弓带着呼呼的劲风射了过来正中他眼上,他啊地一声惨叫,手中的刀跌落在地,双手捂着眼睛,血水直从他指缝里窜了出来。左刀忙跳下马背抢身到他身边:“石龙兄弟,你怎么样?”石龙一把推开他,强撑着不让自己摔倒在地上,然后用力将箭拨了出来摔在地上,喝道:“仇人就在我们眼前,要报仇血耻的就给我冲。”众人见他如此强悍都重新鼓起了勇气,一个个拼了命地向前冲杀,势不可挡。蛮尤族的弓箭虽强却也挡不住人多,前面一排人倒下,后面的人踏着他们的尸体继续冲向前。最前面的弓箭手被一阵乱刀砍翻在地。左刀赞叹:“好个石龙,我们的弓箭手呢?给我跟上去。”他将手一挥,族里的弓箭就排着整齐的队形冲了上去,对着对方的人群就是一通乱射。

纳兰,游鱼,华安冲在了最前面,他们手中的刀挥舞着,几乎是一刀一个,三人身上的衣衫已被血染成了红色。

傲天少就在他们的后面,他的眼神虽然依然冷漠,却也有了一丝惊讶。眼前的惨烈情景的确使他为之动容。在他的意识中生命是宝贵的,以他高贵的身份去换取凡人的生命在他的理念中是不值得的。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显然是愚蠢的。他搞不懂的是为什么这些凡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勇气,难道他们真的可以漠视自己的生命?

左刀也冲了上去,对蛮尤族人发动的总攻也就开始了。只见敌人节节败退着,无数具尸体永远倒在风沙中。

蛮尤族的族人已经开始逃窜,逃得慢的皆被左刀族人砍死。这一战显然已是胜卷在握。石龙要带人追上去,却被左刀拦下,强行命两个人抬他回去养伤。然后他带了大队人马继续向前追去。

弓箭手骑了快马尾随在敌人逃兵的后面。一面追,一面射。蛮尤部落的人不断有人从马背上摔下来。然而跑在前面的人却是相距越来越远了。左刀挥着自己的刀喊:“一个也别放过他们,勇土们,冲啊,消灭他们。”交战这么久他仍未看到元坤的身影,不杀死这个人他也绝不会罢休。

两队人马一个追一个逃,在茫茫的沙海中扬起一片片尘土。

“刀叔,我们走得太远了,沙漠的风暴随时会来临,我们会迷路的。”华安催马过来在后面提醒。左刀道:“无妨,我们的马都是族中的老马,识得回去的路。今日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要将他们消灭,否则会后患无穷。“华安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这时远处忽出现了一片山谷。蛮尤族的人带着飞扬的沙尘消失在山谷中。左刀笑道:“敌人慌不择路竟然逃入了山谷中,这下子他们可就没了退路,我们快追,一定可以杀得他们片甲不留。”这一句话出口所有的人精神都为之一振,马又快了许多。

到了山前才发现前面是一条通向山腹间的小路,仅容两匹马并排通行。蛮尤族的人显然是从这里逃进了山腹中。纳兰看了看地形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便向左刀道:“刀叔,这里甚为险要,倘若敌人在山上有伏兵的话,我们只怕是很难逃得掉。”左刀在沉思着,他显然也早想到了这点。许久他才笑道:“没什么,敌人已是穷途未路了,我们决不能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小队人马在前,大队人马在后,我们继续追。”在他想来敌人就算是有所准备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他带来的人手远比敌人多得多。何况他们又损失了不少人马,就算有着地形之利也绝无可能反败为胜了。于是他将手一挥,队伍便开进了山腹中的羊肠小道。

一片片的山峰将阳光隐去,天空暗了下来。几千人的队伍在山腹间穿行着。纳兰傲天少四人紧随在一起,纳兰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只看得见一条细长的蓝线。这山峰竟然极为险峻,他倒吸了口凉气,心中越发地不安了。华安仿佛看出了他的心事,拍了拍他的肩:“没事,我们的人比他们多得多。”游鱼也在后面笑道:“老子从来都没有打过像今天这样痛快的一仗,杀得真是过隐。放心好了,十个打一个还怕打不赢吗?”纳兰心下稍安,又看了一眼傲天少,他也是一幅泰然处之的样子,他不禁松了口气。这是一条直通往山顶的路,他们一步一步地向上走着,眼见几步就可登上了峰顶。

就在这个时忽听得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从谷口处落下几块巨石将谷口封死,左刀的族人被拦腰分成了两段。一段封在谷外,一段困在谷内。山峰顶上传来一阵大笑声:“左刀,我今日便要你们来得去不得。哈哈哈哈……”左刀面色一变,他听得出,这个声音正是元坤的,他显然是计划好多时,就等着自己冲进来。但他依然冷静向众人道:“别管他,前面的人给我冲,后面的人支搬石头给我打开通道让所有的人都进来,他们决对逃不了。”众人答应着分头行事。然而这时又有无数的大石落了下来。人群中惨叫声不断,在这窄小的山间通道内到处都挤满了人,连躲都无法躲。

不断有人受伤,不断有人倒下。左刀恨自己太过轻敌了,咬着牙道:“快冲,冲上去我们就能杀死他们,呆在这里只会是死路一条。

纳兰傲天少几个人在最前面已率先冲了上去。但他们料之不到的是上面早有一排弓箭手在等着他们,只要有人一露头,便有羽箭飞过来。有几个族人反应稍慢便被弓箭洞穿了咽喉倒在地上不动了。纳兰几个人躲在大石后面一动也不能动,他们不能动,后面的人自然也上不来。敌人仍在不断向下扔着大石,族人的哀号声不断从下面传来。纳兰心如刀绞,眼前又浮现出左刀那张冷峻的脸:“只有有勇气的人才不会失败,你若想要人家的命就应该敢于拿出自己生命去换。”他咬了咬牙喝道:“拼了。华安,我引开他们的弓箭手,你们几个冲上去。”华安和游鱼正待再说什么他已打了一个滚上了峰顶。他一出现无数的弓箭立刻将他射了过来。他的反应倒也不慢连续几个翻滚居然都避开了。然而就当他准备起身扑上前时三支羽箭同时钉在了他的身上。一支在腿上,一支在臂上,最后一支却在胸前。他想再冲上前去,却再也使不出半分几道,就此一头栽倒在地上不动了。

“纳兰!”华安和游鱼同时惊呼。同时跃起。一排弓箭飞来全被他们用刀磕开,他们也不知道何以生出的力量,两个人便像两只猛虎横冲入敌人的中间便是一顿乱砍。弓箭手的队形被他们打乱。生面的族人也终于有机会冲了上来。虽然仍有不少人倒下去,冲上来的人却更多。弓箭手再也无法放箭,一个个被避倒在地。

就连元坤脸上也变了颜色,大声道:“挡住他们,上来的人给我见一个杀一个。”他的话虽然极有分量却已起不到什么作用了。冲上来的左刀族人一个个都如同猛虎绝不是他的族人所能低挡的。人求生的本能激发出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他什么都计算得很周到,却偏偏没想到敌人一个个都不怕死。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人一步步败退着,他明白自己完了。他和他的族人已经失了最初时的那种强悍力量,这种力量正在被左刀族的人所取代。这才是他失败的最大原因。

左刀也带着人冲了上来,冷冷地盯着他。元坤望着身后的深渊,他再无退路,凄然长笑一声,道:“左刀,你和你的族人都是勇士,然而像你这样不知道珍惜部下生命的人是不合适做族长的。呵呵……你赢了我,却最终会败给自己。”他长笑声中纵身跳下了悬崖。左刀一呆,没说什么,只是长长叹了口气。

这时忽听游鱼在喊叫着:“纳兰,你醒醒啊,我是游鱼。我们胜利了,敌人被打败了。你好好睁开眼来看一下啊。”他的声音带着哭腔,已有些沙哑了。左刀心头一震,拨开人群走上前去。只见纳兰身上射数支箭,有一支正在要害部位。他忙上前蹲下身摇着纳兰的身体:“纳兰,我是刀叔,你快醒来。你很勇敢,刀叔没看错人。”纳兰依然一动不动。华安也低下了头黯然道:“鱼哥,刀叔,别这样,纳兰哥去了。”游鱼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住口,你是不是很希望他死啊?我知道你很喜欢沁梦妹妹,纳兰哥一死你自然就有机会了是不是?”华安被他几句话噎得脸色发白,指着他说了几个“你”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游鱼大概也明白自己言语过重了,不再说什么了。左刀也默然无言,他仍在想着元坤的那句话:“你是不适合做族长的,你赢了我,却最终会败给自己。”他说的话虽然他还是不太理解,却觉得也许会有一定的道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