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四十四章 别人不知道的

ddtt 收藏 5 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随便讲了几句许睿自己知道的故事,他就停住不说,继续看着这部电影。他感觉他对那段历史不够了解,平时净找历史书看,从书看到,越南在中国苏联的援助下,军力迅速增长,部队战斗力逐渐提高,北越摆脱法国独立,并向南不断的发起攻击,开始了漫长的统一战争,看到越南人损失一百万条生命换取统一。

在看到电影里的外籍军团的部队在丛林里被打的满地乱爬的情节时,许睿不由的想起了自己在刚果的作战经历。他作为一个雇佣兵公司的基层指挥官,经常坐着吉普车带领队伍穿越林中小道,偷袭敌人的后方,他也曾经在狭窄的小路上遇到了敌人的埋伏,他也曾经坐在吉普车后排座位上突然听到过枪响。

只是他比较幸运,每次遇到的敌人都没多少手榴弹,火箭弹也少,他总是迅速的从后排座位上站起来,操作起车上武器支架上的M134机枪,6根机枪枪管旋转起来,子弹壳雨点般的落在吉普车上,机枪巨大的枪声和高压水流般的子弹把没见过世面的衣不遮体的游击队打的四散而逃,副驾驶座上的雇佣兵会拼命的用M240机枪向路边扫射,并迅速延伸火力,驾驶员踩下刹车,用架在旁边的M249机枪清扫左翼的敌人。

三挺机枪的连续射击的时候冲锋的游击队员割草般的倒下,许睿此时会大声的喊:“下车战斗。”吉普车后边的轻型卡车队马上也停下来,卡车上的自动榴弹器射手以最快速度发射40毫米榴霰弹,步兵们纷纷的跳下卡车,在机枪的掩护下一边投掷手榴弹一边向敌人反冲锋。

与电影里不同,自己经历的战斗中,敌人没有吹哨子,自己也没漂亮的军号,自己只能对着对讲机大声喊着。遭遇到敌人的时候,许睿从没想过撤离过,也没冒失的突围,总是小心的用火力驱散敌人,然后让自己人占领有利地形,靠火力优势最大限度的歼灭敌人。

身边的助理总是劝说他率领部队撤出去,他每次都说‘要么我死在这里,要么敌人死在这里’,然后他全神贯注的端枪射击。

但到电影里的战斗场面,许睿总是庆幸自己运气好,至少自己还可以活的,可以好好的没什么残废的回到故乡,可以坐在舒服的网吧里看别人打仗,他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肩膀上的伤疤,离开雇佣兵公司都好几个月,身上的伤痕依然还是那么清晰,摸上去虽然不疼,不过受伤疼痛已经留在心里。

乐轩吃完冰激凌,发现许睿看电影心不在焉,他手中的冰激凌杯里的橙汁味儿冰激凌已经化成橙汁饮料,可他的左手还端着冰激凌杯,右手还拿着塑料勺子,他在想什么呢?他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脑子特别爱‘走私’,乐轩小声问:“喂!你怎么拉,发什么呆呢,冰激凌都化成饮料了,快吃吧。”

“哦,好的。”许睿拿起冰激凌杯,把冰激凌喝下去,又拿起咖啡,一口全喝下去。

乐轩用右手拉着他的左手,轻轻的抚摩着他的手背,“到底怎么了,你想什么呢,可以告诉我么?”

投影仪继续播放着电影,电影一直继续演着,一架UH-1直升机呼啸而过,军营内的美国大兵抬头看着空中的直升机,这群士兵的胳膊上的戴着金黄色的臂章,盾牌形的臂章上有一个黑色斜杠,还有一个黑色的马头。

乐轩站起来,把电影播放器的音量调低些,然后坐在许睿的腿上,“你这次回来怎么怪怪的呢,到底你因为什么事这么郁闷呢?”

“哎,看完电影再告诉你,我带你去我家看看,好么?”看似发呆的许睿其实一点呆都没发,他转动的脑子,把思绪从刚果战场上收回来,开始考虑怎么和这个孩子说自己,自己可不想继续骗他,应该想他袒露一个真实的自己的时候了。

其实乐轩早就想去他家看看,看看这个傻小子住在那,看看他家里缺少什么,自己可以把攒起来的压岁钱拿出来给他买一些实用的东西,认住他家门以后,不上学的时候可以随时去他家串门。只要两人能单独在一起,做什么都好,自己可以多给他一些暗示和机会。


好容易看完一部电影,乐轩很着急的拉着许睿离开豪华网吧,坐上出租车离开这儿。

许睿指挥着司机一会左转弯一会右转弯,走了十几分钟才来到一片旧住宅区旁边的小巷子里,这里的马路很窄,也很破旧,马路边到处是大排挡和小低摊儿,这条路上连个雨水井都没有,估计下雨的时候还能养鱼呢。乐轩看到这的街景,她想许睿可真够困难的,自己要以前少花点零花钱多好,可以帮他租个环境好点的房子,像他这么好的人不该住这么破败的地方吧。

出租车自由的开进居民小区的院子里,这里没有物业公司,也没有保安,没人会给出租车登记,院子只有个没人看管大门,连个门房都没有,估计这里经常丢东西吧。乐轩坐在许睿旁边,探头探脑的看着颜色沉重的旧楼房。

“下车了。”许睿很快的掏出钱给了司机,拉着乐轩下了车,快步走进楼道里。


楼道里堆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走进去还要小心的,稍微不小心会被杂物碰到,乐轩小心的走着,像在一座神秘的山洞里探险似的跟着许睿走着。

许睿到了自己家熟练的开门,并把她请进去。

他租的这个地方十分简陋,要啥没啥,乐轩进了客厅,随手把门带上,然后用好奇的目光扫描着房间内的东西,看来看去没一样值钱的家具,看来他真是困难,客厅里连电视也没有,其他的电器就更没有,他怎么喝热水呢?带着一堆问题,她随意的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像细心的女主人似的查看着家里的东西。

“喝水不?”许睿从窗台附近的箱子里拿出几瓶矿泉水来。

原来这家伙还很奢侈呀,赚三四百块钱还喝矿泉水,一瓶子水至少要一元钱,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不过和他一起多次吃过饭,没发现他是个奢侈的人,他吃饭从来不剩饭的,也不吃很贵的菜,乐轩有点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这房子是我租的,很便宜的,你也记住地方了,以后找我方便点。”许睿没坐下,背着手站着,“看好了没呢,我在带你去我买的那套房子吧,比这里稍微好点。”

乐轩的脑袋里飞快的闪过一个大大问号,他还能买起房子,不会吧,他那里来的钱呢,租这样的房子住的人还能买起房子,简直的天方夜谭,不过他从不说假话,自己还是先别怀疑,去看看就知道拉,今天真是个与他拉进距离的时候,以后认住他家,就方便自己来找他,另外还可以在这里避难,倘若考试成绩不好,可以躲在这里不回家。

“那快点去吧。”乐轩感觉有点渴,不过此时没空去伸手拿矿泉水喝,她马上走到门口,拉开门就准备走。

“你这么积极,早知道你这么想来,我可以早点让你认住我家的门。”

“我什么时候不想?只是我不好意思提,免得你以为我很那个拉。”乐轩高兴的跑出家门,向楼下跑去。


两个人刚下楼,一辆银灰色的四车门奥斯顿马丁轿车停在楼道门口。

吴哲把脑袋冲车窗里伸出来,这地方不好打车,“上车吧,我也整了一辆,比你的多两个车门。”

许睿拉开车门,先把乐轩请上车,自己才坐进去,关住车门,他问:“怎么找到我的,回来了没休息几天?”

“休息啥,和他们动手不就是陪他们玩玩而已,还累不着我,我正想找你喝茶呢,看来今天喝不成,你这里有贵客。”吴哲一边说一边看着反光镜倒车,把车倒出院子才开到马路上。

许睿不知道这小子真是来找自己喝茶,还是打探自己的隐私,可能是自己长期不找女友,他们过度关心自己吧,也不知道吴哲第几次看到自己和乐轩在一起,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小子肯定关心自己的私事,他一定对乐轩的年龄不满,肯定把自己想成一个拐骗小女孩的狼。

怎么和自己的兄弟解释呢?或许不解释最好,自己连自己的以后的搞不清楚,还和别人说什么,能自己有了明确的结果在说吧。

“老大,你说句话吧,去那呀,这车排量太大,很费油的。”吴哲也有好奇心,他想知道自己的好兄弟要把小女孩骗到那,骗去之后做什么。

“罗嗦什么,我能去个那?就去我家,到了我家,你是进去呢还是自己回去?”许睿冒出一句颇具试探性的话,他也想知道吴哲当不当电灯泡,万一他赖着不走,自己怎么办,难道把他赶出去不成,那他就更怀疑自己和乐轩在一起的目的。

“知道了。”吴哲换好了档,猛踩油门,在宽敞的街道上展示他的驾驶技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