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骑士 第一章 坠崖 第二章 石厅

wxp0580 收藏 1 0
导读:轩辕骑士 第一章 坠崖 第二章 石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4/


我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眼睛被强光刺的睁不开。这里是山谷,四周都是石壁,不应该有强光的,太阳也不会直射到这里。我勉强眯着眼睛往外看去,在前面不远处,有棵大树,树干比我见过的所有树都粗,枝繁叶茂,树叶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没有一个枯枝死叶,全都绿油油的。在树梢上方有个圆圆的发光的东西,形似太阳,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就好象阿Q在南墙根下捉虱子时那种暖洋洋的太阳。想细看那圆圆的发光体,眼睛刚移到发光体上,感觉有道光,确切的说是所有的光都聚向我的眼睛,就好象有人拿个放大镜把光聚在你的眼睛上,一种灼热、刺痛的感觉从眼睛传遍全身。我本来从上面摔下来已经七荤八素了,再这样一折腾,又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外面没有强光,我也不去细想这些,胖敦还不知道掉在那里了,赶紧找到胖墩再作打算。

我在拨开半人高的野草,喊着胖墩的名字,找了半晌,终于在不远处找到胖墩,原来在我抓着枯藤拉他上来的时候,他也脚蹬石头往上爬,没成想一脚踩空,这下坠之力太大,我抓藤不住,也摔了下来。

看胖墩揉着已经摔成四瓣的屁股,我扶他靠在一块石头上。因为他屁股已经开了花,所以只能斜着靠在石头上。

我看了四周的环境,这里面积不大,四周全是石壁,高耸入云,这里就好象是一口井,我们现在的位置就在井底,抬头向上望去,上面只有烧饼那么大的口透着光亮,再加上根据我跌落时在空中停留的时间,由此推断,我们摔下来的高度绝对大于2千米,也就是大于华山最高峰的海拔高度,而我们是从半山腰跌落下来的,那就是说现在我们的位置是在底平面以下至少1000米。我突然又想起第一次迷迷糊糊看到的景象,觉得地方透着我们不知道的古怪。不管这里是阎王殿还是撒旦宫,都得找到出路。

我把我第一次醒来看到的上古大树和树上的太阳以及我刚才的分析告诉胖墩。他也觉得这地方挺邪乎。

“其他的先不说,我们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根据重力加速度原理,我们落地时的速度比子弹也差不了多少,我们就是两个人肉子弹,起码也得在这里轰上两个几十丈的大坑,可是我们现在什么事也没有啊。”

“会不会是我们下落的时候,被树枝啊古藤啊什么的给挂了一下,下落速度减慢,所以才没受伤的。”

“胖墩,我说你有脑子没,要是被树枝挂着了你的衣服还能那么整齐吗,早都成丐帮的一员大将了。废话少说,我们先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们本来中午上山,晚上下山的的,所以备有大容量的手电筒,没想到半路跌落山崖,掉进这昏暗神秘深井之中,却正好派上用场。只能用哭笑不得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

刚醒来时着急找胖墩,没仔细看这里的环境,现在借着手电筒的光亮,才发现这里原来是在地下挖出的一个很大的大厅,只在大厅的中央有一个直径一丈许的出口,就是我们掉下来的洞。

四周被黑暗包围着,只有头顶的洞口透着一点点光亮。手电筒往里面照去,光柱被黑暗吞噬去了,证明里面很大。

“这上面不是有个洞嘛,咱们爬上去,原路返回,省得在这黑了吧唧的地方活受罪。”胖墩嘟囔着说。

我知道他怎么想,我今天本打算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穿的西装革履,连头发都梳的光溜溜的。结果半路上被他死推活拽的拉到这华山上来,现在发生了这种事,他心里不好受,说白了就是因为他的一时兴起,送了我们俩的小命,这地方谁也不能保证能活着出去。

“胖墩,什么也别说。咱俩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现在这点小小困难,岂能难倒你我二人?这地方以前肯定也有人掉下来过,但是我们在这里没有发现尸骨,就证明有人从这里出去过,我们去找找出口,那个洞口肯定是上不去了,那起码有两丈多高,想原路返回看来是没戏了……”

“嘘。”我做出不要说话的姿势。

“你听,什么声音。”

好象有脚步的声音,还不是一般的脚步声,很沉闷,像是石头和石头碰撞的声音,但是频率和节奏却和脚步相同,难道有人穿石头鞋,我只听说过黄金右脚,没听过石头双脚。在这黑漆马五的地方,这种声音谁听了都会心里发毛。

我用手电筒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照去,但手电筒的光柱马上就被黑暗吞噬了,就像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拿着手电筒向天空照射一样,除了黑,什么也看不到。

“胖墩你看那!”

突然我发现在声音传来的方向,隐隐约约有一点淡蓝色的光点,因为太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要不是我们顺着声音的方向去看,根本注意不到这个。

“完啦,我们撞见鬼了,那是传说中的鬼火。快跑啊……,救命啊,南无阿弥陀佛!”

说者胖墩就双手合十,把普天下的所有菩萨都拜了一遍。

“死胖子,瞧你那熊样,你忘了毛主席的教导了,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摆出一幅吓人的样子,我们不能怕他,要勇敢些!”

嘴里虽然这么说,其实我心里也没底,在这阴森古怪的地方,奇怪的脚步声,淡蓝色的火焰,大到没边的漆黑大空洞,心里不毛才怪呢。

“我们过去看看。”

胖子被我一顿训,也觉得自己太窝囊,有点尴尬,幸好现在漆黑一片,看不到他脸红的样子。

“我胖墩是谁,刚才一时大意,被这些小小的伎俩蒙住了,幸好我悬崖勒马,回到了伟大的解放全人类革命名战争的洪流中……。”

我一看这胖墩又开始他那一大通道理出来了,赶紧制止。

“好了,一会不管什么牛鬼蛇神,被我们胖墩大人一顿猛侃,保准魂归西天。”

我们向着光亮的地方走去,那古怪的脚步声还在响,不过好像是在远离我们,只有刚才我们站脚的地方有草,往前走曹越来越少,最后就没有草了,只剩下石地面。想来是长年累月从那洞口掉下来的灰土越积越多,掉落下来的草籽也就发芽长成了,越往里土越少,也就是草越来越少的原因。

“你有没有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胖墩很迷茫的看着我,“什么地方不对劲?我只觉得在这里长两只眼睛基本上就是用来出气的。”

“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脚底下的地板有点奇怪,这里不是天然的,而是人工开凿出来的。”

“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