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二卷 第三十六章 女儿峰和貔子岭

昨日黄花 收藏 17 37
导读: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二卷 第三十六章 女儿峰和貔子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第三十六章女儿峰和貔子岭


俊子和富得他们在部队驻地住了一宿,第二天回了村。富得一进家门就得意的喊着他媳妇在娘家的小名:“英子,这回我可开了眼立了功了!”英子坐在炕上纺线,她手里摇着纺车斜了富得一眼:“你倒是挺乐呵,这家里人都挂着心那,昨下黑吃夜饭的时候咱家门槛快被大伙磨平了,这家来问那家来打听的,出去支前咋都住下了?”

富得上了热炕倚着地瓜箱子烙着腰:“这回差点没了命,咱村支前队可是出了名!”英子停下手里的纺车摇把靠近富得上下的打量:“他爹,你没事吧?”富得仰着下巴得意的说:“总算没事了,我还灭了一个东洋鬼子。”英子白了富得一眼:“出去一趟学会吹白话了。”富得挪过来把头放在媳妇腿上躺下来叹了口气:“英子,吉顺他们成年价在外头打鬼子可真是不容易呀。”

在家里烧火做饭的俊子接到了交通员送来的区委指示。她拾了一小笸箩熟地瓜,端上一碗盐拌荠菜让老栓和交通员小李吃着饭,自己打开区委的信看着。

区委张书记在信里交给俊子的党支部两件事:派一名民兵干部去区上参加骨干民兵爆破训练班以便回村辅导其他民兵、在三天内把鬼子刚刚架设好的,从山外由东到西通向西海日本海军基地的电话线路由貔子岭到女儿峰的这一段破坏掉。

富得这边给他媳妇一五一十的说这回支前的经历,听见街门一响,院子里有人问了声:“富得哥在屋吗?”俊子进了门。富得两口子往炕上让着俊子,俊子搓了搓冻红的手上炕把手放热炕上暖和着:“富得哥,上级派下任务了,咱们把三个村的民兵分成两队,你带一队从貔子岭开始割电线、刨电线杆,我带一队从女儿峰开始到两队汇合。然后你去区上民兵爆破训练班学习去。”

坐落在麦山夼西边约五里的女儿峰海拔400米,主峰底座饱满浑圆,峰顶耸立着一块巨石,远远看去整座山形状好似少女的乳房。南台村东那座绵延起伏,古树参天、有很多深邃的貔子洞的山就是有着很多传说的貔子岭了。

女儿峰山坳里有个百年的宋家庵,四周是参天的古银杏树,这里西坳一年到头不见日头,而东坳向阳,每到晚春初夏,这东坳开着满坡的山杜鹃和迎春花,粉红一簇金黄一片的衬着满山的翠绿煞是好看。

早年这宋家庵佛教信徒众多,人来人往香火旺盛,这几年世道不太平,庵里的姑子们各自云游去了。庵堂年久失修,靠山的那面墙壁塌了,露出一个洞口,有胆大的进去过,出来说是洞里有水潭,用火把照了照黑幽幽的深不见底。

天刚黑,俊子和玉风、秋叶她们带上绳子剪刀镢头铁锹来到女儿峰唯一的一条山道上,从山上看去,鬼子架设的电线杆子由远到近象根根丧棒一样戳在山道旁,电话线在夜色中随着山风颤颤抖抖一摇一晃,偶尔有几只黑尾巴鸦雀落在上面鸹呱几声又抖索着翅膀离去,

月牙儿升高了,她那淡淡的月光傲视女儿峰谜一样的山林田畴。黑幕下的大山显得格外空旷清冷。俊子吩咐几个民兵分别守住路口做流动哨。秋叶看看眼前的电话线杆子:“俊子姐,我上去试试。”秋叶打小就跟着她哥上树掏家雀窝摘枣下柿子,这回她这武艺派上了用场。

秋叶双手抱住电线杆交替着用力,两脚一蹬一蹬的向上蹭,站在下面的人们仰着头看着她飞快的爬上杆顶剪断两根电话线,又溜着滑下杆来。等在下面的民兵们一涌而上,镢头、铁锹铿铿锵锵的围着电线杆挖土刨坑,俊子看看这电线杆子埋的很深,她擦了把汗把一缕头发向后捋了捋对大伙说:“大家分成两组分头挖,秋叶你带几个人去东边,这样快一点,赶天亮得挖完啊。”

俊子领着大家把挖出来的电线杆子放倒,几个人手脚齐用的把它推下山,接着又挖下一棵。夜深了,寂静的深山黑呦呦的没有一点动静,这些庄稼人凭着几十年对家乡大山的了解顺着电话线一根一根的摸黑刨着杆子。

富得和十几个民兵来到貔子岭山腰,貔子岭上长满了许多杨树,山风吹得杨树刚长起的小叶子翻着个的响,响的满山遍野都是哗哗声。这声音和从貔子洞里传来的貔子叫声凑到一起,让人听了有些碜冷的感觉。

貔子岭离鬼子的柴里炮楼只有三里路,所以富得他们连袋烟也不敢点了抽。这些壮劳力干这个活挺轻松,剪断电话线接着很快就挖出杆子推进了山沟。

事情也凑巧,白天西海的日本军用码头卸下了一船武器弹药和军用帐篷、军装军鞋。傍晚柴里炮楼接到电话通知要他们连夜去拉回分到的部分。柴里炮楼派出六个鬼子和十几个汉奸押着强征来的马车到西海码头去装车。

本来马上装车赶回柴里用不着带这么深的夜,可是这些鬼子和汉奸在炮楼里闷了这么些日子,这一出山跟放出笼子的狼似的东遛西瞧,先去码头边上的小酒馆每人喝了些白酒吃了些饭,摇摇晃晃一出门又看见有名的买卖一条街上热闹地挂着一排买卖字号,其中最显眼的是那些招摇地晃着的娼妓窑子门口的红灯笼。

带路的汉奸班长孙永和周翻译一嘀咕,那周翻译鼓动日本军曹山田:“太君,皇军大大的辛苦,你看那边有花姑娘!在下带太君们逛逛窑子去?”见山田有些犹豫,周翻译接着劝说:“太君们在山沟据点里憋了半年,辛苦大大的,进窑子找个乐子散心,完事我们马上装车,十几里的山道用不了俩时辰就回据点了。”

喝的有些醉意的山田见另外几个鬼子也都眼巴巴的看着那窑子门,他自己也实在想去找个花姑娘玩玩,趁着酒劲把那军法扔到脑后,对周翻译点了头,山田这一点头,鬼子和汉奸们这个乐啊,争先恐后的朝窑子门奔过去。他们身上的刀枪一晃一晃的把迎出门的老鸨子挤到一边去,等几个鬼子挑好了姑娘,汉奸们一拥而上的抢上前抱起剩下的妓女就各自进了房间。

等到鬼子汉奸乐够了从窑子里出来去码头装车,把等在那里的鬼子看押物资的小队长气的一顿臭骂,他们赶紧装上车往回赶,坐车的鬼子还舒服,一个个坐着车随着颠簸的马车打着盹,可苦了随着马车摸黑蹬自行车的十几个汉奸。刚刚在窑子里折腾一番出来,加上酒劲还没过有些晕头转向,再蹬车赶山路,那腿都是软的那里蹬的动,不免有的就慢慢落后,有的抽烟有的撒尿十几个人稀稀拉拉的隔老远一个。

俊子派出放哨望风的民兵老远看见东边山口有好几个一明一暗的小亮点,仔细看看隐隐约约是辆不紧不慢的马车,他赶紧来告诉俊子,俊子招呼大家停下来,看着那几个比较集中的烟火,俊子身边一个民兵说:“是有人抽烟,但是不象咱庄稼人的烟袋锅那火星,亮的快些,倒象是抽的卷烟。”“不是鬼子就是汉奸了!”俊子招呼大家把电话线杆子抬到山道上横放着,民兵们把子弹上了膛,又上了刺刀,然后都隐蔽到路边沟里。

赶大车的车把势也是瞌睡的一路低着头颠颠的,突然马车停下来,车把势一激灵,抬头一看道上横着几根木头,他回头看看汉奸们拉下一段距离,只好招呼车上的鬼子下车抬,几个鬼子骂骂咧咧的跳下车,俊子一挥手一声低呼:“上!”六个鬼子睡眼朦胧还没醒过劲来,就分别挨了十几个跳出来的黑影的刺刀。这倒省事,民兵们打了个出其不意的歼灭战。

车把势吓的浑身乱抖,俊子吩咐上前问他:“这位大哥,后头还有多少鬼子和汉奸?”车把势一看眼前是个拿匣子枪的女人,抖着嗓子回答:“回女大王,后头还有十几个骑车的二鬼子。”俊子忍不住扑哧一乐:“大哥,我们都是抗日的中国人,那来的大王。你放心,灭了这些坏蛋就放你回家。”车把势这才放下心来:“赶情是山外来的八路?”说完这一句他自己觉得多嘴赶紧自己把嘴捂上。

骑着自行车的汉奸们陆续跟了上来,打头的汉奸老远一见马车停了下来,觉得事情不大对劲,就等后面的几个汉奸都上来了才一手拿枪一手赶着车走过来。等他们走到马车前,俊子领先跳出沟,汉奸们眼前猛的一下出现了这么多人,纷纷摔了脚踏车,端起手里的枪,民兵们扑上去,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肉搏。

一个汉奸举起枪对着俊子刚要开枪,秋叶猛的扑过去用铁锨砍在他胳膊上,汉奸手一抖,匣子枪掉到地上,另一个民兵过来一镢头刨在这个汉奸头上,就见他向后一仰躺到地上不动了。

这时候后面的汉奸也都赶上来了,几个汉奸边开枪边跑过来,俊子从哪个日本军曹尸体上拿下手枪,用双抢左右开攻的点射,汉奸也不示弱,看出俊子是带队的,几个汉奸朝着俊子边开枪边围过来。秋叶一看着了急,大喊着:“快帮俊子姐!”一个汉奸听她一喊,转脸对着秋叶开了一枪,子弹擦着秋叶的肩膀飞过去,秋叶顿时觉得一股热流从肩膀上流下来,她摸了一把手上粘乎乎的,这一吓就晕了过去。

俊子一看秋叶倒下真急了眼,对着眼前的汉奸就是几枪,民兵们也赶过来帮忙,隐约的月光下,这些大部分没打过仗的庄稼人拼了命的和被酒色掏空了的汉奸们搏斗,一个身强力壮的汉子把一个汉奸的双臂向后死死的扭住把他摁到地上,用膝盖压住他的身子使他动弹不得,然后就那么用双手卡住汉奸的脖子把他生生的掐断了气。

女儿峰上的枪声惊动了貔子岭上的富得们,也惊动了柴里炮楼的鬼子汉奸,他们先后朝女儿峰赶过来,这个时候的俊子们已经完全结束了战斗,大家在俊子的带领下,顺着山道赶着马车把鬼子汉奸的尸体拉到宋家庵的山洞前面,把这些尸体抬进洞扔进了洞里深不见底的深水潭。又把车上的军火物资卸进山洞藏好。

俊子打发车把势从另一条山道回家,她也带着大伙撤下山,路上正好遇上听到枪声赶过来的富得他们,两队人往麦山夼的方向退去。

赶到女儿峰方向的鬼子汉奸见到的是零落的电话线和横七竖八的电线杆子,令他们纳闷的是明明在山道上见到些单只的军靴和脚踏车,就是不见了马车和压车的一队人。

第二天富得去区上参加了民兵爆破训练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