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二卷 第三十五章 支前遇险

昨日黄花 收藏 17 32
导读: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二卷 第三十五章 支前遇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第三十五章支前遇险


又是一个春天,吃了一冬地瓜干和腌咸萝卜的女人和孩子们天天一大早就满山满坡的挖野菜,十几天的工夫近处的几个山上野菜被挖的精光,俊子领着雨平带着篓子和包袱叫上玉风、秋叶几个上了离村挺远的架子山。

弯腰挖了半晌,篓子和包袱都满满的了,俊子她们坐到向阳的地堰子上歇息,看看四周,麦山夼的山近处绿的翠幽幽,远处的山由近到远就是淡青色的影子了,那些高大的树上,落尽了树叶的枝杈间托着巨大的喜鹊窝,那些窝是喜鹊们从各处用嘴一枝一枝的扛回的细枝架成的。山腰的水库泛着微波闪着银光,山下绿荫中若有若现的村庄上空漂浮着缕缕的炊烟,空旷的大山静的出奇,阵阵山风掠过,把土地和花草的清香掠向远处。

俊子看着眼前的山水叹了口气:“可惜了这满山的石礓地,世道要是太平了,土地归了咱庄稼人,大伙相帮着上山把地里的石头拣出去,平了沟坎,这满山成了庄稼地,咱麦山夼人还用得着一年里有半年空着半截肠子吗?”玉风抓起一把泥揉着:“俊子姐,你说会有那一天吗?”“咱这辈子不一定能赶上了,雨平和大山这些孩子一准能!”

秋叶拔起一棵苦苦菜抖了抖泥放进嘴里嚼着,她把苦里带甜的白色汁子咽下去,看看一旁乳房涨鼓鼓的玉风:“孩子的奶够了把?”玉风甜甜的笑笑:“够是够了,这小子太闹夜,整宿整宿的哭啊吃奶啊,尿啊的折腾人。”俊子摸了一下雨平的头:“伺候孩子也就这滋味,多咋掐了奶,他能吃饭了大人孩子睡的能安生些。这年头缺油少面有一顿没一顿的,我到如今没舍得给雨平掐奶,天天有一口没一口的给孩子添补点。”正说着,玉风胸前被渗出的奶汁湿透了,她撩起衣裳把四岁的雨平揽过来,雨平抬起小脸看了看玉风婶,倚到玉风怀里吸吮起来。

春天的日头晒的人们有些懒倦,俊子拾了根草棍在地上左右的划着道道,她有意无意的练习着跟杨华老师学的那些字,秋叶和玉风也都跟着杨华学了半年,见俊子在地上写字都想起杨华来了。

这时候山道上传来半大孩子的喊声:“吉顺婶!”是小洪娃气喘吁吁的跑上山来:“婶,老栓爷说家里来客人了,要你赶紧回家那。”洪娃看看山上就俊子、玉风和秋叶三个,他压低了声音:“婶,是交通员小李叔来了。”

俊子一手抱起雨平一手提起篓子,洪娃帮她提着那一包袱野菜,几个人顺着山道下了山。

进了院子见小李和老栓在铡饲料,小李见了俊子急忙递上信,俊子打开看看是区委的信函,内容大约是要俊子组织三个村的民兵紧急执行支前任务。原来十四团在石门山突围战后扩招了大量的国民党投诚人员和俘虏兵,还有一些是各村新参军的青年,目前他们正在昆俞山一带打游击战,急需补充粮食。

俊子招呼洪娃:“洪娃,去把你秋叶姨和玉风姨喊来。”洪娃在水缸前舀了一瓢水咕嘟咕嘟的喝着,听见俊子的吩咐,他放下水瓢答应一声,一抹嘴角的水飞跑着出了门。

俊子带着三个村的民兵们忙活了几天征收上几车粮食和几挂马车,因为知道这回是往昆俞山上送,要走很多窄山道,装上粮食以后又装上了十几辆独轮小推车。这天半夜,俊子、富得和秋叶带着支前马车队上路了。

几辆马车疾驶出西山来到了昆俞山东山脚下,主要路口都有敌人的哨卡把守,大道是不敢走了,他们面前是一条小道。春夜,咋暖还寒,支前的人们这一路上手脚都冻的麻木了,大伙跳下车搓手跺脚,看看眼前窄窄的山道通向山里。

俊子看看天色要露白,急忙招呼大伙把马车上的粮食卸下来,把独轮推车装满,打发马车趁夜返回去了。壮劳力有的推独轮车,有的挑担,女人和年龄大点的在前头拉车绳,独轮车轴和扁担的吱呀声在静静的大山中显得格外清晰。清冷的夜色下山道上的人们弯着腰推拉着车一脚高一脚低的赶路。车队到了半山腰,俊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抬头看看高耸的顶峰山口,要到达山那边的部队驻地,还得一个多时辰,她招呼大伙放下车歇息一会。

一路上又紧张又累了的大伙放下车把手和扁担,也顾不得山风吹过来凉飕飕的,都蹲下来擦汗吸烟,十几个烟锅亮着点点红火星一起一灭的。这些山里的百姓没成想,凌晨在这个鬼子汉奸时不时来拉网扫荡的昆俞山上一点上烟锅无疑是告诉鬼子这里有人。带队的俊子没有经验也没意识到这一点。

早起上来搜山扫荡的鬼子老远看到排列成直线的亮点一亮一暗有二十几处,估计是些支前的老百姓,他们悄悄的向亮点的地方围了过来。

已经处在很危险的境地的乡亲们仍然在享受着吞烟吐乏的滋味,富得被凌晨春寒的山风一吹觉得肚子有些下坠,他站起身四下看看想找个地方把肚子里正急着出来的物件泻出去,走到路旁的草从里蹲完了一起身,猛然间看见远处有什么东西一闪,和全副武装鬼子交过战的农救会长富得认出来了,这是鬼子头上的钢盔闪亮!一个、两个、三个。。。。。富得大吃一惊:大约100多个鬼子从东、北两个方向包围过来了!

富得飞跑到俊子面前:“我们被鬼子包围了!”俊子迅速站起身四下一看,见鬼子离这里还有大约五十几米远,她拔出手枪果断的对富得说:“你赶紧跑到队尾一个个地通知乡亲们熄了烟锅火千万不要出声,带他们立刻向西分散躲避!我负责组织前边这些乡亲往向山顶道口撤!”

鬼子老远见到一点一点的亮火一眨眼全没了,就加快了速度向小道抄过来。等他们上了山道,到处都是歪歪倒倒的独轮车和扁担、麻袋粮包。几个鬼子抬头向山顶方向看过去,隐隐约约见到一些人影向山口奔跑,一个鬼子提起枪朝着人影就是一枪,正跑着的乡亲们一听枪响顿时慌了神,有的腿发了软一腚坐到地上怎么也起不了身,还有的趴到地上不敢起来。

俊子一看心里着急,大声喊着:“鬼子离我们还远那!大家不赶紧跑,是想等着小鬼子上来和他们拼命不成?”大部分人都继续往山顶奔,还有三个怎么也起不来,俊子又气又急,她回身看了看越来越近的鬼子,扳开枪机朝着一个坐在草上起不来的乡亲身边的地上就是一枪,这人一听身边‘啪’的一声枪响,吓的他跳起身来跳着高的向山上没命的跑,后头这俩一看俊子又气又急和平时完全是两个人一样,再看看前头那个很快就没了影,也爬起来飞快的跟着跑。鬼子开枪跟在后面紧追。

富得他们倒没被鬼子发现只是越跑离根据地越远。也有几个跑着跑着腿软了跑不动的,富得过去一提溜,再不起身就给两脚,十几个人很快就逃离险地。

吉顺的十四团接到歼灭进山扫荡鬼子的命令,他马上把任务交给了保林的三营,当保林带着喜子的八连向山南敌人所在的方向赶过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山南坡响起了枪声。保林一听有驳壳枪的枪声,就对喜子说:“一定是我们的人和鬼子遭遇上了!”两个人边跑边听,这驳壳枪只响了一声,听着那些有一搭没一搭的枪声,保林和喜子都觉得奇怪:“这是打的什么仗啊?”

秋叶和俊子奔跑的气喘吁吁,眼看要被鬼子追上了,秋叶对身边的俊子说:“俊子姐,想不到我们会死到这昆俞山上啊!”俊子看了看秋叶:“秋叶,如果被鬼子追上来,我们自己结果自己,决不能落到鬼子手里!”鬼子一米一米的向她们逼近,那些狰狞的面目已经能够看的很清楚了,秋叶绝望的抱住俊子闭上眼睛喊:“俊子姐,先打死我吧!死也不能让鬼子捉了去了!”另外十几个乡亲从地上搬起石头要和到了眼前的鬼子拼命。

保林和喜子登上山顶往南坡下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怎么会是俊子和秋叶她们!”只见鬼子也不放枪了,玩似的渐渐要逼近了这十几个人了,保林他们这个急啊!要开枪恐怕伤着乡亲们,不开枪吧眼看着鬼子要追上这十几个人。喜子他们离乡亲们还有一百多米远,他扯开喉咙喊了一声:“秋叶!让大家快趴下!”接着向队伍一挥手,他疯了似的冲下去。

乡亲们在绝望中听见喜子一声喊真是喜从天降!所有的人条件反射的马上原地趴下,秋叶趴在枯草里不错眼的看着她的喜子哥,她欣喜的都忘了身处险境。只见身穿军装腰扎武装带,端着枪的喜子像头狮子一般怒吼着扑向敌群!

八连的战士们全都上了刺刀冲进鬼子的人群,寂静的大山顿时枪弹横飞杀声震天!

喜子开枪打死一个鬼子转身又用刺刀捅向一个正和战士搏斗的鬼子,那刺刀捅进去又拔出来,看看鬼子还没断气接着又一刀,一刀带出一股血直喷起老高。秋叶听着头顶子弹呼啸的声音,看着她的男人在那枪林弹雨中杀了一个又一个鬼子,心提得老高,真怕那子弹打中了喜子。

富得带着十几个乡亲在西山树从里一直看着这里的战斗场面,看着鬼子被战士们一个一个地消灭剩下的越来越少,富得心里也痒痒的不行,他回头嘱咐乡亲们好好隐蔽,自己背上带来的三八大盖一下子跳出树林向战场跑过来,他瞅准了一个小个子鬼子的后背举起刺刀猛刺了过去,这个鬼子没来得及吭一声就倒在地上没了气。富得一乐就忘记刚刚躲鬼子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心说“这鬼子这么不经打啊。”

天色已经大亮,双方互相都看的清清楚楚,八连的战士们越战越勇,一个鬼子疯狂的抱住了保林想把他摔倒在地上,保林一咬牙回转手里的枪托朝着鬼子的脑袋砸了过去,鬼子一声闷哼松了手,保林接着又狠狠的给了他一刺刀,这回鬼子立刻断了气,那血溅了保林一身。

一个战士中了鬼子的子弹负伤倒在秋叶藏身的草从旁边,秋叶急忙爬起身来从自己身上的棉袄襟上撕下一块为战士包扎伤口,并且去把其他伤员搀扶到离战场稍微远的低洼地。俊子从一开始就一边用驳壳枪消灭敌人一边照顾负伤的战士,看到秋叶搀着一个头部负伤有些昏迷的战士,俊子向她投去赞许的目光。

八连用近一个时辰消灭了这100多个鬼子。

打扫好战场,喜子这才有空闲看看秋叶,忙着照顾伤员的秋叶身上脸上都沾上了血迹和泥土,她一抬头见了喜子,就喊了一声“喜子哥!”站起身跑过去不管不顾的紧紧的用手臂圈着喜子的脖子,把脸贴到喜子那满是血迹的脸上。喜子心里一热,也张开胳膊把秋叶搂住了。

过了好一会,两个人突然觉得四周静的没了一点声音,抬头一看全连的战士们和二十多个乡亲都围过来笑着看着小两口。喜子脸一红,放开了抱住秋叶的胳膊,秋叶平时是挺大方,见这么多人看着自己也不由得把那头藏到喜子怀里。围着战士们这才乐出了声:“连长,你好福气呀,娶了这么俊的媳妇!”“嫂子,亲俺连长一个啊!”秋叶大方的在喜子脸上亲了一下。战士们哈哈大笑着起哄:“再亲一个!”一旁的保林过来喊了声:“都他妈起啥哄啊,赶紧去把山腰的粮食收拾装车回驻地去。”战士们这才一哄而散收拾山下的独轮车推粮食去了。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