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二卷 第三十三章 气贯长虹

昨日黄花 收藏 17 27
导读: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二卷 第三十三章 气贯长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第三十三章气贯长虹


严冬的清晨,日头从两座山的空隙刚露出半个脸来,雪后枯萎的杂草上冻着晶莹的薄冰。山道上疾驶着一匹黄棕色战马。在胶东抗大学习两个月的十四团团长宋吉顺接到提前返回部队的紧急命令,连夜赶回驻在昆俞山里的五旅十四团。

日寇今年已经对胶东进行过两次大“扫荡”,最近决定发动“第三次鲁东作战”。战役目标是要:歼灭以山东纵队第五旅以及以十四团、十七团为基干的胶东军区共军。开始对抗日根据地进行大兵力的拉网式、歼灭式扫荡。

胶东军区指挥部接到文海工委地下党的情报,紧急部署胶东军区的指挥机关和区党委,行政主任公署等党政机关群众团体的撤退和群众的疏散工作。并且急招刚刚由副职提升为团长的吉顺归队带领十四团实施反扫荡、掩护撤退行动。

吉顺挥了一下马鞭,催促战马加快速度,临行前他和胶东抗大众多军事教员分析研讨过敌人这次行动的目的、兵力战略部署,深知形势的严峻。打了多年仗的他预料到一场残酷的敌我生死较量即将开始了。

回到团部,吉顺跳下马背,一大早就站在门口等候的金锁乐的跑过来接过缰绳:“团长,你可回来了!”吉顺也是好久没见这个跟了自己两年的小通信员了,他亲切的拍了一下金锁的肩膀:“锁子,你小子又长个儿了!”吉顺大步流星的走进正屋,团政委高亮和各营干部们早已在屋里等候多时了。

吉顺上炕在小板凳上坐下来又招呼大伙上炕坐,他一边摘下军帽擦着冒热汗的头顶,一边从腰里拿出烟袋装上烟末点上火,接着把俊子绣上两朵小花的小烟布袋往小炕桌子上一扔,刚调到三营的保林拿过来自顾自的也装上一袋烟急不可耐的点着了火深深的吸了一口,头向后一仰,闭上眼等了半天才舒坦地吐出个烟圈来。

各营干部们一看保林这个滋润劲,呼的一下都抢上来,一烟布袋烟末,一转眼就入了大伙的烟锅。团政委高亮看着这群烟鬼霎时间吐烟纳雾的把屋子抽的烟雾腾腾,他纳闷的从保林嘴里夺下烟袋杆,放进自己嘴里吧嗒了一口,一下子被烟袋油子呛了鼻子咳嗽个不停,金锁低低的偷笑着端过一碗水,高亮接过来一口气喝干了喘了口粗气:“这玩意儿咱治不了。”烟鬼们哈哈大笑:“政委,教书、上课、做思想工作说道理你比俺们强,这个俺们可把你比下去了!”

吉顺把烟锅在炕沿上敲了敲,抖落了烟灰:“各营说说近来的情况,我马上要去指挥部开会。”营干部们顿时盘起腿坐正了身姿,一个一个的汇报自己营的情况。

从军区指挥部回来的吉顺心情沉重,十里石门山下散落着很多村庄,胶东军区的指挥机关和区党委,行政主任公署等党政机关群众团体、几个兵工厂都驻在主峰下村庄里。石门山东西坡悬崖峭壁山势险峻,唯有北坡比较平缓。敌人从相临的昆俞山脚开始了歼灭性扫荡。他们以遇山搜山,逢村梳村屠村,捉壮劳力当苦工,夜宿荒野不撤兵的方式以几千人的兵力逐渐逼近石门山一带,大批逃难群众被迫逃来连绵起伏的十里石门群山,日寇步步紧追形成了半包围圈。军区指挥部等领导机关在散会后已经开始组织撤退,

吉顺安排各营分别掩护军区指挥机关以及兵工厂撤退、带领石门山东面山峦被追困的大约4000名饥寒交迫的群众冲出日伪军包围圈。

三营长保林带领第七、八、九连进入石门山东部敌人的包围圈,沿途寻找到许多被困群众,他分别把七连、八连留在逃难群众较多的聚集地组织突围。自己带领九连向前继续搜索。

夜,天寒地冻,搜山的鬼子和伪军点起了堆堆篝火取暖,石门山东部看上去几百米就是一堆篝火,敌人防守布局严密。

八连长喜子眼前是大约1200名衣衫褴褛、冻饿交加的逃难百姓,眼看敌人的包围圈越缩越小,绝望中的乡亲们见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八路军不由得又惊又喜,纷纷围上前来询问突围办法。喜子把三个排长叫到身边,要他们各带几百名群众分头突围,他嘱咐各排绕开敌人的篝火,能不开枪就尽量不惊动敌人,以防止敌人集中兵力阻击突围。

一排长常川对自己排的战士一挥手,由熟悉地形的一名当地战士带路,和大约四百多个乡亲们一起向山坳里的山沟跑过去。月亮躲进了云层,山沟里黑蒙蒙阴沉沉,只有山岗上敌人的一堆堆篝火象鬼火一样闪动着,老老少少跌跌撞撞顺着山沟向山外摸索着走了半个时辰,要出沟口了,常川回头拦住了队伍:“小李和小张出沟侦察一下敌情!”两个战士应声出了山沟,常川要大家原地休息一下准备最后的突围,两名战士很快就返回了:“排长!出了山沟不远就有一队伪军守着一堆篝火取暖!”“大约多少人?”“二十四个!”常川一咬牙:“这道深山沟没别的出路了,一班在后催促照顾乡亲们跑步冲过去,二班、三班上刺刀跟我打前站!”

沟口,守着篝火的伪军们又累又冷又饿,一个个正低头抱着枪袖着手打着盹。常川带着战士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枪冲到了他们面前,常川对着他们低声喝道:“想要命就别出声!”伪军们急忙闪开一条道,还没返过神来,就见大队的人群从山沟里悄悄的冲出来快速的从他们面前经过向山外跑去。

眼看着人群全部跑过了篝火,奔向山外,常川正要命令部队随着出山,突然身后远处的山里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和喊杀声!常川辨一下枪响的方向:“是二排突围的方向!”一边是出山的安全道,一边是生死搏斗的战场,常川看着眼前的战士们有些犹豫:“回去增援,战斗肯定很激烈,排里这些生死弟兄们回山容易再想出来难!出山吧,听枪声敌人的火力很猛,实在不忍心扔下二排的弟兄们。”

这个时候山里的枪声和喊声越来越激烈,常川一跺脚低喊了一声:“一班护送乡亲们出山疏散,二班三班跟我返回支援二排!”战士们迅速应道:“是!”一班长小张扑上前抱住常川:“排长!我留下随你回山!”常川眼圈发了红:“张柱子!四五百号人交给你了!你给我马上出山!”“排长!”“再他妈罗嗦我毙了你!快走!执行命令!”常川给了他一个耳光低低的吼了声:“三个班长里只有你是独子!再不走我开枪了!”张柱子看了一眼常川,哽咽着向他敬了个礼,转身追上出山的人群消失在出山小道的夜幕中。

常川转身向发楞的伪军们说了一声:“弟兄们!我替脱险的乡亲们谢谢你们了!”看着常川带领战士们返回山沟的身影,伪军们就象做了一场梦,一个30左右岁的老兵掐了掐自己的脸:“妈的,老子不是做梦吧!原来共军真的不怕死!”一个十几岁的小兵张着大嘴:“我地妈呀,放他们一条生路,咋又回去送死啊!”话还没说完就挨了老兵一脚:“谁他妈地活腻歪了就把今夜里这事儿说出去!”伪军们七嘴八舌的应声“就是就是,放跑了好几百口子人被上面知道了咱们哥几个一也活不了!”“俺任什么事儿也没看见!”那小兵低声嘀咕“怪了,还有眼看跑出了还回去送死的人!”见老兵瞪着他,小兵缩了缩脖子烤火去了。老兵自己咕噜着:“不怕死的共军老子见的多了。也怪,舍了自己的命回去救别人的命,真他妈邪了!难怪老百姓都向着他们。”

二排在带领四百多名乡亲从东向北突围的时候遇见了鬼子的大队人马,这队鬼子连日搜山人困马乏,留了几个流动哨巡逻,其他的围着篝火打瞌睡。当二排悄悄的干掉了三个流动哨要冲过去的时候,被藏在一个石崖后的哨兵发现了,这个哨兵一边大喊大叫一边开了枪,鬼子们迅速起身组织火力阻止突围,二排长一边安排乡亲们隐蔽一边组织火力进攻,双方打的不可开交,二排几次组织乡亲们突围都被鬼子的火力压了回去,双方都伤亡不小。

常川带领两个班的战士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上向枪响处急奔,当他们接近了战场看清了现场的情况不仅倒吸了口凉气:二排三个班打的只剩两个班的人数,负伤和牺牲的战士正由乡亲们拼死抬到隐蔽的山石后,许多人围着伤员为他们包扎伤口。

老百姓当中的一些壮年男人拾起伤员们的枪参加了战斗,但是他们有的笨手笨脚拉不开枪拴装不上子弹,有的不会隐蔽自己还没等杀死鬼子自己先负了伤,二排长喊着:“老乡们下去!”激烈的枪声中谁也听不清他喊的什么。在将灭不灭的篝火映照下,对面的鬼子死的横七竖八,一批鬼子死伤另一批鬼子紧接着替换上来,看样子鬼子是下了决心要对抗到底了。

常川安排两个班从鬼子侧面过去转移分散敌人的火力,他和一个战士就地翻滚着接近了二排长,二排长打的火起,寒冬腊月头顶热气腾腾,脸上豆大的汗珠顺着青筋向下流。常川一边架着机枪,一边用肩膀碰了二排长一:下:“二排长!我们排掩护,你带领乡亲们从右边那道小山沟突围!”二排长一见是常川,心里一阵高兴:“一排长!你们怎么又回来了!”“我们把乡亲们送出山了,回来支援你们!我的这个战士知道突围的缺口,你们赶紧随他带乡亲们突围!”

在鬼子侧面突然出现的两个班的火力把鬼子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由于火力来的突然又猛烈,鬼子闹不清八路来了多少增援兵力,常川趁鬼子火力短暂的停顿空间又一次催二排长带乡亲们突围,二排长把腰里的两颗手榴弹放到常川身边。

常川从口袋里掏出一方绣着一对鸳鸯的粗布手巾“交给团长或者小豆子!”二排长接过来揣进上衣口袋:“一排长,我先替你保管!”他匆匆拥抱了一下常川,转身招呼二排战士留下一个班和一排一起战斗,另两个班带着乡亲们和伤员在一排的掩护下退到右侧的山沟,从那里绕过敌人的火力封锁线突围。这四百多号人最后还是在那个一排战士的引领下从一排带乡亲们撤退的山沟突击出了包围圈。

天逐渐放亮了,鬼子终于从朦胧的鱼白亮光中看清了对手的大约人数,这给战斗了一宿的常川和战士们带来更大的困难。这一夜的枪战使全排牺牲了大半数人员,常川带领战士们边打边撤退,在敌人强烈的火网逼迫下慢慢退到了山顶。

吉顺带领九连沿途寻找到上千名逃难的乡亲,趁天黑找到敌人的兵力薄弱点突破口分几次把他们陆续送出了山,估计逃难的百姓基本都突围出去了,九连在当地老乡的带领下一路急行军向东北坡的一个隐蔽山林穿越山峰出山。

常川红了眼,这一夜,他眼看着战士们一个个的牺牲在鬼子的枪弹下,他的心经过一阵阵的巨痛以后现在已经麻木了,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多杀一个鬼子就多拉一个垫背的!”在山腰的时候能够不断的从杀死的鬼子那里补充弹药,现在退到山顶,眼看鬼子越来越近,子弹越来越少,常川嘱咐战士们清点弹药,一个小战士喊道:“排长!子弹没多少了!”

敌人又一次发起火力进攻,轻重机关枪子弹火墙一般的向山顶围堵着射来,山顶的十几个战士又牺牲了几个,已经能看清在枪弹掩护下渐渐逼近的鬼子那一张张扁平脸了,常川看了看眼前还活着的八个战士,他们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

子弹已经彻底打完了,战士们把剩下的手榴弹拿到排长面前,常川一点,只剩下四颗了!常川用嘶哑的声音对这八个战士喊着:“弟兄们!我们是八路军战士,我们宁死决不当俘虏!”战士们向排长围了过来:“排长!要死我们也要再多杀几个鬼子,死也死在一块!”

鬼子见山上停止了射击,估计是没了弹药,就停止开枪向山顶逼近。常川大喊一声:“弟兄们!砸啊!”九个人举起大石头朝鬼子们扔了过去。鬼子的枪弹顿时又密集的扫来,常川连续向鬼子堆里扔出三颗手榴弹,接着九个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八个战士齐声喊着:“排长!拉弦啊!”常川喊了声:“宁死不当俘虏!打倒日本狗强盗!”战士们和常川抱在一起扯开喉咙喊:“小日本!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小鬼子!下辈子老子还和你没完!”常川一咬牙拉响了手榴弹,轰隆一声巨响,石门山顶峰升起了滚滚的浓烟,已经扑到阵地前的日本鬼子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九个中国军人紧紧的拥抱着消失在爆炸声中!

石门山顶峰留下了几十条八路军战士的遗体,日本鬼子看着这些战死的中国军人,他们怎么也弄不明白,就这么几十条汉子几十条枪一夜之间竟然打死了几百个日本军人,打退了无数次冲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