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恭亲王奕诉在书房中正为朝廷的内忧外患、四面楚歌的局面苦苦思索破解的办法。这时走进一位头戴青金石花翎的官员,他是兵部负责情报整理的主官,官阶四品。

“奴才孔翻洋,叩见恭亲王!”孔翻洋颤抖地伏在地上磕头,他每次见到恭亲王都紧张得发抖。奕诉是清朝廷所有情报系统的总后台,手段厉害,威严无比。

“起来吧!”恭亲王平平淡淡地说,他的心里很满意下属的这种表情。

“上位者没有威严,何以压众?”他一直这么认为。

“禀恭亲王,兵部密探报告,西南叛匪派出和解谈判代表团,想与朝廷商谈停火,共同抵御外敌的事。”孔翻洋起身后,仍低着头,不敢正视恭亲王奕诉。

“结果怎么样?”奕诉“噌”地站起来,疾步走到孔翻洋地面前,急切地问道。

孔翻洋吓了一跳,他是第一次见到恭亲王这么失态。“没有达成任何协议,谈判无果而终。”他急忙回答。

“我方是什么人参与谈判的?都提出了什么条件?”奕诉很急切。

“我大清朝廷一方参与谈判的是处理西南叛匪事务的钦差大臣——李沅星大人的幕僚。”

“双方到底都谈了什么?从简报来!”奕诉有点嫌孔翻洋的罗嗦。

“西南叛匪一方所开的条件有点痴心妄想,要求我大清朝廷一方停止任何的军事行动,开放商业通道。他们则释放所有被他们俘获的朝廷官兵,并归还所有的兵器。他们还答应,可以参与朝廷的对外防御作战。”孔翻洋讥诮地说,他明显地与其它的朝廷官员一样都瞧不起所有的叛匪,认为他们无非是一群泥腿子刚爬上岸的乌合之众。

“如此,怎么都谈不出结果呢?一群蠢猪!一群该杀的奴才!”恭亲王爷气得直抖,“那些奴才都提出了什么要求?”

孔翻洋没想到恭亲王会如此看重西南的叛匪,对太平天国那一方的叛匪恭亲王很蔑视,他是知道的。“李沅星钦差大人的意思是要招安叛匪,叛匪需无条件地听从朝廷安排。”

“愚蠢之至,祸国殃民啊!我大清帝国就是毁在这些自以为是、腐朽迂腐的奴才身上。”恭亲王奕诉气得七窍冒烟。

“听说西南叛匪仍不死心,还想找广东方向的我大清官员进行第二次谈判。”孔翻洋被恭亲王的怒气,吓得直哆嗦,赶忙补充道。

“你赶紧执我的亲笔信,知会兵部的胜保大人,要他以兵部的名义下文给两广总督高连升大人,只要西南叛匪愿意助朝廷抵御外侵,什么都可以谈。”恭亲王听说西南叛匪还想第二次谈判,眼前又现出曙光,边吩咐孔翻洋要办的事,边坐到书桌上下笔写给兵部侍郎胜保大人的信。

恭亲王奕诉意识到这可能是朝廷解决国家危机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朝廷上下只有他能清醒地意识到西南叛匪的实力,如果西南叛匪能为朝廷所用,何惧西夷外番地坚船利炮?其实恭亲王把事情想得太过于简单了,满清当局与西南人民根据地的不同仅仅是技术装备上的不同吗?主要的不同在于制度的不同,思想观念的不同。

恭亲王奕诉急切的心情,充满希望的期待,尽管尽一切速度传递指示给两广总督高连升大人,可还是迟了。兵部的指示到达高连升大人的手中时,延续了五天的谈判早已结束。高连升总督有点懊恼自己当初的武断,却也不以为然,这不是皇上的意思,只是兵部某些人的想法,他并不认为西南叛匪有多么的重要,更不愿意低下身份去找他们重启谈判。

公元1853年7月27日午时,天气炎热,毒辣的太阳高挂正天,直眼望去,刺得人眼一片白茫。虎门镇外的大地上除了几个精力过剩的小顽童在小河边嘻闹外,没有一个人影在走动,更别提劳作了。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喧嚣,水中嘻闹的孩子们抬起头,眼前的场景令他们目瞪口呆,虎门镇街上火光冲天,从镇里冲出许多惊慌失措的民众。

“快跑啦!西洋鬼子打过来了!到处杀人放火啦······”

呼叫声、枪炮声、鸡叫声、狗吠声、顿时充斥着整个虎门镇的上空。孩子们被这实如其来的场面吓得不知所措,本能地爬上岸,边叫唤“妈妈、爸爸”寻找自己的父母,边飞快地奔跑,加入到像无头苍蝇般逃命的队伍中。

炮弹在空中呼啸,子弹在空中哽咽。水田里、田埂上、池塘里、河滩上,人挤人,人踩人,人拖人,一片混乱。

这是英国、美国、西班牙、奥地利几国联军乘中午炎炎夏日人最疲惫的时候,对广东东莞虎门镇发起的突然袭击。这次偷袭,四国联军先把五百名美国士兵偷偷运输上岸,潜入到虎门镇附近埋伏。一路上五百名美军士兵保密工作做得极好,他们对所遇见的活人一律枪杀老人小孩亦未放过。而六艘美国与西班牙的军舰则游弋在珠江口虎门炮台处,假意巡洋。随着联军陆军海军约定进攻的时间的到来,西洋鬼子露出狰狞的面孔,黑漆漆的炮口对准虎门炮台上麻痹大意的清军守兵,把无数的炮弹倾泻到虎门炮台上。而联军陆军也同时向虎门镇及虎门镇炮台守军发起突然攻击。这次偷袭由于美国人的心狠手辣,隐蔽性好,取得了极佳的效果。

虎门炮台介于广东番禺和东莞两地之间,前临穿鼻洋,两岸诸山对峙,江中有大虎、小虎、上横档等红岩石岛屹立,状若门户,奇险天成,成为珠江口江防要塞。第一次鸦片战争前期,当时的禁烟钦差大臣——林则徐和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为抵御外侮,在虎门两岸、江中小岛修建11处炮台,构筑沙角、威远、镇远和靖远炮台,设置大炮300多门,并横江布下铁链,使之成为“金锁铜关”。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的十多年间,清廷吸取战败的惨痛教训,新购买一批西洋岸防炮,添置到沿海各主要炮台。虎门炮台增添新炮后,重新设置炮台防御阵地,以沙角、大角炮台为第一重门户;威远、镇远、靖远、巩固、永安、横档前山月台为第二重门户;大虎炮台为第三重门户组织3道防线。又在横档岛、武山之间的江西,设置木排2排,大铁链372丈,以阻截敌舰。现在的虎门炮台可谓如虎添翼,固若金汤。可有谁想得到固若金汤的虎门炮台没有被联军的海军轰塌,反而被美国陆军合围占领了呢?

被合围的虎门炮台守军在总兵余华的带领下仓促抵抗了一阵子,打死十多个美国士兵,挫败美国人的一次进攻后,终因敌军炮火猛烈,己方步兵火器落后,且孤立无援,寡不敌众,守军大多壮烈殉国。总兵余华受重伤后被俘,仅几十人得于突围脱逃。虎门主炮台同时也是号令台的沙角炮台失陷后,其余炮台各自为战,也相继失陷。清廷广东水师无所作为,心骇怯战,也被迫退入内河珠江。

虎门——这个民族英雄林则徐正气凛然销毁鸦片,伸张中华民族浩然正气的地方;这个抗英烈士关英培浴血奋战,吟颂中华民族宁死不屈的反抗精神的地方;这个浸透着先烈们的热血,抗敌御侮,诉说悲壮历史,吟唱感人民族精神的地方,再次欺辱地陷入了外国侵略者的手中。在沙角炮台北约100米,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六月为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守卫沙角炮台英勇战死的清军75位官兵而立的“节兵火坟”碑在颤抖!烈士们在哭泣!

联军占领虎门炮台后,等到大批的联军陆军登陆上岸,又相断占领了太平、沙头等地。联军自从占领虎门后,就在虎门镇横行肆虐,到处杀害无辜百姓,奸淫妇女,有的士兵还以杀人取乐,残忍之至。竟然用刀子将人的头皮割下剥了下来,盖住双眼,又从胸部剥皮至双膝,使人慢慢痛疼而死。

而在河边嘻闹的那几个小孩在人群中找到自己的父亲时,他们的父亲早已身首异处了。小孩们一边哭着喊“爸爸”,一边抱着父亲血肉模糊的头住尸体颈上去接······虎门镇成了人间地狱!

联军占据虎门镇的十八天里,杀害无辜群众包括老弱妇孺620人,强奸妇女217人。

两广总督高连升没有想到西洋联军会如此快发起进攻;没有想到西洋联军会不宣而战,居然采起偷袭的策略;没有想到经过第一次鸦片战争后重新加固大修的虎门炮台竟会如此快就被占领;更没有想到重新组建的广东水师会如此不堪一击,这么快败下阵来。“我发下的战争警戒令才两天时间啊!所幸广东水师损失不大,大部退入了珠江内河道。”他还是有点庆幸没有败得一塌胡涂。

东莞虎门一线失守,西洋联军将长驱直入扑向广州城,挡无可挡。高连升把从韶关、惠州、汕头、梅州调集来的绿营,民团乡勇,集于广州城,准备凭着高大坚固的广州城墙,死守抵御外侵。“在粤西一线的绿营,乡兵民团,是不能调的,那边抵御的西南叛匪是雄狮猛虎,不但要吃食,还要地盘;这边抵御的西洋联军只是毒蛇,吃饱了它自然会走的。”他摇头否定想动粤西部队的念头。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