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六十四章 曾国藩与李鸿章

而山 收藏 4 10
导读: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六十四章 曾国藩与李鸿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台湾,是东海大陆架的一部分,与福建省隔海相望,是福建省海底大陆架的延伸。因此,有人戏称其为“浮福建”,意思是说,台湾是福建省漂浮在海上的部分。

台湾岛形状狭长,地形像一只纺织用的梭子。岛上有玉山,终年积雪,四周云雾缭绕,银装素裹。有日月潭,风景秀丽,美丽迷人。1590年,葡萄牙人乘船经过台湾海峡时,望着景色秀丽的宝岛,情不自禁地叫起“TihaFormosa”(福摩萨),“福摩萨”后来就成了西方人对台湾岛的美称。

秦朝有记载:“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来、方丈、瀛洲,仙人居之云”。瀛洲所指的就是现在的台湾。台湾在战国时代称为“岛夷”,前后汉和三国时代称“东鲲”、“夷洲”,隋、唐以后称“流求”,明万历年间正式在公文上使用“台湾”的名称。

16世纪进入殖民时代后,西方殖民主义者开始凯觎台湾。西班牙、葡萄牙等列强相继侵扰台湾,或掠夺资源,或进行宗教文化侵略,或直接出兵占领。17世纪初,荷兰打破西班牙和葡萄牙人的殖民霸权地位,它先后于1602年(明万历三十年)和1622年(明天启二年)两次侵占澎湖,终于于1642年,荷兰人夺取了西班牙人在台湾北部的据点,自此,台湾岛沦为荷兰的殖民地长达38年,直到1662年(清康熙元年)农历二月一日,才由明王朝遗臣郑成功武力收复。

1683年(清康熙二十二年),清政府派军进攻台湾,郑成功之后郑克爽率众归顺,台湾纳入清政府统治之下,重新归于中央范畴。清政府统一台湾之后,翌年在台湾诏设台湾府于今之台南市,设1府3县,隶属福建省。

基隆港,位于台湾岛北部台北盆地北端的鸡笼湾内,靠近台湾海峡之北口,湾口外有社察、中山、盘桶等岛屿作屏障,四周山环水绕,是一个风平浪静的天然良港。法远征军占领基隆港后,得到了其所急需的军舰燃料——煤。台湾岛煤储量丰富,但煤质较差。当地居民很早就有采煤的历史,在荷兰殖民时期,更是得到大量开采。

马尾炮战后,从上海撤离的英国、法国、美国、西班牙、奥地利五国公使随后也撤退到基隆港,再一次齐聚一堂,商讨对华事宜。法国远征军初战未果,令五国公使都有点气馁,严重打击了他们的积极性。会中相互指责对方,各自打着自家的“小九九”,会议不欢而散。法国人现在骑虎难下,决定就是其它国不再参与其中,他们也准备独自干到底。

在台湾基隆港休整一月后,法国远征军准备北上渤海湾进攻清廷的京津要地。完成了战争动员令的英国,从国内及印度、非洲各殖民地调集二万大军组建英国皇家远东远征军赶了上来,两军会合一起,侵华军队实力大增,浩浩荡荡杀向渤海湾。英法两军会合后,组建了联合司令部,由法国远征军司令梅将叶上将任联军总指挥。

中法福建马尾炮战震惊了全中国,英法联军现在又气势汹汹地向北杀来,清廷惊慌失措,朝野上下吵成一窝粥,却没有一个人能拿得出办法来。咸丰皇帝那明显是被酒色掏空了的纤瘦身躯在颤抖,猴尖的下巴微翘着,苍白的脸上泛出一点红晕,那是震怒的结果。

“你们就没有一个人能想出办法来?没有一个人能为朕分忧解愁的?”咸丰皇帝暴躁地质问阶下一干战战兢兢的大臣。

兵部呈上来的战报使咸丰皇帝从内心里深深地感到恐惧:“西洋列强的坚船利炮着实厉害,远隔万里重洋,不考虑后勤保障问题,居然打得固若金汤的马尾炮台崩溃。要不是我大清将士的视死如归,舍身救国,自沉于闽江口,福州城早已不保矣!现在居然又占我台湾列岛,我泱泱中华上国却是无可奈何,真是悲哀啊!我有何脸面去见列祖列宗?愧对先祖啊!”

“奕诉皇弟,我们还有可能跟五国谈判吗?”咸丰皇帝不得不又想到了谈判。

“禀陛下,目前没有可能了,五国公使已离开我大清国,谈判的大门早已关闭。而且就是现在能谈判也是不合适宜的,他们会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奕诉亲王愁愁地回答。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都是这些目光短浅的昏庸之辈祸国殃民啊!”他愤怒地扫视那几个顾命大臣,心里却在咒骂着。奕诉感到更为担忧的还是西南的人民军,那才是他心中的最痛。

朝会在争论不休中结束,没有任何结果,咸丰皇帝只能无可奈何的下了一道旨意:“命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停止南下,返回京都,守卫京畿重地。”

获悉西洋列强与清廷开战,马尾海战清廷损失惨重的消息,太平天国上下很高兴,天王洪秀全召开御前会议,商讨扩张势力范围事宜。主管天国事物的东王杨秀清乘清廷内外交困,决定痛打落水狗,提交了一份的军事计划奏折,准备发动亲一轮的攻势。天王准奏后,东王指示北伐方面:由天官副丞相林凤祥和地官正丞相李开芳率领的北伐军“师行间道,疾取燕都”直逼天津卫;另又派遣一支七千多人的后继部队,增援北伐军。指示西征方面:由春官正丞相胡以晃,夏官副丞相赖汉英率领的西征军千余艘战船及三万步军,继续溯长江而上,围攻南昌城;并派遣翼王石达开到已被西征军占领的安庆,全面主持太平军的西征工作。

法军转战台湾基隆港的一个月时间里,太平天国西征军在翼王石达开的主持下,因久攻南昌城不下,弃攻南昌城,转而返回围攻安徽合肥城,占领合肥城后,又溯江而上,乘胜攻占了汉口,汉阳两镇,正加紧围攻武昌城呢!而太平天国北伐军进展也很顺利,占领了天津西南的静海与独流镇。这使清廷朝野一片哗然,深深刺痛了满清统治者的神经。满清咸丰皇帝急宣大臣们商议,任命京津兵部侍郎胜保为京津护卫钦差大臣,又任命惠亲王绵愉为奉命大将军协同进剿太平天国北伐军。

就在太平天国上下一片欢欣鼓舞的时候,两个关键的历史人物出现了,一个是曾国藩,一个是李鸿章。

曾国藩1811年(嘉庆十五年)出生在湖南省湘乡的一个地主家庭。家里没有人读书当官,其祖父和父亲便一心希望其刻苦读书,通过科举获取功名利禄,光耀门庭。曾国藩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于1838年(道光十八年)考中进士,选入翰林院庶常馆,当了庶吉士。1840年,授“检讨”官职,终于登上了梦寐以求的仕途。此后,他一直留居京城,师从穆彰阿,由翰林院侍讲、侍读、国史馆协修,升任内阁学士,并先后任礼部、兵部、工部、刑部、吏部的侍郎成为封建统治机构中的高级官僚。他的官位虽然显赫,但多半为闲散职务,而京城又是人文芸萃的地主,这就给他提供了做学问的好机会。他虽然笃信程朱理学,但主张兼学各家之长,注意研究历代封建王朝的典章制度(包括军制)和兵法。总结封建统治阶级治国安邦的经验教训。

穆彰阿很赏识曾国藩,曾多次在咸丰皇帝面前举荐他,说其遇事留心。有一次,咸丰皇帝召见曾国藩,却故意不接见他,让其从五更三点进宫,一直候到下午,才命一个老太监传话说:“皇上业已回宫,教他次日仍是五更三点进宫,预备召见。”曾国藩退出,不懂此事,连忙跑到老师穆彰阿相国处,告诉他自己被召见的事,并询问是什么原因如此?

穆彰阿听毕,侧头默想一会,便与一个心腹管家,咬上几句耳朵,将手一挥道:“快去快来。”

那个管家去后,穆彰阿方对国藩附耳说道:“俺曾在皇上面前,夸你能够遇事留心。今天皇上召而不见,其中必有道理。俺已命人进宫,拜托一位姓魁的太监,请他把你今天恭候召见,所坐的那间屋内,不论所摆何物,所挂何画,把所有物件的名目,画上的字花,统统抄

出来。你回去后,可要详细牢记,明天皇上召见,俺预料决不能逸出那间屋内的范围。”曾国藩听了口上虽在连说老师如此替门生操心,真是恩同罔极;其实心内,还不太相信。

临了,穆彰阿又提醒曾国藩:“那间屋里挂的几张屏条,上面全是俺们乾隆老佛爷在位时,六巡江南的事迹。皇上常常和俺说起,也想仿照祖上的办法,一巡江南为乐,谁知总没有到机会。皇上既是不能了此心愿,只好把那乾隆老佛爷六次南巡的事迹,读得烂熟,也算过瘾。俺料定明天召见,必定问及此事。你快快回去,连夜读熟,牢记胸中,不可一字遗忘,要紧要紧啊!”说着又捻须一笑道:“你将来的扶摇直上,简在帝心,就在这一包东西之中的了。”

第二天,曾国藩仍是五更三点进宫,没有多久,即蒙召见。皇上所问,果然不出穆彰阿所料,既已有了准备,曾国藩自然奏对如流。

皇上不禁微失一惊道:“朕曾听人说过,你能遇事留心,朕还以为你只对古人之学,能够留心罢了。殊不知你对圣祖南巡之事,竟能记得如此清楚,诚属可嘉。”国藩赶忙免冠碰头,谦逊几句。曾国藩此次给咸丰皇帝留下深刻印象,为他以后得到皇帝的信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852年7月,曾国藩奉命去江西主持科举考试。8月28日,到达安徽太湖县小池驿,得到其母亲去世的消息,便立即赶回湖南老家治丧。这时,声势浩大的太平军已席卷湖南,清朝武装力量八旗兵绿营兵不堪一击,望风披靡,咸丰皇帝命怡亲王载垣督办各省团练,以阻各地起义军,实行以汉制汉策略。1853年1月,曾国藩受命帮助湖南“团练乡民,搜查土匪”。曾国藩对于起义军怀有刻骨的仇恨,这次接到皇帝的谕令,正是他为国尽忠,施展其抱负的机会。他知道绿营兵腐败无能,但又觉得团练这种非正规武装力量,也不是起义军的对手,决定另炉灶,重新建立一支有战斗力的正规武装,这就是湘军。

另一关键人物李鸿章此时还是一个没什么名声的青年人。他1823年(道光三年)出生于安徽合肥一个官僚家庭,1847年中进士,1850年授翰林院编修。南方爆发农民起义后,清政府任命大批官僚在籍创办团练,以抵御起义军。李鸿章于1853年2月随同工部侍郎吕贤基回皖襄办团练。后来创建了另一支与湘军齐名的地方武装力量——淮军。

法国远征军如人民军所预料的那样向北进攻,逼压清廷政府后,马尾炮战的详细战报也被人民军军情部特工获取一份,呈送到了人民党林逸主席的手中。马尾海战的惨烈还是深深刺痛了林逸的心:“落后就要挨打,愚昧就要遭欺啊!”

正值清廷四面楚歌之时,人民党内部也有许多人和太平天国的人一样,建议人民党乘此良机四面出击,扩张势力范围。林逸思量很久,觉得国家民族利益还是高于一切,不能做那“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满族是少数民族,可是也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现在满清统治着中华大地,就是代表着全中华儿女的利益,此时人民军决不能做消耗中华民族抵御外国侵略者实力的事。

根据地内对此事的思想很不统一,林逸对党内军内许多高级将领做了大量的说服工作。说明中华民族各势力之间的矛盾是内部矛盾,兄弟矛盾,都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发展;外国的侵略是外部矛盾,仇敌矛盾,那是会侵害全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因此,人民军目前不仅不能攻打满清政府,拖其后腿,还应尽所能抵御外部侵略。

于是,林逸下令:“所有边防部队停止进攻,脱离与清军接触命。”尽管还是有许多的官兵不理解,思想转不过弯来,但碍于林逸的巨大威信,还是无条件地执行了。

林逸还指示外交部派出代表与清廷接触,表明己方的意图,说明己方可以给予清方援助,比如可以释放被俘清军官兵;归还所有缴获的武器等等。但清廷参与谈判的代表却无知地认为人民军受西洋列强外部压力和朝廷大军的逼围怯弱了,想投降招安,提出许多过分的要求,如解散军队;或是军队接受朝廷指挥;根据地官员由朝廷任命;归还以前所缴获的各地财物等等。这些令根据地外交部参与谈判的代表哭笑不得,只好就此作罢,返回根据地向林主席汇报情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