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六十三章 马尾炮战

而山 收藏 4 18
导读: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六十三章 马尾炮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今天马尾炮台之战,清军福州水师并未出来参战,早已躲藏起来了。他们那“小帆船”似的军舰那是法国海军铁甲舰的对手?给别人塞牙缝都嫌不够。他们也只有抓抓海盗,或是撞撞民船的本事。

看见法海军编队渐渐离去,清马尾炮台总兵——唐耀坤才把举得单孔望远镜早已麻木的双手放下,表情依然严肃,他知道这只是法海军的试探火力,还有更大的考验在后头呢!他没有歇息,马上命令各炮台修补加固,储存好弹药,并派出更多的信号兵加强示警力量。他是担心法海军的夜袭啊!

率领法海军小型编队参与马尾之战损失一艘,重创一艘的亚维利亚少将,正坐在自己的指挥室里写着《作战经过报告》、《清国马尾炮台军力评估报告》及自己的《检讨责任报告》。如此战绩,受梅特叶上将训斥是肯定的了,只有把清马尾炮台的火力强度及火力分布报告写好,才可能多少抵消一点自己的失误。本来梅特叶上将吩咐他不要恋战,适可而止,试探进攻,探明马尾炮台火力公布,迅速离开。可亚维利亚少将居于对东方黄种人习惯性的藐视,还是把自己的高傲连同炮弹射了出去。

无边无际的大海,到了夜里也变得很小了,小到就好像在眼前,除了海浪声,仍在一成不变地喧叫,留给人们的只是空洞和厚厚的黑。梅特叶上将静静地站在船甲板上,不知是在遥望深邃的星空,还是前面无影的大地?船身随着波浪在晃动,他的心思也在晃动:“拿破仑皇帝说过:中国是只睡狮,不知什么时候会醒来。不会正好让我碰上了吧!”此次东征他一直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梅特叶上将还没有能挥去这一闪即逝的念头,有参谋报告:“报告上将,亚维利亚少将所率的小型试探编队回来了。”

“情况怎么样?”梅特叶上将纹丝不动,深蓝的眼睛微微闭上,显然是在认真听取汇报。

“略有损失,‘莱斯特’号被击沉,‘茵斯特’号遭重创,伤亡二十五人。”参谋一丝不苟的回答。

“无能!”梅特叶上将转身返回作战室,参谋随后送上亚维利亚少将书写的三份报告,他仅抽出《清国马尾炮台军力估报告》仔细阅读,并吩咐参谋把古斯特少将叫过来。

梅特叶上将把《清国马尾炮台军力评估报告》递给古斯特少将,古斯特看完后,又仔细看了一下远征军参谋作战部粗略模拟的马尾炮台阵地地形图。然后对梅特叶上将说:“拿下马尾炮台,必有一定的损失,可能得不偿失。马尾港是一个天然良港,四面群山环抱,出入口小,置于两岸的火炮完全可以封锁住出入口,而且此处又不宜陆兵登陆作战。”

梅特叶上将不住点头,这些就是古斯特少将不说,他也明白。他有更深层的理解,是从国家的工业基础上去想的:“马尾炮台能击中法国海军舰只的岸防炮都是从西欧购买,其弹药也同样来至于西欧,由此可以确定其弹药数量有限。加上法海军的突然袭击,清国就是其它炮台有弹药储量,也来不及运送到马尾炮台来的。而那些小炮台,不足为虑,射程不远不说,威力还小得可怜,打在铁甲舰上就像搔痒一样。”

他想问古斯特少将的问题是:“打下马尾炮台后,可否派陆军登陆,深入腹地作战?”

古斯特少将一愕:“没有补给站,如何深入腹地?”

他疑惑地看着上将,接着再一次地提醒上将:“上将,攻打马尾炮台需要详细计划,作周全安排,不宜急功近利。”

梅特叶上将不置可否地说:“我再想想。”然后让古斯特少将下去了。

第二天拂晓,梅特叶上将命令法远征军第二舰队司令朗佛士少将组建陆海混合编队,并伙同昨天亚维利亚少将率领的试探分队一起大小舰十五艘共同进攻清马尾炮台。已知悉清马尾炮台火力分布的朗佛士少将,昨天夜里接受任务后,就与作战参谋一道制定出了详细的进攻计划。根据梅特叶上将估算敌军弹药不多的分析,决定先由航速较快的小型舰艇利用其灵活、机动的特点快速移动,吸引敌军的火力。而己方的大型军舰集中火力由外到内,由东到西地逐个摧毁岸上清军的固定炮台。

清军炮台守军还在睡梦中,突然被一声声刺耳的号角声惊醒,那是了望台信号兵示警的号角声。没等清炮兵各就各位,曳着炮火花的法海军军舰炮弹已呼啸而来,把还是朦朦亮的天空照得跟白昼一般,煞是好看。但那曳着的炮火花却是罗刹搜魂的鬼符,那巨大的爆炸声却是阎王催命的咒语。还没有清醒过来的清炮兵漫无目的地糊乱炮射,根本没有一点效果。倒是自己这一方,有几个最前沿的小型炮台被威力巨大的法海军舰炮给轰翻了。

法几艘小型的炮舰在灵活地穿梭,却未见其开炮。每当它们非常接近一些炮位时,都引起这些炮位清军的慌乱。清马尾炮台指挥官唐耀坤总兵注意到法国海军这一新的战术变化,知道那些灵活游走的小型法国舰艇只是在吸引己方的注意力,消耗掉己方的弹药。他马上命令:“靠近河岸的炮位适当炮击吓住它们,其余的炮台不必理会,集中精力对付停靠远处的法海军大型舰艇即可。”

本是满天的炮火,突然停顿下来,仅是零星的几声炮响还在宣示:战争还在进行中。法海军舰队指挥官朗佛士少将意识到清军已识破了己方的计策,只是有点意外:“能如此快就看穿对方的策略,并迅速想出对策的人,可不是一般的人啊!”

“遇上对手了!”朗佛士少将决定跟对方硬碰硬,“没有计策就是最好的计策。”现在朗佛士所采起的战术无疑是最有效的,步步逼近的法海军舰艇,使马尾炮台的清军压力倍增,只能与之进行对射,使其不敢过于接近自己。

战争进行到此种地步,纯粹变成了消耗战。结果法国海军一艘小型炮舰‘纹斯特’号被击沉,一艘大型舰艇‘赛邦’号被击中,引发底舱的大火,被迫退出战场。而清马尾炮台五十多个小型炮位被法海军打得仅剩二十三个;七座西洋远程岸防炮,倒是还在,但所余弹药不多了。如法海军再发起一次攻击,可能那七座远程火炮将会无弹可射,成为张着血盆大口的“花瓶”。

恰如所料,法国人仅是调整一下部署,再次强悍地发起进攻。

看着法海军不断吐出的炮弹,依然密集,唐耀坤总兵无力地放下手中的单孔望远镜。“自己这方已不能放肆地发射炮弹了,稀稀拉拉地几发炮弹不像是射向法海军舰艇的愤怒剑,倒像嘲笑己方的刺耳的尖叫声。”他苦笑。

唐耀坤总兵早在去年就写了一份《增加马尾炮台弹药库存》的奏折给兵部,可奏折呈上去后,宛若石沉大海,杳无音信。年前,他又上书给闽浙总督,要求增加西洋远程火炮弹药库存,依然是毫无结果。在知悉法海军编队从南海北上后,他分析法海军可能会首攻福建马尾炮台,又写了一封信给福建提督府,提醒其做好防范准备。昨天马尾炮台遭到第一次炮击时,他再一次急件呈送战报给福建提督府,要求增援,可到现在都未见到提督府的一兵一卒一弹的支援。“指望他们是不可能的了,提督府如仅是派一些绿营陆军,那还不如不派好!”唐耀坤喃喃。

福建提督府接到唐耀坤的急件战报后,哪里会不着急呢?这可是关系国家安危的大事啊!只是不知怎么办好!派福建水师?不堪一击;派陆军?够不着别人,纯多一些吃干饭的人;送弹药?别的炮台的弹药还未到;去购买?现在在与西欧列强交战,想买弹药是有钱无处买啊!提督府出了提醒福建水师躲藏好外,索性什么都不做,只是祈求皇天保佑大清,法国人会知难而退。

法海军这种脚踏实地,步步紧逼的战术收到了效果,已有些舰艇能冲入马尾炮台前面那大大的水面了。清炮台弹药消耗殆尽,除一些自制火炮还在无力地还击外,其余的炮台只能裸露地被动挨打。败局已定,唐耀坤总兵只得命令所有炮手放弃前沿炮位,没必要站在那里被法海军舰炮当靶子打。

快闯入闽江口的法海军舰只开始肆无忌惮地炮轰两岸的建筑物,连民房也不放过。许多躲闪不及的老百姓不是被炮弹炸死就是被大火吞没。唐耀坤总兵看到这惨烈的一幕幕,心里在泣血,紧咬着的嘴唇渗出了鲜红的血液。

黄昏时分,炮战已接近尾声,水面上飘浮的各种各样的物体,有燃烧的残椽断木,有已死多时的尸首遗体,有早已解体的船体桅杆,这些物体随着海水的退潮慢慢地飘入大海。唐耀坤通过单孔望远镜发现法海军还有几艘舰只没有退出闽江口,仍在水面横冲直撞。他知道今天法国人扫平了马尾炮台这个障碍,明天将会长驱直入,溯闽江而上,进攻福州城。没有什么炮火防御的福州城,结果将会很凄惨,他不敢想像那将会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又有多少百姓死于非命?他铁青着脸,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命令:所有隐蔽的福建水师船只乘海水退潮之季,驶到闽江口,自毁沉江,阻断河道。

本来这水师隶属于福建水师提督府,不由唐耀坤指挥,但马尾炮战爆发后,清军成立一个临时总指挥所,水师没什么作用,也归于临时指挥所指挥,希望到时也能起点什么作用。临时总指挥所由唐耀坤总兵任总指挥,这个职务没有人想跟他争,那些高官贵族知道自己的斤两,谁也不想去送死,早已远远躲了起来。福建水师提督就携带全家老小躲到自己乡下的庄园去了。

突然出现的清军水师舰只,吓得法海军一身冷汗,马上调转方向,炮射清军水师。不过,令他们奇怪地的是:“怎么这些清军舰只不向他们冲来?也不向他们开炮?只是一个劲地往闽江口冲去?”法海军随即尾随清军水师追去,但他们不敢靠得太近,清军水师尽管没有远程火炮,如果靠得近,他们还是会还击的。

法海军边追边炮击,有几艘清水师舰只,未能到达闽江口,就被击沉了。越来越少的舰只令清水师加快行驶速度。法国海军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不明白,只是凭感觉自己有危险,更是不要命地向前追击。

在闽江口,法海军士兵看见令他们永世不忘的壮烈的一幕:许多清军水师,自行戳烂船身,缓缓沉入江底,船上的水兵纷纷跳入水中逃生。

“欧!封锁闽江口,我的上帝啊!”法海军士兵一片惊叫声。

闽江口内外水面上的法海军拼命的炮击,希冀能在那些船只沉入江底前,击散它。而里面的那几艘船只还不要命地向外冲,希望在河口被封锁前冲出去。最后,有三艘法国舰艇被封堵在闽江内河里,有两舰冲了出去,一艘还被撞坏了船身,涌进大量的河水。

闽江河道被堵,马尾炮战以清军惨败的方式,悲壮地阻止了法海军的进犯,基本达到了保卫福州的战略意图。法海军此战,除伤亡大量清军外,自己亦有所损失,更主要的是没有达成自己的战略目的。他们以胜利者的姿势却失意而去。

而那三艘被困的法海军军舰,他们愤怒的溯江而上,到达福州城,把所有的炮弹倾泻到福州城内,造成无辜平民一百七十多人伤亡,毁坏烧坏民房无数,最后又返回闽江口磨蹭了几天,在法海军外面舰只的配合下,勉强弄开一个口子,两艘较小的舰艇得以逃脱,另一艘大的‘赛扬’号为免落入清军手中,只能重复清水师的动作,自行炸毁沉江了。

此一得不偿失的马尾炮战,迫使法远征军只能重新修订战略部署。远征军司令梅特叶上将对于此种战役结果有点目瞪口呆:“不能以常理理解这些东方人啊!”他再次召开高级军官参谋作战会议,详细咨询了古斯特少将的战略想法,准备采纳他的方案。

古斯特少将认为:“既然继续进攻福州已无可能,就应果断放弃,转首北上,进攻清朝政府的京津重地。不过,在进攻之前,需建立一个补给站,作长远打算。居于此目的,这个补给站综合各方条件,清国台湾岛的基隆港是最理想的地点。”

梅特叶上将命令:“参谋作战部拟订好占领台湾岛基隆港的作战计划,准备在1853年5月20日之前拿下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