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六十二章 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

而山 收藏 2 8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公元1853年4月初,法国远征军到达中国南海水域,在越南稍事停留补给充足后,一路北上,于公元1853年4月28日到达中国的福建海域——台湾海峡。

法国远征军司令——梅特叶上将不断地用单孔望远镜遥望着茫茫的海面。自从进入中国海以来,他一直保持着相当的警惕。“打战不是儿戏,每一细微的差错都可能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小心驶得万年船啊!”梅特叶上将一生就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小心谨慎地走过来的。

在海上漂荡两个多月,他一直在想这遥远而神秘的国度到底是什么样的?他曾详细地阅读过有关第一次鸦片战争的记载,当时的清王朝愚昧落后,软弱无能,英国人仅用微弱的几千人就把它打屈服了。梅特叶上将不明白:“拥有近四亿人口的泱泱大国,又有政令统一的政府,怎么就如此轻易地屈服了呢?这完全与其国力不相符嘛!”

后来他又详细地查看法军1852年第一次东征失败的资料,他更觉得不可思议了。“报告上居然说敌人的武器装备比法国陆军的还要好,他们纪律严明,战术灵活多变,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啊!但他们不是清王朝的正规军,而是一支反清王朝的起义军,有如此战力的会是一支起义军吗?”梅特叶上将很怀疑。

远征军在越南停留时,梅特叶上将召见第一次远征军司令古斯特少将,想听取他在第一次东征的亲身经历和对那次失败的分析。古斯特少将正在赋闲中,但他还是对梅特叶上将提出了许多有建设性的意见。他被国防部撤职后,一直在等梅特叶上将率领的远征军的到来,准备交接完毕后,好返回国内述职。

通过与古斯特少将的交谈,加上自己对法军失败报告的分析,梅特叶上将很欣赏古斯特,认为那次失败的责任不在他,主要原因是法军的战略目标不明,不知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目的,没有安排后续兵力的跟进,仅仅那点兵力想占领别人的土地根本不可能,教训别人也显单薄;次要原因是战术不当,法国陆军的狂妄冒进是自食其果。

梅特叶上将并没有让古斯特少将回国,而是在远征军离开越南时,聘其为自己的军事顾问。他还写了两份报告给国防部及路易·波拿巴皇帝陛下,特意说明古斯特少将的情况,请求准允他先斩后奏地借用古斯特少将。

在古斯特少将向梅特叶上将提出的几个建议中,就有有关此次法军远征的战略目标问题。当时梅特叶上将拿出许多关于远征军的文件给他看,有路易·波拿巴皇帝陛下的指示的;有国家议会众多议员争议的;有国内民众争论的;有英国、法国、美国、西班牙、奥地利五国跟清王朝有关“借师助剿”谈判内容的等等。看完这些文件,古斯特少将明白,此次远征远东,不仅仅是为了一雪前耻的需要,更多的是国内矛盾和经济发展的需要。鉴于此目的,他向梅特叶上将建议:“我军首先最好不要攻击中国南方的起义军,因为在那里将会遇到激烈的抵抗,最终可能是惨胜。就是胜了,也不可能达到国内预期的战略目的。”

“那么,我们首先应该进攻哪里呢?”梅特叶上将问道。

“首先应该是清王朝控制的区域,清政府现在是中国名义上的合法政府,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报,清王朝腐败无能,军队战斗力低下,我们是很有可能达到预期的战略目的。”古斯特回答。

梅特叶上将很赞同,这与大多数国家议员的要求一致:不择手段,打开远东市场。

梅特叶上将摊开地图,他已多次地在思考对中国的首攻地点了。根据情报资料,远征军的参谋部选择的首攻地点是中国福建省的福州府,原因是福建省在中国沿海省份中较靠南,不是清王朝的战略要地,兵力相对薄弱,福州府是福建省的首府,如能攻下福州府,对于清王朝来说具有重大的政治震撼意义;而且福州府靠近大海,有闽江从中穿过,海军可以溯江而上参与战斗。此一作战计划不可谓考虑不周详。

古斯特少将也没有怎么反对,只是提出最好是建立一个补给站后,再行进攻。但参谋部的人强烈反对,认为如果要建立补给站,那势必要先进攻另一点,这就完全暴露了远征军的进攻方向,失去出其不意的效果了。而且在福州附近根本就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以建大型补给站。澎湖列岛倒是可以建补给站,可它离福州太远,意义并不大。梅特叶上将考虑良久,决定还是采纳参谋部的意见,试探性地进攻福州。

满清政府接到英国、法国、美国、西班牙、奥地利五国公使递交的抗议书和最后通牒后,并没有太多地放在心上,只是死了“借师助剿”这条心。但清王朝的兵部还是下文各沿海主要港口炮台,要求他们作好战争警戒;另还下文广州,上海及其它对外通商口岸外国人主要聚集的地方,清兵要严防警戒外国人的活动。

1853年4月初,清政府兵部接到情报,一支法国的大型舰队驶入中国海,此事震惊了满清朝野。慌了手脚的满清咸丰皇帝及一干文武大臣,这才想起去年五国公使发出的抗议书及最后通牒令,他们想马上派人通知五国驻华公使重启谈判,什么条件都可以再商量,合适的人选只能是奕诉亲王。于是乎,咸丰皇帝下旨召回奕诉,任命其为对外事务钦差大臣,全权处理一切有关外交事宜。

等奕诉亲王惶恐地接旨谢主龙恩后,马不停蹄地赶往上海时,五国公使早已撤出上海。在上海的外国人都已集中居住,并被告之限期撤离中国,不然后果自负。奕诉亲王知道大势晚矣!大战在即!他并没有下令为难这些外国公民,他知道不管战打得怎么样,最后还是要谈判的,只为一时之快,到头来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公元1853年5月4日,西落的太阳依依不舍地向西山沉下,满天的霞光映红了大地,一支由八艘军舰组成的小型编队,突然开进马江,不等岸上的清军发出任何警告,震耳欲聋的炮声响辙大地,暴雨般的炮弹落在马尾炮台的平台上,第二次鸦片战争正式爆发。

马尾炮台,是闽江口上的咽喉,保卫福州府的要塞。因由此入海的“马江”又名为“马尾”而得名。它位于福建福州东南,是闽江下游海军天然良港。马尾港是一河港,四周群山环抱,港阔水深,可泊巨舰。从闽江口至马江,距离30余公里,沿岸形势险峻,炮台林立。它早在明朝中期时为了抵御倭寇的骚扰时就已建成。嘉靖末年,戚继光率部在闽安垒石构筑松门、东高、乌猪、高山四座城寨,屡退倭寇。

在清朝康熙年间为了对付台湾郑氏家族的海军进犯,又在闽安筑水门炮台,在南般筑北岸炮台,在闽江对岸的象屿筑南岸炮台,同时用花岗石夯土建成闽安镇城。北岸炮台又称南般炮台、亭江炮台、闽安炮台,在高约20米的小山上设有一座半地穴式主炮台,直径达18米。西面沿江另有五座炮台连座。北岸炮台与南岸炮台呼应扼守闽江,可谓一夫当关啊!康熙末年,在闽安镇城的外围又建筑了崇新、登高、员山3座城寨,每座占地约6-7亩,后来又建田螺湾水寨、水门道炮台、鹦哥寨,拱卫闽安城。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满清王朝吸取失败的惨痛教训,采购一批岸防炮,主要为了加强沿海各主要港口的防御,这其中就包括马尾炮台。马尾炮台主炮现在有五门,副炮有五十多门,还有两营绿营共二千多清兵在山下的寨营把守,配备有部分火器。马尾炮台可以说固若金汤。

遭到突然袭击的清军马尾炮台,燃起熊熊大火,烧遍了大半个山坡,一些炮位掩体被掀翻了天,但损失并不大,必竟他们接到兵部命令后,一直处于战争戒备状态。马尾清军立即发起反击,炮台的清军指挥官是唐耀坤总兵,四十来岁,中等身材,作战勇敢,指挥镇定,是清兵少数几个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爬上来的将领之一。

马江河道相对于船只来说是很宽阔的,但对于在空中飞行的炮弹来说,就显得窄了。马尾炮台清军的第一次还击,击中一艘法军小型军舰“莱斯特”号,船上燃起熊熊大火,法国水兵们忙于灭火,但不时的爆炸声和一些漫无目的被炸飞的小物体,不时地击中船上的人员,使他们不是血流满脸,就是瘫倒在地。“看来这艘军舰是保不住了。”‘莱斯特’号舰长收到上司弃舰的命令,他只好可惜地命令舰上所有人员各自弃舰逃生。

负责这次进攻的法军小型舰队编队的指挥官是亚维利亚少将,首次进攻就损失一艘军舰,这令他老羞成怒。他命令舰队由“人”字型编队改成“一”字型编队,全体舰只靠近南岸,实施重点攻击。集中火力的法军舰只,果然收到成效。几座小型掩护炮台被炸飞了天,三十多名清军炮手死的死,伤的伤,惨不忍睹。

清军的还击毫不势弱,从马江两岸飞来的炮弹雨点般地射向法海军舰只。可惜,法国海军的舰艇移动迅速,亚维利亚少将明显的是一个身经百战,经验老道的指挥官,早在法海军发射过这一轮齐射后,就命令转舵移动舰身,变化编队的位置。清军的炮弹除了溅起一柱比一柱高的水柱外,就是炸死一漂又一漂的鱼。

清军马尾炮台指挥官唐耀坤通过西洋单孔望远镜,观察着战局的变化。和煦的东海海风吹得一干站在炮台制高点了望台上的清军指挥官员的军服“沙沙”作响,定若神针的唐耀坤总兵,面无表情,极端严肃。旁边站着的传令兵很紧张,空中呼啸的炮弹与空气极速摩擦发出来的尖叫声,更是增添了这种紧张。

“传令所有炮台集中攻击敌舰舰队中部,采取误差射击。”唐耀坤总兵边观察边命令,连头都没有回,依然通过单孔望远镜死死地盯着法海军编队的位置变化。

传令兵接到命令后,倒没有了先初的紧张,必尽强将手下无弱兵,他麻利地把唐耀坤总兵的命令传递到指挥所作战军机处,作战军机处又通过最高处的旗塔,由旗兵用旗语把指挥官的命令传达到各位置的炮台,炮台由信号兵接收命令,并报告给长官执行命令。而对于河对岸较远的炮台,作战军机处只能通过烽火台用烟雾的形式传递消息了。

唐耀坤总兵随机应变采取的这种“剔头去尾”集中火力打击中部的作战方法,也使法海军进攻编队吃尽了苦头,并不是说清军炮击的命中率提高了,而是法海军某一艘军舰中弹率提高了。试想那一艘军舰能避开接二连三密集式地的炮击?

天已渐黑,双方交战将近一个时辰,亚维利亚少将知道今天是讨不了好的了,只好败兴地退出马江河道,准备明天再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