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一部 第六十一章 战略争议

而山 收藏 1 0
导读:中华“逸”史 第一部 第六十一章 战略争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在清政府派遣奕诉去与英国、法国、美国、西班牙、奥地利五国驻华公使谈判“借师助剿”的事宜的时候,人民党政务院的安全部早已把这一消息送到了林逸的手上。他知道清廷借外国势力扑灭革命的烈火这是历史的必然,但他还是希望此类事最好是不要发生。外国势力的干涉,必然会延缓中华民族发展和壮大的时间。林逸指示安全部蒋坚部长:获得谈判内容,阻止谈判成功。

就因为这个指示,安全部前前后后损失十四名精英特工,一名女特工出卖色相成功接近英国公使查尔斯•博顿,在获得详细的谈判内容,准备离开时,被发现当场射死。在这鲜为人知的惊险情报战中,人民党安全部的特工还与太平天国的情报人员发生冲突,造成双方二死一伤的损失。后来,经过上海小刀会龙头大哥的协调,才澄清误会。双方协议:今后有关清廷的情报资源可以共享。

尽管人民党和太平天国的特工破坏满清与西方五国谈判的行动失败了,但因为满清王朝“唯我独尊、泱泱上国”的狂妄思想,最终谈判还是以失败告终,这意外地基本达到了人民党林逸主席的战略要求。可是林逸知道被伤了自尊的五国是不可能就此甘休的,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又将再一次面对一场血与火的浩劫。果然,仅仅只是刚过完新年,人民党海外的情报人员就送来了法国于1854年2月15日正式起航,第二次东征远东中国的消息。

林逸接到情报后,命令取消所有还在休假的政府和军队高级官员的假期,紧急归位,召开紧急事态扩大会议。大家还没有从全家团圆,共度新春的喜悦中醒过来,会场上热闹哄哄的,相互打着招呼,祝福新春快乐。林逸扫视大家一眼,会场安静下来。他严肃地通报海外情报人员呈送来的情报:“法兰西帝国远征舰队于1854年2月15日正式启航,第二次远征中国了。”稍停顿一下,他仔细巡视在座各位的表情,然后说:“大家讨论一下,拿出一个方案来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第一次能全歼法国人一个团,这次我们一定能全歼他一个师,一个军,让他们有来无回。人民军是不无可战胜的。”人民军第二军第七师师长王光良少将信心十足,有了上次歼灭法国黑人团的胜利,他有点藐视法国陆军。

“如果不用考虑清廷的因素,集人民军的所有力量,区区二万法国陆军,我想人民军还是不用太过担心的。但,我们能集全军之力吗?北面四川、湖北、湖南的清军及东面广东的清军谁来抵挡?现在的清军据参谋部军事分析所的报告表明,由于购买大量的西洋火器,聘请部分西洋教官训练军队,作战水平得到很大提高,已不是以前那种不堪一击的八旗子弟了。我主张,暂时放弃一部分土地,示敌以弱,在根据地腹地运动中歼来来犯的法军。”参谋部的陈辞少将素以稳健著称。

“这一两年来,人民军取得很大成绩,作战经验丰富许多,但我们必须面对人民军没有海军的尴尬,因此,诱敌深入应是我们采取的基本战策。一个问题是,我们应该放弃哪里?”广西省省长林春礼很关心领土地问题,广西的每一寸土地都浸有他的心血啊!

“为什么要撤?根据地每一寸土地都是人民军战士用鲜血换来的。法军远道而来,后勤困难,何况人民军在装备上占有优势,又能得到广大老百姓的支持,何惧之有?我主张寸土必争。”第三军第9师师长周宁涛少将大嗓门粗气的说,他是最好战的,是人民军激进的少壮派军官,他总觉得去年在粤西高州战役中,第9师打得窝囊,是他一生中的耻辱。

“与法军相比,我们在轻武器方面占有优势,但在重武器方面,特别是火炮方面,人民军是处于劣势的。”人民军后勤部英南少将纠正一些将领的错误观点,“不能盲目乐观啦!”

“法国人仅仅只会派这点部队吗?他们会没有后续部队吗?大家都清楚,这不是一场局部战争,要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胡野林中将支持有限度地后撤。

“要放弃湛江,放弃北海,放弃钦州吗?不,根据地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第三军第10师师长黄致河有点心酸,第10师在湛江港海战中,损失惨重,炮兵营几乎瘫痪,他怎能不心情激动?一个粗壮的男儿,居然掉下几滴泪珠。

“撤不撤?撤哪里?这不是还没有决定吗?你先坐下,谁不知道根据地的一切都来之不易?”古华中将对自己的爱将黄致河叱道。

一个上午,林逸主席除开头通报了一下情况后,就再也没有开口说一个字。他一直在思考:“远道而来的法军会先打哪里?怎么样打呢?法军是会先报人民军给予他们的‘一箭之仇’来攻打人民根据地呢?还是会北上进攻清王朝,压迫清政府屈服,以取得实利,然后再名正言顺地进攻南方各起义势力呢?”

开始,众将领还能理智地讨论一些‘能不能抵挡住法军的进攻’,‘要不要撤退’,‘怎么撤退’,‘撤退多少’的问题,后来居然情绪失控的相互争吵起来。林逸看着吵成一锅粥似的会议室,心里烦躁,提议暂时休会,但命令下午每个人务必拿出一套解决方案来,并注明理由。

林逸回到住处,看见夏依浓一个人在花园里晒着初春的阳光,走过去,轻轻地抱着她,问道:“在干什么啊?依浓姐姐,你这样不负责任地乱在阳光下展示魅力,会把过路的人迷死的!”

夏依浓轻轻一笑,就像和煦的阳光,懒散随意地对着他说:“林郎,我在打谱,都怪你,刚想出来的谱曲都让你给吓跑了。”

夏依浓接着又说:“就你贫嘴,我哪有乱展示什么魅力啊?这里哪会有人进来啊?要是真能迷死你这个傻‘路人’就好了!”

林逸用唇轻轻地在夏依浓的脸颊上碰一下,说:“我这不是被依浓姐姐迷得自投罗网了吗?”然后又问道:“夏红,夏绿呢?”

“夏红、夏绿、林春出去逛街了。夏绿,与林春马上就要返回昆明,那边也有许多事,你叫林春搞的那个化妆品厂,才刚刚开始筹建,她是一定要回去的。夏绿所负责监督的昆明烟厂,今春开工后,要召开董事会,她也要回去。”

“哦!小姐呢?”

“马紫芳小姐在小憩,这段时间,她好像很累!”夏依浓边说话,边伸出左手反手抚摸着林逸的脸颊,“林郎,你长胡须了,我帮你刮刮好吗?”

“不要,长些胡须好啊!好扎我的依浓姐姐啊!”林逸说完就用只有几根胡须的下颔去刺夏依浓娇嫩的脸蛋。夏依浓娇羞无比,把头低垂在自己的怀里。

林逸松开夏依浓,走到她的前面,拉过一张长长的椅子,躺了下去,把头枕在夏依浓的大腿上,仰望着夏依浓,眼睛一闪一闪的。林逸那天真,单纯,幼稚的表情,和对自己的依恋神情,使夏依浓骤然升起了许多母爱情怀,她最喜欢的就是林逸此时的这种情况。

林逸缓缓地闭上眼睛,好安闲,好陶醉。夏依浓低下头,轻轻舔着林逸的嘴唇,舔一下,又离开爱恋地看一下林逸。林逸微睁开眼睛瞄了一眼夏依浓,还是重重地闭上了眼睛。夏依浓看得出林逸很累,很愁,没有过多的动作,只是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肩,她好想时间就此停止,直到永恒啊!

林逸在夏依浓怀里甜甜地睡了一觉,醒来时,已过了午饭的时间。他满是歉意,知道累酸了她,在她额上亲吻一下,拉着她一起走进餐厅。

下午,紧急事态扩大会议续继进行,与会的每一位高级干部都提交了一份自己对此一事件的推断和分析报告。此事的解决方案分成两大观点:一是主张集中兵力消灭来犯之敌,御敌于根据地之外;二是主张有计划地撤退,在根据地纵深,运动中消灭敌人。看着持这两种观点的不同阵营在不断地争论,林逸皱了皱眉。“难道就没有别的不同观点了?”林逸的反问打断了争论的双方。

“还会有别的可能吗?”大家疑惑。

“我有一点不同的想法,只是事关重大决策,不敢轻易地说出。”许仑中将站起来。

“哦!说出来,最后的决定由我们大家共同商定,不是任何一个人能负得了责的!”林逸一直都看好许仑,认为他是人民军中唯一一个有敏锐战略眼光的将领。以前让他当人民军军事委员会参谋部部长,是最合适的人。但是人民军中独挡一面的将领太少,不得已才让他去一线部队。没有了许仑的参谋部太过于中规中矩,只知道机械地服从,很少有建设性的意见。“或许许仑还在参谋部的话,南下打湛江的战略决策错误就有可能得以避免。”林逸作这样假设。

“我认为,法军此次还不一定会进犯人民根据地。”许仑语不惊人死不休啊!“原因有三:其一,尽管人民军和人民根据地是法国人眼中的刺,但在法国人的上层大多还是把中国看作一个整体的。他们需要的是实际利益,而不会单纯的为了一时之快,那不符合一个大国的做法。要打中国,当然打中国的要害,因此,法军可能北上进攻京津地区。其二,其它西欧国家刚与人民根据地签订合约,一时不会马上出尔反尔,进犯根据地。出于与其它四国的战略配合,法军也不会那么傻地去独自单挑贫瘠的中国大西南,可能法军还需要南方的起义军去拖清王朝的后腿呢!其三,清王朝是中华大地的正统,具有法律作用,能迫使清王朝屈服,将会获得巨大的实利。综上所述。我大胆地推断法军短时间内不会进攻根据地。”

听完许仑中将的分析,大家茅塞顿开,频频点头。“好!许仑将军言之有理,不过,法军就不会进攻根据地了吗?”林逸续继反问。

“不,林主席,法军与其它四国达到目的后,还是会进犯南方起义的各地势力的,这也是清廷战败后妥协的要求,那时才是根据地最凶险的时刻。”许仑回答林逸

“你能肯定清军一定战败吗?战败后一定会与五国屈辱求和吗?”林逸进一步地试问许仑。

“满清的军队装备落后,纪律涣散,结构过时,哪里是西洋列强洋枪洋炮的对手?因此,清政府一定会战败。满清是封建贵族和满人的满清,是不会为我们汉人和天下百姓谋利的。只要能苟且维护住他们的统治,他们才不会管黎民苍生的死活呢!所以他们也一定会卖国求和。”许仑上升到政治的高度来分析问题,就使问题显得清晰明了了。

林逸很欣慰:“许仑将军是大将之才啊!要不是自己知道历史的进程,那能比得上他啊?”

“好!大家还有什么别的意见?还有什么要补充的?”林逸询问大家,他对许仑很满意,这也是自己的想法,由许仑说出来,效果要好得多。

众将领摇摇头,他们对许仑中将的观点很以为然。林逸稍补充一点后,作出如下战略安排:

1. 根据地休养以生息,发展以壮大。

2. 部队训练以强武,督训以严军。

3. 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储备战略物资。

4. 加快广西灵东水库和双平水库的建设。

后一点,有人提出目前根据地资金短缺,是不是缓建灵东水库和双平水库?而且这也不是根据地目前最紧迫的事。林逸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能停,出于大家对他的信任与崇拜,也没有什么人强烈反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