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一部 第六十章 春节宴会

而山 收藏 3 19
导读:中华“逸”史 第一部 第六十章 春节宴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临春节前的几天,林逸以个人名义宴请在广西南宁的政府首脑、军队高级干部、社会名流、工商界成功人士、文教科技界重大贡献者、优秀劳动者代表,及其他们的夫人,一共二百五十多人出席在广西省政府花园举行的西式茶花会,还包括许多外国商人朋友内,所需费用由夏依浓小姐承担。

所有持请柬的佳宾均已到齐,他们身着各式中外礼服,男的有中式长衫、短褂、马甲、西式燕尾服、宫廷服装等;女的有中式旗袍、长衫、长裙、西式拖地裙、百褶裙、大圆裙、小圆裙等,真可谓中西混合,相得益彰,相映生辉啊!他们相熟的三三两两热情交谈,亲密地窃窃私语;生疏的携夫人自顾欣赏园中美景,自得其乐。

茶花会正时,林逸与五个美女从后厅出来,走上花园台坪。佳宾们热烈鼓掌欢迎,看到台上年青英俊的人民根据地的领袖和五个美貌无比的女人,他们都惊叹不已。惊叹于五个女人的美丽,就是不知她们与林逸主席是什么关系?怎么一起出来呢?惊叹于林逸的年轻英俊,他们多少怀疑能做出如此伟业的人真是台上那位年轻人吗?惊叹于林逸身上的那一套从未见过的礼服,前面脖子上还掉着一根长长的布带子,它既不是中式服饰,又不完全是西式服装,不过,还真是好看。

林逸主席身着此装,庄重,潇洒,气势不凡,当场令许多女士尖叫不已。其实不仅是她们,就是站在台上的那五位美得不可芳物的女人,眼睛都老是不由自主地瞟向林逸。

她们开始在为林逸准备宴会着装时,以为他还是像以前一样,没有礼服,只能穿军装了。可谁知道,林逸变戏法似的拿出几套衣服。等他穿上白衬衣时,她们还不觉得怎么样,只是有点奇怪,当林逸拿出一根长长的布带时,她们就更奇怪了,等林逸把领带系好时,情形发生很大变化,她们的表情就像现在场上大多数女士的表情一个样,惊得目瞪口呆,实在是太帅了。

穿上外套西装后,林逸平添一种庄重威严的气质。这件外套西装的衣领并不是很大的那种,略小一点,衣角是小圆弧形的,有三个扣子,但他只是扣了中间一个。林逸随身旋转一圈,问她们:“怎么样?我设计的!”

五女不可思议状,根本没有回过神来。夏依浓,马紫芳对林逸是了解最多的,可也没有发现他有这种本事啊?林逸时不时的奇思妙想,层出不穷的新花样,令她们搞不懂他还有多少东西没有被她们发现?

这份受邀请人的名单并不是林逸订的,是由中央调查局与广西省政府所拟定。能接受到林逸主席的邀请,那是一种荣誉,一种身份。

林逸主席与夏依浓她们出来后,全场顿时安静下来。侍者端着一个有各种酒的盘子送到林逸他们面前,林逸选了一杯红酒,他举杯祝词,只说了四句话:“一年来,大家辛苦了!以杯中酒表谢意,大家干杯!”然后,他走下台阶,马紫芳挽着他的手臂,夏依浓她们跟在后面。林逸从人群中走过,一一与见面的人打招呼,碰杯。

夏红、夏绿现在也是商界女强人,跟在场的许多商界成功人士和政府部门要人都很熟,频频与他们打招呼问好,反倒是夏依浓和马紫芳对这些人陌生得很,只是礼节性地点头示礼。几个女人美丽无比,特别是夏依浓与马紫芳更是鹤立鸡群,风格各异。一些外国佳宾,主动上来打招呼,有的要拥抱她们,有的要亲吻她们的额,有的要亲吻她们的手。几个女人好尴尬,眼睛都询问地望向林逸。林逸微笑点头,她们才难为情地接受这西方的礼节。但这却引来许多中国佳宾的不满,他们嫉妒的眼神可以把那些“占便宜的”外国人杀死。

茶花会其实是一个人际交往的聚会,只是林逸把它赋予了新的内容。为了活跃气氛,林逸叫夏依浓她们表演一些节目助兴。夏依浓笑意欣然,点头答应。她一袭白衣,紧紧裹着上身,托出隆隆的丰胸。一条雪白的长裙显出其高挑的身材。夏依浓手拿一根绿色的竹笛,轻轻往台上一站,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射向她。微风吹拂,扬起她两鬓的散发,细细飘舞,她明亮的眼睛扫视大家,漫不经心地俨然一笑,说:“小女子,献丑了,为大家吹奏一曲以助雅兴。”

夏依浓玉手轻扬,鲜艳的嘴唇圆成一个好看的“O”型,一个个清脆的音符欢快蹦出。她吹奏了两曲喜庆的《春江开暖》、《春回大地》的民间曲调。欢快喜悦的节奏,撩人心弦,所有的人都听得如痴如醉,他们平生哪有听过这么好听的笛声啊?

“此曲恐怕只有传说中的‘南浓北清’中的‘南浓’——夏依浓小姐所吹奏的才有可能与之相比吧!”一位见多识广的富商对身旁的朋友说。

接着夏红、夏绿表演了一套双人舞,婀娜多姿的舞姿,总也不能令人相信这是两位商界女强人所舞蹈的。马紫芳也上台拉了一段二胡,这是她从小跟她那当道台的老爹学的,水平一般,但也博得阵阵掌声。其实就是她什么也不做,往台上一站,她的清纯美丽,也能打动许多人的心。有了夏依浓她们的抛砖引玉,下面佳宾许多有点爱好的或是有的绝技的都上台表演了一番,气氛热闹许多,欢声笑语不断。

不知是谁提议,要林逸主席也表演一个节目,马紫芳、夏红、夏绿、林春也不断地起哄,死拽着林逸往台上拉。夏依浓微弯着眉,迷人地笑看着林逸,她也好期待林逸的表演。

林逸连连说:“我不会,大家娱乐。”

马紫芳那会放过他,说:“他会,他会很多东西。”

下面的人拘于身份当然不敢插嘴,不敢动手,但那几百双眼睛可是满眼的期待。林逸拗不过,只好上台说:“各位佳宾,林逸献丑了!”

林逸向夏依浓望去,夏依浓会意地递过去自己的笛子。夏依浓这时猜想林逸可能会吹奏她与林逸相识时在云南滇池游船上所吹奏过的《游击队之歌》、《一剪梅》,《蝶双飞》三首曲子中的一首。马紫芳和林春与林逸相处那么久还从来没有听过林逸吹过笛,只是知道他会唱歌,看到林逸拿了夏依浓的笛子,两人好疑惑:“林逸哥哥会吹笛吗?”马紫芳不由地有点担心。

下面的佳宾看到林逸拿着笛,倒也没有想什么,只要是林逸主席的表演,他们能欣赏到,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了,以后可以跟后世子孙,亲朋好友好好吹嘘这段历史了。

悠扬的笛声,从第一个最清脆的音符开始,就震憾了全场。婉转的曲调,波浪起伏,大家的心也跟着起伏。林逸吹奏的是后世黄安的《新鸳鸯蝴蝶梦》。这里最懂音乐的夏依浓又一次听到林逸新的曲子,是那么的好听,那么的动人。她天然慵懒的神态振奋起来,看向林逸的眼光是那么的欣赏,那么的崇拜。

全场的佳宾怎么也没有想到能听到比前面那位美貌无比的女子所吹奏的曲子更好听的笛声。“不枉此行啊!不枉此生啊!”这是大多数人的心声。

“献丑了!见笑了!”林逸不好意思地想下台。

“慢着,你的曲子有歌词吗?”夏依浓挡住他的去路。大家也静静地听着林逸的后话。

“有,只是••••••”林逸未说完。

“唱给我们大家听,好吗?”夏依浓想像着是什么样的歌词配这么动听的曲子?

“唱吧!我们想听。”全场的人个个都是急切的心情,他们想知道后面还会有更精彩的吗?

“好吧!”林逸重新回到台上。夏依浓接过笛子吹奏起《新鸳鸯蝴蝶梦》谱来,林逸合着节拍,充满磁性地唱起忧伤煽情的歌词。

全场佳宾再一次陷入沉醉中,特别是好多女士根本无力站稳,靠在自己夫君的身上,听着林逸天籁般的声音,想着真实贴切的歌词: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消愁愁更愁,“爱情”两个字好辛苦!她们感慨万分。她们曾经有过自己的“爱情“吗?她们真真正正地“爱过”吗?她们也好想好想为“爱情”辛苦一次啊!其实在场对“爱情”感到好辛苦感触最深的是马紫芳,她的眼角已轻轻地划落了两滴泪珠。

林逸在这次茶花会的上的作秀,倒成了后来私人宴会的一种标准模式。林逸所穿的这套服装被命名为“逸服”,几年后成了上流社会或正规场合的流行服。林逸把这套服装的知识产权给了夏依浓,吩咐她可以投资一个服装厂,想一些办法展示生产出来的服饰,这就是后来世界闻名的“依浓服饰”。他本想说成立人体模特队的,可考虑到现在的社会风气可能还不能接受这种新东西的出现,又把这话噎了回去。

全中华大地都在欢歌笑语,却不知一场巨大的灾难已悄然临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