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一部 第五十七章 借师助剿

而山 收藏 1 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最令夏红幸福安逸而又略感遗憾的一次是有一天半夜之后,天突然狂风大作,雷鸣电闪,下起了暴雨。从小是孤儿的夏红一个人睡在屋里被雷鸣雨声惊醒,看到窗外不时闪过的惨白的电光,她吓得全身栗栗发抖。

穿着亵衣的夏红随意披着一件外衣跑到隔壁林逸的房里,掀开他的被子,不等刚惊醒的林逸回过神来,纵身扑入他的怀中。一具柔软滑爽的肉体钻入怀里,感觉到身体主人的栗栗颤抖,林逸意识到一定是夏红被这惊雷恐吓的。顾不上那舒服的感觉,忙安慰她:“别怕!有我呢!别怕!”

平静下来的夏红在林逸的怀中好安心,好舒心,慢慢地睡着了。可我们的林逸主席却受罪了,软玉入怀,又不能乱动,难以入眠啊!熬到黎明时才模糊入睡。

清晨,夏红醒来,感觉自己躺在一个温暖的身体上,才想起昨晚的事。夏红动了动发酸的身体,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小手放错地方了,握住了什么东西,她马上明白那是什么,连忙把小手松开。抬头看了看还在熟睡中的林逸,面带着微笑的睡意,坏坏的。夏红心里一种颤栗:“他醒来了吗?”轻轻推了推林逸的身体,没有一点反应。

“睡着了都那么坏,害得人家担惊受怕的!”夏红轻嗔,然后伏下身体轻吻了一下林逸的脸,重又倒回他的怀里,那只小手放在他的胸上不停地画着圆圈,有点留恋林逸的温暖,一时不想起来。

林逸惺忪醒来,侧看一下靠着自己的夏红,见其腓红着脸,水汪汪的眼睛满是情意地望着自己,他马上清醒过来,慌忙掀开被子站起来。这时才发现自己很不雅观,不该露的都差点露出来了,连忙整理好。夏红很幽怨,但看到林逸的狼狈相,脸更红了,羞涩地低下头。林逸穿好衣服,帮夏红盖好被子后,逃似的出去了。还是躺在温暖被中的夏红又陷入孤独,心里却是寒寒的,她委屈地落下两滴清泪。

咸丰皇帝高高地坐在大雄宝殿的龙椅上,威严地扫视下面低垂着头唯唯诺诺的一班大臣,气不打一处出:“若大的一个满清帝国,怎么两年时间不到,就把江南丢失了大半?打船坚炮利的西夷不过,还说得过去,怎么就连刚爬上岸的泥腿子也打不过呢?”

咸丰皇帝看起来相当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可脸色色泽暗阴,明显地酒色过度,空亏了身子。这个“骑着马背上生活的民族”入关近二百年,过着安逸奢侈的舒适生活,完全被汉文化同化,已没有先祖前辈们的那种锐气与进取了。

咸丰皇帝,全名爱新觉罗•奕宁,是道光皇帝的第四皇子,生于1831年,与自己的皇弟爱新觉罗•奕诉明争暗斗皇位多年,终于在1850年二月25日,他的父亲道光皇帝病重,召集宗人府宗令载铨、御前大臣载垣、端华、僧格林沁、军机大臣穆彰阿、赛尚阿、总管内务府大臣文庆等,公启秘匣,宣示御书“皇四子立为皇太子”后,正式登基皇帝大位,彻底取得了皇位之争的胜利。

“难道你们就没有一点良策吗?朝廷内忧外患,不能为朕分忧,养你们有何用?”咸丰皇帝过度的激动,脸上有点发白。

“陛下,太平军叛匪自从占领江宁府(今南京)后,发展迅猛,其北伐军直逼京畿重地,已到直隶地区,这是目前我大清王朝的当务之急,应速调重兵围追阻击。而西南贫瘠地区的人民军叛匪,虽战力非凡,可受法兰西帝国的拖累,无力北进,暂不用忧虑。”怡亲王载垣分析。

“载垣亲王,你说该怎么剿灭北伐叛匪?”咸丰皇帝听到载垣的分析,倒也没有那么急了。

“陛下可以调京津兵部侍郎胜保大人负责围剿林凤祥,李开芳之太平军北伐叛匪,另调蒙古的科尔泌郡王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南下灭江宁之太平军叛匪。”载垣亲王进谏自己的策略。

“北面的白俄,西南的叛匪,还有西夷列强怎么办?”咸丰皇帝质问载垣亲王。

“这••••••”载垣亲王一时语塞,也想不出什么万全之策来。

沉思了很多的郑亲王端华走出来说:“陛下,僧格林沁郡王的蒙古骑兵是一定要南下的,太平军叛匪所据之地是我大清富饶之地,赋税的丰源之地,那是大清的经济命脉啊!北面白俄这一下还不会再度进犯我大清,必竟有条约所束。江南各地匪情,仅仅依靠朝庭的兵力恐怕远远不够,臣奏请陛下下旨准允江南各省府地方大办团练,以汉制汉。而西洋列强不外乎是想要点银子,喜欢通商,我们都可以给予考虑,只要能满足他们,我们还可以借他们的利炮火器镇压扑灭叛匪,以夷制汉呢!”

“好一个以汉制汉,以夷制汉啊!”咸丰皇帝大悦,下旨:“拟载垣亲王负责以汉制汉事宜,奕诉亲王负责以夷制夷事宜。”

在满清大臣中,奕诉是最亲西方的,他是道光皇帝的第六子,被尊为恭亲王。他从小聪明过人,文武全才,深得父皇道光帝的赏识,但由于缺乏经验,不擅于揣摩老皇帝的心理,在与四阿哥奕宁争夺皇位中失败。壮志未酬,他曾一度悒郁和哀怨,万般无奈,却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此后,他谨言慎行,心态平静,曾一度得到咸丰皇帝的信任,担当重任。

恭亲王爱新觉罗•奕诉清楚地认识到大清帝国与世界列强的差距,由他所负责的满清情报机构,和分析机构详细地罗列了各国各势力的情况。他对满清的危机认识恰恰与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和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肃顺等保守派的认识相反。只有他清楚西南人民军的危害,这才是满清最大的祸害,如果不尽早处置,中华大地将会翻天。

兵部情报司西南密探头目万达斯所组的谍报网络被人民军安全部摧毁后,使奕诉少了许多人民军的情报,这使他焦虑万分,后又组织过几次密探潜入,都以失败告终。“人民军不简单啊!”奕诉还是很赞同端华亲王所提的“以夷制汉”这一策略的。但他更想改革军队,西洋工业化,可是他呈上的许多情报和建议都被束之高阁,或泥沉大海。

接到圣旨后,奕诉从北京起程前往上海,准备约见各国公使。上海是第一次鸦片战争后,中英《南京条约》规定开放的五个口岸之一。上海作为对外开放的通商口岸,正式开埠后,1845年,英国用欺诈手段在上海设立租界,接着,美租界、法租界相继设立,后来英租界和美租界合并,成立公共租界。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面积达32.82平方公里。租界成为中国土地上的“国中之国”。开埠后的上海,成为外国殖民主义者在中国倾销商品、搜刮原料的主要口岸。外国资本也先后在航运、银行、洋行、加工、印刷、制药、建筑、公用事业等领域开办了一批近代企业。一批批外国冒险家先后来到上海,投机买卖,牟取暴利。上海成了各国侨民、商人聚集地。各国领事馆大多设于此,驻有长年的公使。

到了上海,奕诉举行私人宴会约请英国、法国、美国、西班牙、奥地利等五公使及夫人。奕诉懂一点英语,年少时曾接触过一段时间的西洋文化。宴会还在热烈地举行中,奕诉邀请五国公使到一个安静的小客厅里商谈。

“尊敬的各国公使大人们,非常高兴您们能光临寒舍。这次我宴请大家,是有要事相商。”奕诉用结结巴巴的英语说,后来觉得还是用中文顺畅,又改说中文,由翻译解说。

“大家都知道,我大清帝国最近内乱不断,南方各省农民叛乱此起彼伏,已经严重危及到了各国在华利益。在此前,我大清屡派重兵进剿。无奈,匪兵强悍且多如牛毛,我大清朝廷已不能安全地保护各国政府及各国商人在华的利益了。在此,我谨代表我大清王朝表示歉意,并希望向各国借兵助剿,以确保我大清之安危,及各国之利益。”奕诉叽哩呱啦说了一大通,各国公使似懂非懂,等翻译人员翻译后才明白所以然。

“不,不,奕诉大人,我们并没有危险。我很乐意看到南方农民的革命,因为他们都信奉耶酥,是上帝的孩子。”英国驻沪领事查尔斯•博顿狡猾地辩驳。

“尊敬的博顿公使阁下,您错了,南方各省的叛匪,他们并不真正信仰上帝,是异化了的耶酥教徒。更重要的是你们在长江流域及沿边一带的利益被他们损害了。我想这不是各位想见到的结果吧!”奕诉直接否定了英国公使的想法。

“只为了这一点点利益的损失,我们就必须牺牲我国许多士兵的生命吗?奕诉大人,你主要是想借我们之力助贵国剿匪吧!”西班牙公使劳斯•劳尔斯摇了摇头。

“是的,不必讳言,我不否认我大清有借兵之意,但请你们注意的是,只有在我满清的统治之下,和平安宁的大清国才能保证各国即得的利益。”奕诉并没有过多地辩解。

“我们出兵,大清国能给予我们什么好处?要知道路途遥远,出兵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法国公使班塞•弗特说。

“我们要求清国开放更多的口岸,长江流域所有重要的码头一律开放。我们的军舰可以自由地出入长江入海口。”美国公使格里菲斯•克朗提出了过份的要求。

奕诉很气愤,还没有出兵,就开始狮子大开口了。

“我国人民必须被允许能到大清内陆游历、经商。”奥地利公使也不甘落后。

“所有的事情我们都可以慢慢协商,剿灭叛匪是为了我们大家共同的利益。只要大家请求本国政府出兵,我大清政府是不会亏待遇大家的。”奕诉知道仅凭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是不足以说动这些贪婪的外国人的,所以又抛出许多私人诱惑。他轻拍一下手,五个下人端上五个盘子,奕诉一一掀开盖着的黄绸,五国公使大人的脸上瞬间现出惊滞的表情,倒也没有当场出丑,去抢那盘中之物。

奕诉明白五国公使碍于公职,不能随意私下接受它国的礼品。接着说:“各位公使大人,等宴会结束后,我会命下人帮你们把这些东西送到各自府上的,还望笑纳。”

“多请奕诉大人的美意,出兵之事兹体太大。我国政府需要商议,但请大人放心,我会尽力促成此事。具体给我国的优惠条件,还请贵政府仔细斟酌,须令我国人民满意才好!”英国公使查尔斯•博顿进一步的要求。必竟国家大事,不是一个人能作主的。

其它各国公使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双方同意可以举行一个大清国与英、法、美、西、奥五国关于协商“借师助剿”的谈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