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一部 第五十三章 东征失败影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那天玛丽娜之所以没能按时赶到,是因为她被她的家人软禁了。早在几天之前,玛丽娜发现自己住处周围突然多了几个彪悍的守卫,便觉奇怪,待其准备出门时,守卫竟然莫名其妙地阻止:“玛丽娜小姐,对不起!请您留步,威廉亲王请小姐这几日不要出去!”

玛丽娜不满地问:“为什么?”

守卫摇摇头,只是一味强调这是老威廉亲王的命令,他们只是遵令行事,其它一概不答。玛丽娜胡闹几次,守卫不为所动。玛丽娜迫切想回到中国,她对林逸的思念无处释放,人气急得大吵大闹,把情绪全放泄到打门砸窗上。

这几天里,里面的动静这么大,却没有一个人来探望,玛丽娜明白这是家里人的统一行动,她休想能得到任何人的帮助。

家里人再也不准玛丽娜私自离家出走,更别提到那遥远的远东世界了!玛丽娜不知最后还能不能回到林逸的身边,她心在泣血,茶饭不思,只是几天时间便憔悴许多。

第二批运往远东中国的设备启程几天后,玛丽娜的母亲及姐姐、妹妹才在老威廉亲王的准许下,进来看望她。看到美丽开朗的玛丽娜如今变成这般模样,母亲、姐姐、妹妹、弟弟都心痛落泪,边安慰边流泪,却谁也没有一个好主意!玛丽娜一直默默无语,她的心早已坠入黑洞。

关于玛丽娜的事,人民党驻普鲁士王国代表处由杨路出面向普鲁士内阁提出强烈抗议和严重交涉,但普鲁士内阁外事部门的人却只是很有礼貌很有风度地说:“对不起,杨主任!玛丽娜是普鲁士人,不具备人民根据地外交身份,不能享受外交特权!至于玛丽娜家人与她本人的矛盾那是她们的家事,内阁政府无权干涉。”

杨路无奈,只得退而求其次要求与玛丽娜见面。

负责接待的普鲁士外交官员抱歉说:“需经过玛丽娜家人及其本人的同意,我们无权做主,但我们可以把人民党的这一要求转交给玛丽娜家人及其本人,如有消息我们会即刻通知你们。”

当杨路提出其它的要求并表达其强烈的不满时,普鲁士外交官却热情地邀请杨路去他乡下的庄园度假,或是很真诚地请他共进午餐。“这不是明显地想叉开话题吗?”杨路想想他们也确实无能为力,只得作罢。俗话说: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

半个月后,杨路终于与玛丽娜见上面,这时的玛丽娜已恢复自由,可以在普鲁士王国范围自由地活动,但老威廉亲王利用家族势力向所有的边防、码头、口岸等以官方名义下文禁止玛丽娜出境,而且还让普鲁士王国的外事部门取消了玛丽娜所有的出境证明,现在的玛丽娜不仅不能踏出普鲁士王国半步,就是作为非法难民偷渡都不行。

玛丽娜忧郁地告知杨路一切,掏出一封私信道:“杨主任,我写了一封信,请你转交林主席!”

杨路安慰:“玛丽娜小姐!请您放心,我们还会继续努力争取你真正的自由,林主席知道后,他不会不管的。”

玛丽娜满含热泪,非常感谢杨路的努力,却不敢抱太多的希望,轻叹一声道:“既然暂时不能返回中国,便让我在普鲁士为他做点事吧!”

杨路动情道:“玛丽娜小姐!林主席感激你,人民根据地感激你!”

“林逸不是要我扶助一个叫俾斯麦的人吗?现在正好有时间好好地策划一下了!”想到还能为林逸尽一点力,玛丽娜心里苦中带甜。

她告辞离开后,杨路把有关她的情况以内部报告形式及她写给林逸的私信交给专人一并带回了国。

进入十九世纪三十年代以后,法国经历了由法国巴黎工人、手工业者、士兵和学生发动的“七月革命”——1831年10月里昂工人起义——1834年4月9日里昂工人第二次起义——1848年2月22日巴黎工人、学生、市民发动的“二月革命”——1848年6月22日国家工厂工人的“六起起义”等革命,到“六月起义”失败后,拿破仑的侄儿路易•波拿巴攫取法国政权止,强大的法兰西帝国也是磨难不断,但由于其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十九世纪中期的法兰西帝国的工业生产能力仍居世界第二位,仅次于英国。法国在海外的殖民地遍及世界各地,成了其商品倾销的自由市场,和其廉价劳动力、低价原料的主要来源地。

当法国远征军在中国被打败,一个完整编制的陆军团被歼灭的消息传入法兰西帝国时,全国上下一片哗然,这次失败无疑重重扇了法兰西帝国一记耳光,使其在西欧列国面前颜面无存,在海外殖民地面前威信扫地。

1852年自封为法兰西帝国皇帝的路易•波拿巴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上接到东征失败的战报,暴跳如雷,当着众大臣的面,叱骂东征将领的无能,士兵的贪生怕死,即刻下令免去东征舰队司令古斯特少将、陆军指挥官邦托少将,法国驻越南陆军少将潘亚尔的职务,同时命令马上召开御前军事会议,讨论相关后续事宜。

对于要不要继续派兵进行第二次远征中国,大臣们在下面争论不休,一方认为法兰西帝国目前正值多事之秋,海外非洲殖民地,当地土著居民反法斗争此起彼伏;北面德意志的统一形迹越来越明显,统一而强大的德意志帝国无疑对法国是巨大的威胁,法国人民怎能允许如此可怕的事情发生?在巴尔干半岛,贪婪的北极熊野心勃勃地想占领整个土耳其,要把土耳其的首都君士坦丁堡变成“沙皇格勒”,这是多么危险的信号啊!谁知道永不知足的俄国人下一步想吞并哪里?何况在巴尔干半岛地区,俄罗斯人已经威胁到法兰西帝国的利益了,与沙俄之战一触即发,在周边此种严峻的形势下,法兰西帝国还应该分兵东征对我们来说是遥远而陌生的中国吗?

一方则认为高贵文明强大的法国人败在愚昧落后野蛮的远东黄种人手上,这是法兰西帝国的奇耻大辱,它使伟大的路易•波拿巴皇帝陛下在欧洲各国君主面前抬不起头来,就是上帝也感到了羞辱!说这种话的人,大多是法国民粹主义分子或是秉承波拿巴皇帝旨意溜须拍马之人。

在民间,此事也引起很大的争议。

“上帝啊!法兰西帝国已经没落,何时才可再现拿破仑时代法兰西帝国的辉煌?”一个激进的法国青年在酒巴里一边喝酒,一边大声地宣泄!

“法兰西帝国万岁!法兰西帝国万岁!打倒黄种人!打倒黄种人!”一些青年跟着起哄,情绪激昂。

“维特老板这个吝啬鬼,我今天辛辛苦苦工作十三个小时,才给我二个法郎,一家四口人可怎么活啊?法国革命十几年了,统治者换了一批又一批,人民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依然生活在困苦之中,遥远的东方,与我们何相干?那里的人民生活跟我们一样的痛苦,我们为什么要去打他们?”西塞特刚下班,便与同伴们埋怨起来,他们为这几天有关法国远征军失败的事吵得也是心惶惶。如果政府准备继续远征,他们很可能会被征召入伍,又是妻离子别啊!

“现在的菜又涨价了,面包都吃不起,更别想什么牛排、奶酪了,不知这政府当局是怎么搞的?自家的事情未管理好,跑那么远去管人家的闲事,浪费那么多法国人民的生命,真是造孽啊!”希姆太太看到那不断上涨的菜,囊中羞涩,不由牢骚腹满。

有关远征中国的事,几天的争论,令路易•波拿巴皇帝烦不胜烦,知道这样拖下去,不会有任何结果,“不能让这些吃闲饭的大臣们把时间再浪费下去了。”他决定结束争论。

“对所有侮辱法国人民的人,我们都要反对;对所有损害法国人民利益的事,我们都要制止;对所有阻碍法国人民前进的军队,我们都要打倒。”路易•波拿巴威严地对众大臣说,“我已决定出兵!”然后,他阴森的眼光扫视众臣,见噤若寒蝉的大臣们没人敢接话,于是下令:“组建第二东征舰队远征中国,由梅特叶上将率领,海军五千,军舰二十五艘,其它大小船只九十艘,陆军二万。”

对于皇帝陛下如此快地作出出兵的决定,大臣们没有再提出任何反对意见。显然,路易•波拿巴皇帝早已作好决策,具体派遣多少兵出征都已确定,谁还会不知趣?

有关第二次东征,法国陆军部和海军部又为该以谁为主导的问题争吵起来。第一次东征的失败已使他们产生龃龉,受到路易•波拿巴的训斥后,双方都有怨言,他们推卸责任,相互指责对方,都认为对方应该负主要责任,下面一些激进的少壮派还因此发生斗殴,此事闹到路易•波拿巴皇帝陛下那里才得于平息,但此次事件严重伤了法国陆军和海军的和气,为以后的海军与陆军的配合埋下了祸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