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一部 第五十章 一家团圆

而山 收藏 4 13
导读:中华“逸”史 第一部 第五十章 一家团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在人民军取得抗击法国人入侵的胜利后,玛丽娜回到了普鲁士。十九世纪中期的德意志还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形式上仅仅是近40个邦、各自由市的联合体,其中最有影响力的两个势力就是奥地利和普鲁士,奥地利占首席地位,普鲁士雄踞一旁,同奥地利争夺德意志的领导权。

发源于英国的工业革命也在向名义上的德意志各邦市极大扩展。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初,德意志的资本主义经济取得了显著的进展,煤、铁等重工业部门的产量迅速增长,在德意志各邦中,普鲁士的地位越来越突出,成了经济最发达的邦,它所辖的地区如西里西亚、莱茵省等成了德意志的工业中心。普鲁士的重工业已占了全德的一半以上,普鲁士的一大批资产阶级化的贵族地主,以资本主义方式从事各生产,如制造业,加工来等,把他们的生产同欧洲的市场紧紧联系起来。

1848年巴黎的二月革命袭卷整个欧洲大陆,也推动了德国城邦的三月革命的发生。普鲁士皇帝腓特烈•威尔海姆四世迫于民间压力,修改宪法并且承认人民有集会和言论自由,;所有城邦进行选举,成立国民议会,再组建临时中央政府,由临时国家元首领导。诸侯承认临时中央政府,但临时政府没有自己的军队,警察和公务员,德意志名义统一了,实则有名无实,实际上还是分散的。

德意志经济的发展同政治局面现状发生了严重的矛盾。各邦的分立状态越来越成为德意志资本主义道路上的巨大障碍,也越来越难以容忍了。经济的发展为德意志真正的统一提供了客观的条件,德意志的统一问题被提到了日程上,关键在于采用什么方式和由谁来实现德意志的统一。长期以来,由于奥地利与普鲁士两大势力的存在,双方相互争斗,水火不容,阻碍了德意志的统一。

现在的德意志还是一盘散沙,玛丽娜回欧洲时,林逸叮嘱她:“北方统一而强大的德意志才是法兰西帝国的威胁,而德意志的统一和强大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需要铁与血的政策,那个人可能是奥托•冯•俾斯麦,你去找他,并全力支持他。”

玛丽娜当时很奇怪:“他怎么对德意志的情况知道得那么清楚?居然具体到某一个人身上去了?”她觉得不可思议,“除非林逸去过欧洲,并认识俾斯麦先生,但就是像自己一样生活在普鲁士的人都不知俾斯麦是何许人也啊?”玛丽娜好疑惑。基于对林逸的崇拜和信赖,玛丽娜半信半疑的答应了他,表示自己会照办。

玛丽娜的家族是普鲁士王国世袭贵族,玛丽娜的父亲爱尔森•冯•威廉是普鲁士王国的亲王。她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哥哥最大三十六岁,姐姐三十一岁,已嫁入另一贵族家中。玛丽娜二十三岁,妹妹二十岁,弟弟最小只有十六岁。

家里玛丽娜最大胆,最爱冒险。小的时候,玛丽娜长得活泼可爱,却顽皮精灵得很,胆气不输于男孩,在弟妹受欺负时,她总是勇敢地出来保护,常常把惹事的小男孩弄哭才肯放过。她从未把自己当作是一个女孩,当她意识到自己还是有别于其它的男孩子时,时间已经偷偷过了十三年。此后,她的胸部疯长,人愈发美丽迷人,那些被她欺负习惯了的小男生成了她忠实的追求者,时常幻想心中的梦中情人——玛丽娜什么时候才会用她那软弱无力的小玉手,再次捶打他们壮硕的身躯?不过,玛丽娜从未让他们如愿过,而是把小玉手伸到国外,捶到了一个傻傻的中国人身上。

现在她的小弟小妹性格上有向她靠拢的趋势,一年半的时间里,除了罗伯特带回一点有关玛丽娜在中国的片语消息外,得不到任何有关玛丽娜生活状况的消息。每天全家在共进晚餐时,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她来,特别是慈祥的母亲总是泪痕满面啊!为此,威廉家族没少去找罗伯特的麻烦,但当他们从罗伯特那里听到丁点玛丽娜的消息时,又对他感激涕零的。

回到普鲁士家中的玛丽娜,见到久别的亲人高兴得失声痛哭。突如其来的惊喜,令全家的人激动万分,母亲、姐姐、妹妹三个女人抱着玛丽娜哭成一团,久久不愿松开,转而又破啼为笑,玛丽娜能够平安回来,这是值得高兴的事。

全家人心情平静后,兴奋地围着玛丽娜问这问那,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玛丽娜应接不暇,就恨自己少长了一张嘴。比之以前,玛丽娜风采更甚,身材更显丰韵成熟。作为女人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玛丽娜的姐姐菲丽娜偷偷地问她:“玛丽娜,你是不是结婚了?”

玛丽娜脸现红晕摇了摇头,菲丽娜心中有疑惑,但没有多问,因为现在不是详问的时候,她决定待到四处无人时再细细询问。

玛丽娜给大家讲了世界各地许多的秀丽风光以及不同的风土人情,又特别详细地讲了中国的,这些都强烈地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当玛丽娜讲述神秘的远东中国正在发生革命时,大家听得津津有味,玛丽娜的父亲与哥哥更是特别地用心去听,拥有普鲁士王国公职身份的他们是很关心世界各国的政治形势的。

讲到中国的革命,当然得提到一个人,每每提及这个人的名字时,玛丽娜都流露出思念、崇拜、兴奋的神情,全家人敏感地意识到玛丽娜定与此人关系不同一般。玛丽娜最小的弟弟塔兰•威廉从小就崇拜英雄,此时,他痴痴地想:“林逸真有姐姐玛丽娜所的那么厉害吧?真那么年轻就创造了那么大的事业吗?”

到了晚宴时分,一年多来全家首次团圆共同进餐,气氛很热烈,餐厅里又有了往日的那种全家团团圆圆,融融洽洽的美满幸福氛围。晚餐后,玛丽娜洗漱完毕,坐在整理一新的卧室里,透过窗户望着高挂在穹空上的月亮,自言自语道:“不知道远方的他现在在干什么?还在战火纷飞的前线指挥作战吗?”

这时,卧室门被推开,姐姐菲丽娜、妹妹思兰雅、弟弟塔兰•威廉走了进来,父亲和哥哥有事外出了,母亲在指挥佣人忙于家务。玛丽娜让她们三人坐在自己的床榻上,小的时候,她们姐妹兄弟几个就喜欢晚上滚在一张床上戏闹。三人挨着玛丽娜坐下,显然她们还处于姐妹久别重逢的兴奋中。

“玛丽娜!告诉我们,你是不是有爱人了?”姐姐菲丽娜忧虑地望着玛丽娜,她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妹妹思兰雅充满期望,弟弟塔兰•威廉倒无所谓。

“是的。”玛丽娜认真地点了点头。

“是谁?外国人吗?”思兰雅急切地问。

“是的,他叫林逸,中国人!”玛丽娜心里充满甜蜜。

“是那个年轻的英雄?伟大的人?”塔兰•威廉兴奋极了。

“是的,就是他!他是姐姐的最爱,我这次回国就是受他所托。”玛丽娜抓住弟弟仍显娇嫩的手。

“中国人?玛丽娜你疯了?家里人会同意你们吗?何况遥远的东方世界,野蛮而落后,太远了!”菲丽娜更关心现实问题。

“不,我爱他,没有他,我的生活没有任何意义!”玛丽娜坚定地说。沉思一会儿后,她开始讲她与林逸的事。

菲丽娜与思兰雅惊讶于林逸会讲流利的英语,会创作优美动人的英文歌曲(其实只是那天洗完澡换衣服时,唱了一首后世007系列《黄金眼》中的主题曲,正好被玛丽娜听到),还会跳欧洲上流社会的交际舞,更是对欧洲的历史、文化、政治、地理了如指掌。

她们俩还被林逸与夏依浓惊险的爱情经过,林逸与马紫芳漫浪的爱情故事和林逸与妹妹玛丽娜曲折的爱情经历所感动。她们想象着林逸拿着鲜花迎接女孩子的动人情景,她们也为林逸笨笨地被三大美女欺负的逸事发笑。

而玛丽娜的弟弟小威廉却很为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抱不平:“女人怎么能如此欺负英雄呢?”他更多的是被林逸发展武装、英勇战斗、神奇指挥的故事所打动。

“他长得帅吗?”思兰雅问出了憋在心里很久的问题。

玛丽娜充满了幸福,描绘着林逸:“他修长的身躯,短短的头发,精神抖擞,炯炯有神的眼睛,配着性感的嘴唇,英俊极了。”有一点玛丽娜是不好意思说的,也是她离不开林逸的原因之一,就是她特别敏感林逸的体温,身体部位只要与林逸接触,她都会反应过敏,这一点也是最要她命的,现在就是想想都令她身体发热。

菲丽娜她们三人想象着林逸的样子,被玛丽娜描绘得如此优秀的男人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她们聊了半个夜上,弟弟小威廉被赶出玛丽娜的卧室后,三姐妹又吵吵闹闹好一会儿,困极了,方相继熟睡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