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一部 第四十八章 夏红来南宁

而山 收藏 3 13
导读:中华“逸”史 第一部 第四十八章 夏红来南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这几天,林逸接到不少喜报,大多来至于工业部和科学院。工业部的消息是以简报和工业日报的形式呈上,而科学院的消息则以高级内参和机密文件形式上呈。南方重型工业公司筹建的水泥厂、玻璃厂都已建成并有了量产,而他最关心的拖拉机厂、汽车厂,也造出几台样车,正在测试。

目前对拖拉机,汽车反应最多的问题是震动太大,车轮不经磨,开始采用木制轮胎,后又换成铁轮胎,铜轮胎,效果都不甚理想,不是这个问题就是那个问题。林逸看到这些,自然知道橡胶轮胎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于是,他在简报上批示:大力种植橡胶树,建立橡胶厂,轮胎厂以解决机动车轮胎问题。

“送上来的拖拉机,汽车样图怎么头部这么大啊?占了组件的三分之二?还是蒸汽式的?内燃机上次不是说搞出来了吗?”林逸有点不明白,“可能技术还不成熟吧!毕竟自己也仅是给了他们原理和一个大概的外形图,里面的结构自己也是朦胧的印象。以前自己没有接触过汽车发动机,图纸是照摩托车的发动机画的,也不知到底行不行?唉!也不能太急了,还是让他们慢慢来吧!”他知道心急吃不上热豆腐。

林逸觉得南方重型工业公司发展到今天,太臃肿了,什么东西都造,已违背自己当初的意愿。“那些仅是关系百姓日常生活的厂该卖的还是卖了吧!一些涉及科技研究成果的可以收一些专利使用费或技术转让费都行,像水泥厂,玻璃厂就可以卖。”林逸想。

科学院分支研究机构与南方重工,南宁理工大学,昆明技术学院依据林逸提供的图样和原理联合研发的发电机也获得成功。林逸对此也作了批示:“再接再厉,各种动力发电机,特别是水利发电机将是未来主流方向。”他把这些批示一并交给了工作秘书。

工作秘书走出房门后,遇到一个人,他刚想进去叫唤林逸一声,这个人摇了摇手,伸出玉葱般修长的食指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秘书会意地点点头,蹑手蹑脚地走开了。林逸伏在桌上写着东西,突然双眼一片漆黑,柔滑蚀骨的触感首先从眼部传来。林逸伸手抓住对方的双手,问道:“谁?”

没有得到对方的应答,接着是从背部传来更要命的酥麻感,一对丰满柔软的球体紧贴在上面。林逸挺直身躯,想脱离那致命的接触。对方却更进一步挤压在他的背上,不时地还摇摆着身体,造成无意识地摩擦。

林逸知道这个时候不能乱猜了,每猜错一次,都是对对方无意识地伤害。但他知道能无声无息地进得了自己房间的,肯定是熟人或高级官员。敢如此对他的,可以肯定是他亲近的人,现在又可以确定是一个女的,这样范围缩小很多,不外乎夏依浓姐姐、马紫芳、玛丽娜两个魔女,还有三个小家伙夏红、夏绿、林春了。

他的脑袋在快速的分析:“玛丽娜已回国,夏依浓、马紫芳要来肯定早早就会有人来通知,自己刚到南宁,居无定所的,她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来。林春?她没必要来南宁啊!她现在不正在筹建化妆品厂吗?夏红?夏绿?倒是很有可能因工作关系来南宁,夏绿负责的是昆明烟厂,并没有管具体的事务,应该不会来南宁。剩下最有可能就是夏红了。她负责利民银行日常工作,那是很有可能来南宁的。”林逸笃定:“夏红,是你吗?”

夏红好惊讶,好激动:“你怎么知道是我?我做得好隐蔽,好突然了的!”然后放下手,移到林逸前面,坐到了他的大腿上,双手箍着他的颈,一对明亮的眼睛眨啊眨的,充满了好奇,充满了不信。

“猜的,这是秘密!”林逸很不习惯夏红这样。

这是夏红第一次在林逸面前如此,以前在夏依浓她们面前,她尽管每每看林逸的眼神都是脉脉含情,可也从没有表现过如此亲密。

“夏红,来坐好,哥哥也不叫,就知道顽皮。”林逸想把夏红推坐到座位上去。

“我才不要像林春那傻姑娘一样做你的什么妹妹呢!”夏红反而坐得更进了,完全窝入了他的怀里。

11月的广西还很炎热,怀中拥着夏红那衣着单薄的火热的身体,林逸就像抱着一团软玉般的火一样,身体马上好明显地有了反应。夏红察觉到什么,脸烧得红红的,头垂低下来。她扭动一下臀部,这下倒好,那硬东西居然钻进两臀之间的夹沟里。隔着裤,林逸只是觉得那东西搁在那不好意思,而夏红心里明白得,那坏东西正顶着自己的入口处,想像着那东西的模样,顿时里面麻痒湿润起来,胸部也好麻好胀的。夏红挺直身躯,站起来,抱着林逸的头部按在自己的丰乳上,拼命的摩挲,可是这样越摩越痒越胀,只是一转眼工夫,夏红拉上自己的上衣,急切地把处始之奶第一次塞入男人的嘴里。林逸本能地吸吮两口,吐了出来。夏红急了,那种麻痒的感觉好不容易阻止一会儿,现在又卷土重来了,而且是更加难于忍受。夏红夹拿着还挂着林逸晶莹唾液的大奶四处找他的嘴。林逸到处躲避,夏红那鲜红娇艳的奶头在林逸的脸上撞来碰去。夏红情急之下,松开自己的乳房,双用抱着林逸的头,低头亲吻起来。

“夏红,别这样,会出事的。”林逸一直想稳定夏红的情绪。他知道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就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也会被诱惑下去,何况他自己也有快两个月没有做了,也好想得很。

夏红现在处于颠狂状态,那听得了那么多?只知一个劲的想要,想一个劲的索求。林逸有点撑不住,全身心的火都被夏红给撩了起来。夏红吮着他的舌头,好像找到了甘泉,就想把它吸干,吮得没完没了。

林逸的双手抓住夏红仍大半裸露在外的双奶,又是摸,又是捏,又是掐的。突然,他猛地低头衔住夏红的左乳,吞没了饱满的乳房一大半。夏红“哦”的一声轻叫,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裤内,抓挖起来。一会儿,夏红抽出的这只手居然扯出一根根晶莹的银丝出来。林逸也看见了这淫糜的一幕,大脑反而清醒了,连忙推开夏红,站起来,说:“夏红你静一静,我出去透透气。”不等夏红回答开门走了出去。

夏红清醒,很不好意思,不过更多的是失望!是失落!

夏红这次来南宁的确是为了利民银行的事,利民银行目前已是根据地第四大银行,而且在很多方面已接近甚至于已超过了第三大银行——发展银行。利民银行吸收的储蓄存款比发展银行少,可放贷量比发展银行多。在管理与软服务上因为采取的是林逸所提供的后世一些现代企业管理理念,可以说是根据地最好的。只是因为是一个新生银行,基本金太少,才一直落后于几家以老字号为股东组成的银行。

利民银行为了解决金融储蓄量问题,准备开埠新的分行,夏红来南宁就是为了筹建利民银行南宁分行。不想,到了南宁之后,在广西省政府办公大厅里登记备案时,遇到纪律委员会罗孝严主任。罗孝严看见她很惊讶,随即询问马紫芳小姐来了没有?并告诉她林逸主席现在在南宁。夏红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得忘记自己是在哪了,抓住罗孝严又是叫又是跳的。待问清林逸的住处后,便直奔林逸下榻处,接着就发生了上面那一幕。

晚上,林逸叫夏红跟自己一起吃饭。“一个女孩子不要到处乱跑,现在还是战争年代,很危险!”林逸边吃边对夏红说。

夏红才不理林逸那一套呢!说:“我们利民银行有的是警卫保镖,何况这一次来南宁也不是我一个来的,大大小小有三十多人。”不过,夏红除了办事外确实不想去别的地方,她就想呆在林逸的身边,这个不用林逸吩咐。如果林逸不在南宁,那倒又另当别论,她还是想出去走走,看看南宁的风土人情。

晚餐两个人吃,桌上只上了四个菜,夏红从林逸处知道玛丽娜小姐回欧洲了,见其天天为工作操劳,身边又没有一个女人照顾饮食起居,人已削瘦许多。她爱怜地看着津津有味吃着饭的林逸,心里很不是滋味。林逸左看看,右瞧瞧,伸手在脸上左摸摸,右摸摸,“没有什么啊?”林逸心里想。见夏红还在凝视自己,便好奇问:“夏红,我有什么不妥吗?”

夏红轻笑一声,帮他夹上一些喜欢吃的菜,说:“是没有什么。”

“哪你这样瞧我干什么?怎么不吃?不好吃吗?吃不习惯?”林逸反问。

这菜夏红是不太喜欢吃。“身为根据地最高长官,他也吃得太简单,太随意了吧!”夏红想。她知道政府有规定,出外公干的工作人员,按标准报销生活费,超出部分需自己掏腰包。林逸身上很少带钱,以前身边都有小姐她们照料着,还不觉得怎么样,现在身边没人,就可怜了。

夏红从身上抽出一张利民银行在各大银行都通用的银票给林逸,林逸不要,说:“自己不缺钱,现在这样很不错。”

夏红想了想,又把银票收了起来,知道就是给了他,他也没有时间去银行取。“看来还是自己在身边照顾他,才放心!”夏红想。

午夜亥时,林逸还在看文件,夏红坐在远处的桌边看书,不时地会站起来给林逸添一些茶水。林逸对夏红说:“你还是去休息吧!明天你不是还有许多事要办吗?”

“不要紧,我等你歇息后才去睡。”夏红不看见他睡下,怎么能安睡?便道,“小姐以前不都是这样陪着你的吗?”

林逸无奈,只好随她了。子时,夏红撑不住,伏在桌上恬然入睡,广西南宁秋日里的子夜凉寒丝丝,林逸拿起一件外军衣给夏红披在身上。林逸看完文件,时间又了半个时辰,见夏红仍未醒来,便把夏红横抱着放到了床上。

早晨醒来,夏红发现自己睡在林逸的床上,知道是林逸抱自己上去的,心里泛起一阵阵的羞意与甜蜜。起床后,发现林逸不在,走到房外,看见林逸与几个警卫在做军体操,身姿矫健优美,动作遒劲有力。想想林逸每做完操后,都要洗一个澡,马上转身去为他准备洗澡水。但她有一个疑问:“昨晚他是睡哪的?”进屋看见在林逸看书的座椅上有一床毛毯,明白了一切。不由心里对自己一阵责怪:“这哪里是照顾他啊?反而是被他照顾嘛!”好一阵惭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