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一部 第四十七章 整肃纪律

而山 收藏 3 9
导读:中华“逸”史 第一部 第四十七章 整肃纪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在南宁市市政府面临重大改组时,由于林春礼的强烈推荐,而那时的田益民在各个方面也确实表现出了自己不俗的能力,在个人问题上也没有什么不检点的地方,人民党组织部通过了对他的提名。林春礼升为广西省省长后,田益民接任他成为南宁市市长。成为一方主官,做主的事情多了,问题就出来了。不过,在整个审查过程中,田益民只是贪财,收受贿赂,并没有卷入万达斯的间谍案中。

罗孝严来南宁的目的主要是整肃广西纪律。人民军发动桂林战役时,在广西东北角的贺县及富川两县发生两起叛乱事件,两地的民兵营都被清政府成功策反,当地的人民党政务人员,民兵营中的政工干部,军校学员及部分亲人民党的进步人士等悉数被杀。虽然不久叛乱便被解放桂林城后的人民军南下扑灭了,但当时严重地拖了“桂林战役”的后腿,致使当时任桂林战役总指挥的胡野林少将,摸不清情况,不敢轻意地对桂林发起攻击命令。直至两天后,军情部特工报告,那里仅是内部叛乱,胡野林才敢大胆地攻击桂林。要不是敌我力量悬殊,后果还真不堪设想呢!

这次叛乱的负面影响相当恶劣,可以说是人民军登陆以来发生的第一次大规模的叛乱行为。发生这么多事,尽管有人民党干部人才奇缺的因素,但广西的党务、政务、军务等方面的纪律,在人民党常委会上都认为已到了非严肃整治不可的时候了。

驻昆仑关的第五军第四师第三团接到林逸的亲笔信后,团长马国力及政委刘强没有犹豫,立即命令部队开赴南宁城,进驻南宁城郊。密令中要求第三团严密监视南宁预备师的任何一举一动,必要时可以军管南宁城。马国力和刘强是琼台讲武堂第一期学员,是朱达最初从大陆招来的流浪孤儿,他们年纪较小,是比较晚进入战斗序列的讲武堂学员。

林逸一行人搭乘的火车开到离南宁市十五公里处时,林逸突然决定暂时不进城,吩咐工作秘书去安排一下,让火车在离南宁市十公里处停车。下车后,他转道去了南宁市城郊的金鸡村新兵训练营。为了弄清楚南宁城内的真实情况,他还命令随行参谋部的一位高参——陈辞少将和部分工作人员不必下车了,先行进城。进城后,他令陈辞少将持他的命令书以参谋部的名义,召开南宁地区营以上军事长官会议,实则是实施软禁,暂时剥夺那些军官对军队的指挥权;然后,再与在南宁城内的人民党中央常委委员罗孝严,安全部部长蒋坚,检察院院长成雨联系。

林逸还对陈辞少将说:“如果他们问起我为什么没有进城,你就说我到金鸡村视察新兵训练情况去了。”

南宁城很平常,唯一热闹的地方就是外交部驻南宁办事处,中外双方代表还在里面面红耳赤地争吵不休。陈辞执林逸令以参谋部的名义把那些军官安排到南宁军校学习后,不理那些感到莫名其妙的军官们,便出城迎接林逸去了。

林逸进入南宁城,罗孝严、蒋坚、成雨林立马赶到他的住处,向他汇报整肃广西省纪律方面的情况,并请示对相关人员的处理。

“涉及间谍案人员,各为其主,能教育的教育,不能教育的强制劳动吧!只要没有牵涉到人命案,没有违反根据地其它法律法规,就照此处理。纪律委员会和相关调查部门制定一部《临时安全法》出来吧!以后就按此法处理相关的案件。有法可依就好办事,不必再找我请示了。”林逸吩咐罗孝严

“田益民贿赂案,行贿受贿双方都得严惩,依法从严办理吧!该处死刑的不要手软。”林逸想到后世轻行贿重受贿的处罚的社会效果并不理想,觉得双方都重罚可能会有效些。

“叛乱事件,要充分吸取教训,以后每一个地方的本地人不得担任军事、政治、政务、党务、警务主官。”林逸觉得小团体,本位主义很害人。罗孝严、蒋坚、成雨林把林逸的指示详细记录下来,准备遵照执行。他们觉得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防范一些事态的发生,是很好的办法。这些指示许多都会被补充编入到各行各部门的实施细则中。

林春礼这两天察觉到南宁市有点不对劲,等到罗孝严把发生的事情通报他时,他很震惊,自责不已。“难怪驻昆仑关的第五军第四师第三团开到南宁城郊来了。原来,林主席有点不放心我啊!”林春礼暗忖,“这也难怪,南宁市军、政、警的高官都出了问题,南宁市市长还是我极力推荐的多年好友,任谁也不可能放心啊?这些事件的发生,我应负许多责任。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未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没异心,也就没必要疑神疑鬼的,就等林主席来处理吧!”

林逸进城后,林春礼没如罗孝严等人一样,马上去见林逸,而是在处理那几件事件后留下来的烂摊子。他认为事情已发生,汇不汇报,请不请罪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怎样弥补事件所造成的损失和消除事后的影响,这一点,林逸很欣赏。

林春礼处理完这些事后,没顾得上吃饭,慌忙赶往林逸处。林逸正在吃晚饭,手里还拿着份南宁日报,边看边吃,这是他的习惯。

看见林春礼急促地走进来,脸上还挂着汗珠,他向林春礼招了招手说:“林省长还没有吃晚饭吧!来,来,坐下,随便吃点!”他面前只有一菜一汤,就又吩咐工作人员再上两个菜。

林春礼心里忐忑不安,战战兢兢道:“林主席我是来请求处分的,我••••••”

林逸摆了摆手,不急道:“吃完饭再说,空着肚子搞不好工作。”

林春礼只好坐下,但有点拘谨。

“林省长现在的字又有长进啊!‘宏昌制业’四个字,想来是你写的吧!”林逸不紧不慢地边吃边说。

吃相难受的林春礼一怔,不知林逸这话是褒还是贬?忙说:“岂敢!岂敢!见笑了。”

“书法可以修身养性,陶冶情操,如果是为名所累,图虚名,那就适得其反了。接受这种请求多了,人的心态是会发生变化的。”林逸不经意地看着林春礼。

林春礼顿时明白,林逸之意是指一个高级官员社会活动过多,对工作不利,阿谀之人的奉承会使人迷失方向。他脸微红,很是惭愧!

“林主席年纪轻轻,竟有如此人生感悟,如此平和心态,实仍伟人也!”林春礼暗赞。

林逸接着说:“选择大于努力,选对一个方向,用对一个人,所达到的效果要比一个人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工作效果更好。”

林春礼赞同地点点头。

吃完饭,林逸对林春礼说:“用人失察你之过,人之失职其之过。你写一份报告给人民党中央委员会吧!你先回去!广西人民需要你。”

林春礼没有受到林逸的叱骂,更多的是教导,他知道这是对他的爱护。“自己大公无私的工作,还是得到了林主席的认可。可能一些工作方法没有得到他的认同,那还是可以改进的。自己跟林主席还有不小的差距啊!”林春礼暗暗思考,“只有认真学习,改变思想,才能跟上林主席的步伐!”

林春礼回到家中,已是戌时,进到屋里,看见大大小小一窝人正在哭哭啼啼,不知怎么回事?原来全是老友田益民的家眷。他们见林春礼回来,纷纷起来,一位年近七十,白发苍苍的老太婆,被人搀扶着向他走来,那是田益民的老母亲。林春礼赶紧跑过去扶住老太太说:“老夫人怎么来了?要多注意身体啊!”

“林大人,请救救我儿吧!他可是你多年好友知己啊!他还是你邀请出山的呢!”老太太哭喊着哀求。

“老夫人,不要急,注意身体!请坐下再说。”林春礼想扶着老太太坐下,而老太太死活不肯,反而一下跪在地上。其它的人也跟着一起跪了下去。林春礼慌了手脚,扶谁谁也不肯起来,急得直跺脚!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承受不起啊!有话好好说,大家都起来说话。”林春礼有点怒意。

“你不答应,我们就不起来,现在只有你能救得了益民了。”田益民的结发妻子悲伤欲绝。

“现在问题还在调查中,谁也不好说什么!等事情清楚后再说吧!你们先起来。”

田益民的家眷不相信,他们认为就是田益民真的有事情,林大人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还不都他说了算?没有一个肯定的答复,他们怎肯起来?

局面一直这样僵持着,林春礼很为难,无奈对外叫道:“警卫!”

“到!”一个值班警卫军官从外房进来。

“你叫两个班的战士把老夫人一家人搀扶起来,他们还没有吃晚饭,你给他们安排好,费用由我负责。”林春礼吩咐。

田益民的家眷还是不肯起来,可两个班的战士孔武有力,两人一组,每组搀一个,把他们全安排到省府饭厅吃饭去了。

“今后下班后,不准放任何无关的人进来!”林春礼心力交瘁,对外面的警卫命令。

林春礼好不容易歇息一下,想到田益民的事就好生为他可惜:“老友才高八斗,能力一直在我之上,平常生活不拘小节,可他怎么就会放糊涂如斯呢?现在根据地的做法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任何朝代,也怪自己没有多多提醒他,可他也参加过南宁政治学校高级进修班的学习啊?一些基本的法律法规应该是很清楚才对啊?查实收受贿赂的数额为一万五千华元,依据《公务员临时法》,应该是要判死刑的了。这哪能救得了他啊?”

“在林主席面前求情?就是说话都有点紧张,哪还有胆去说这种违纪的话?目前我看还没有哪个有胆敢这样去做。”林春礼想到刚刚与林逸见面的情景,还心有余悸。

“田益民的事自己是有责任的,救他的命看来已不可能,只好在他的家眷方面自己多尽点力了。”林春礼抛开这些胡思乱想,想到林逸对他的要求,决定还是先把那份对人民党中央委员的检查报告写好再说,“该负的责任还是要负的,该怎样处理就接受怎样的处理吧!”

过了十多天,公元1852年11月2日,南宁市检察院发布公告,各新闻媒体头条报告:

原南宁市市长田益民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四次贿赂,分别为五千华元、三千华、三千华元、四千华元,总额为一万五千华元,没收非法所得,处死刑。

原南宁市警察局副局长万达斯犯间谍案,行贿五千元,并与一起命案有关,没收所有财产,处死刑。

原南宁市预备役师第二团团长李维山犯间谍案,与一起命案有关,处死刑。

原南宁市教育局群教处处长方圆,原南宁市工业局调查处副处长孙智,统芳贸易商行掌柜任思维及其它成员一百三十一名人员犯间谍案,受强制劳动三年。

商人陈宽扬行贿原南宁市市长田益民三千华元,罚五千华元,强制劳动二年。

商人申富民行贿原南宁市市长田益民三千华元,罚五千华元,强制劳动二年。

商人张铁东行贿原南宁市市长田益民四千华元,罚一万华元,强制劳动二年。

这一新闻公告震动了整个根据地,百姓的法制观念大为加强,商人的经济活动更为规范,政府廉洁奉公的工作效率大大提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