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一部 第三十六章 湛江战役(二)

而山 收藏 3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公元1852年9月8日,桂林战役打响。桂林山水甲天下,山青、水秀、洞奇、石美,神姿仙态的峰林,幽深瑰丽的溶洞和神秘莫测的地下河与景象万千的漓江及其周围美丽迷人的田园风光融为一体,形成了别具一格的“桂林山水”。“桂林”因“玉桂成林”而得名,每年农历八月秋风宋爽的时节,正是桂花盛开、香飘四野的时节,浓郁的芳香扑面来,真是:“芬芳丹桂满山城、花市端宜赐今名”。

清辙美丽的漓江穿城而过,单个独立的石山郁郁葱葱,农耕后饮的桂林农家跟往常一样,休闲地做着晚饭,美丽的漓江姑娘在夕阳下梳洗长长的美发。突然,从远处传来隆隆的炮声,接着一阵喊杀震天,占据绝对优势的人民军从东西两面强攻,早已成惊弓之鸟的残弱清军象征性的抵击了一下后,便向湘桂边界退去。仅仅两个时辰,桂林城便换了天。

两天后,林逸接到五百里加急报告,得知桂林城被顺利占领,于是,豪情万丈命令:“攻打赤坎!”

将近一个月,人民军围而不攻,法国海军舰队自以为是强大的法兰西帝国吓阻了人民军,现更是趾高气扬了。庞大的铁甲舰艇在赤坎海面横冲直撞,许多渔船躲闪不及,被撞翻了天,船上的渔民纷纷掉入海中,传来的渔民们歇斯底律地救命声和叫骂声,却只是惹来军舰上法国海军水兵们的狂笑,岸上清军士兵由于有求于法国人的保护,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与法国人交战不可避免已是实事,林逸决定先发制人,突然袭击首先解决掉游弋在赤坎海面的五艘法国战舰,然后再围攻赤坎城。他命令完成围歼黄锡平部任务的人民军第三军第二师回师赤坎,并令其派遣一个团及师属炮兵营进驻赤坎对面的麻斜码头。赤坎这边,他命令人民军第三军第三师所属炮兵营在附近海岸构筑炮兵阵地,与对面麻斜的第二师炮兵阵地构成封锁进入赤坎海域的火力网,阻止法国军舰靠近赤坎。

战斗于公元1852年9月21日申时打响,赤坎城中有清军守军三千余人,游弋在赤坎海域的法国军舰仅有五艘,约四百人,由一个叫勃朗的海军上校指挥。

本来勃朗接到岸上清军的警告,说人民军可能会发起攻击,重点会打击他们,但他狂妄自大,对此不屑一顾,仍像往常一样,令三艘法国军舰游荡在赤坎海面。当三艘军舰毫无戒备地穿过赤坎城与麻斜西岸最接近处时,突然几十发炮弹呼啸而来,顿时海面上溅起许多十几丈高的水柱,两发炮弹首先击中一艘吨位较小的法国军舰。军舰燃起大火,舰上法国水兵或被炸死或被炸晕或被炸伤。

被突如其来的炮击打懵了的法国海军一阵慌乱,大呼小叫一片。毕竟是训练有素的西方军事强国军队,舰上法国人很快镇静下来,宁朗号上的乔•享特中校舰长,打出临时旗舰旗令,命令另两舰成“一”字形排开,并马上向在南三岛附近游弋的另两舰法国军舰发出求救信号。

宁朗号了望塔上的哨兵很快发现人民军在麻斜岸上的炮兵阵地,并测出炮位方位和距离。乔•享特中校舰长收到信息,忙升起还击旗令。顿时,大口径的舰炮震耳欲聋地把炮弹泻上麻斜海岸,远处看去,腾起浓浓的一大团烟雾,麻斜炮兵阵地上好多炮位掩体被掀翻,还有两门炮被炸飞上了天,野炮还是不能跟舰炮相比啊!要不是人民军炮兵部队先期构筑了一些防御工事,刚那一轮炮轰,便可结束战斗了,人民军炮兵部队第一次接受血的洗礼。

三艘法国军舰全力炮击东面麻斜海岸,突然,从西北面赤坎城海岸呼啸而来几十发炮弹,这一狠着,三舰军舰不同程度地中了弹,宁朗号受创最重,舰上一百多名水兵伤亡大半。宁朗号大火蔓延随时有爆炸的危险,舰长乔•享特中校只好下令弃舰,上了另一艘受伤较轻的宁杰号。开始已中两弹的小吨位宁特号又中了三发炮弹,引发弹药库爆炸,全舰七十多人全部遇难,宁特号随之倾斜沉入海底。而不能再战的宁杰号也拖着长长的浓烟驶离了赤坎海面。

三艘法国军舰或沉或伤或逃后,人民军炮兵们马上对两岸的炮兵阵地进行修缮加固,他们知道更激烈残酷的战斗还在后头。气势汹汹赶来的另两艘法国军舰在旗舰赛克号的带领下,驶入赤坎海面,迎面碰上伤痕累累的宁杰号。法国海军舰队司令勃朗上校看到损失惨重的法国海军如此惨样,老羞成怒,露出狰狞的面孔,不待乔•享特中校报告损失情况,马上下令舰队驶近赤坎海岸,要好好教训人民军。

勃朗上校命令姐妹舰赛邦号在左边炮轰赤坎海岸的人民军炮兵阵地,旗舰赛克号在右边炮轰麻斜的人民军炮兵阵地。由于赤坎与麻斜相距不远,法国军舰驶入这一海域,便进入了人民军炮兵的交叉火力网。人民军的炮火没有法国舰炮威力,但野炮多,火力也毋庸忽视,相互对射,互有伤亡,法国人并没有讨到多大的便宜。法国海军舰队司令勃朗上校虎头蛇尾,见人民军不可欺,令舰队退出人民军火炮射程。两艘法国舰军得令,只得发泄性地胡乱发射了十多发炮弹,炸毁一些民房,造成一些无辜平民伤亡后,便灰溜溜地逃走了。

战后,林逸接到海战战报大惊失色,在这次海岸炮战中,两岸的人民军炮兵阵地被毁坏殆尽,三十多门火炮被摧毁,三百多名炮兵士兵战死,受伤震晕震聋的士兵达四百多人,两个炮兵营基本丧失了战斗力。这一战后,林逸下定决心要购买岸防炮,发展海军。

失去了法国海军庇护的赤坎城清军守军,就像瓮中的鳖,人民军想什么时候捉,就什么时候捉。晚上戌时,人民军第三军第二师、第三师从西、北两路冲入赤坎城,很快占领了全城。踏进赤坎城,林逸感慨万分:“来之不易啊!”他马上下令,在南赤坎城与麻斜构筑永久性的稳固炮台阵地,以防法国海军再次进攻;并令后勤部马上向兵工厂定购岸防火炮。国内只能生产小口径的火炮,大口径的火炮还得依赖进口,林逸想想刚自己发的命令纯属多余,不由期待道:“希望玛丽娜能早日传来好消息!”

玛丽娜离开林逸后,在钦州停留了一段时间,她在等相关部门作好各项准备工作后,便乘普鲁士商船启程回欧洲。玛丽娜与林逸分手的前一晚,两人好生温存了一番,说不尽的悲伤离别,说不尽的恩爱缠绵。

大部分的欧洲商船都是改装的军舰,一路上海盗神出鬼没,在海上远航,没有一点武力保障无疑是寻死。玛丽娜乘坐的那艘普鲁士商船属罗伯特公司名下,现在罗伯特生意越做越大,往来于欧中之间,已经是欧洲社会名流富豪了,他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林逸的鼎力相助。

玛丽娜独自站在船甲板的最前端,迎面吹着习习的海风,金黄色的头发四处乱飞,远处偶尔一些海燕在尖叫中起落,玛丽娜满脸忧郁,她的思绪早飞到了林逸的身上。跟林逸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就像翻图片一样一一在她的眼前晃过,以前,她也与林逸分别过,也有过相思的痛苦,可那时两人相距并不远,相见的日子总可掰指可数,那种相思之苦尚能熬过。现却是天各一方,海路漫漫,相见遥遥无期,相思不知何时方是尽头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