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YY有极限

天生老帅哥 收藏 23 4180
导读:[蓝剑原创]YY有极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YY小说是个很有趣的提法,因为它不但不见于正统的文学体裁界定,而且按照我的观点,只要是小说,或多或少都存在作者自我角色代入和经验世界重组的成分存在,就如宝哥哥在警幻仙子那里所作的畅美遨游一样,炮制着一个个福乐或者失乐的虚构事件。从这个意义上而言,为YY小说另立山头别树旗帜的做法,本身就颇有些YY的味道。


无庸置疑,网络平台空前的虚拟性和广袤性,为写手想象翅膀的恣意展开,提供了一个无限向度的空间,但是,文学创作毕竟具有自身的特定规律,不切实际任意施为的YY,也很容易象贾宝玉那般,一觉醒来只剩下个脸红心跳裤裆精湿。也许是我们这个网站内涵的感性召唤和周遭氛围的煽动吧,在铁血活动的写手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把创作的方向聚焦在了历史嬗变的考问和国家兴替的探询上面。这是两个宏大的母题,它们包括了大量关于所谓中间价值的信息,涵盖着民族与国家,英雄与人民等等名词。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方面的痛苦记忆,对上述母题的热情抚摩,在愤怒的燃烧下往往迅速上升为一种征服和报复的粗暴激情,《马蹄下的樱花》正是这种欲望申张的典型代表。龙居士凭籍天降醍醐而产生的各种奇思妙想,以马踏飞燕式的攫取姿态充分表达了秋后算帐的吁请,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毫无末日审判的悲悯情怀,只有予取予求的暴力宣泄。小说《猎日》则是沿循着另一条道路进行探索的标准范本,日蚀试图对历史演变展开类似于哲学还原和深度思考的工作,但是,由于飞跃时空鸿沟时的迫切和急促,他不仅借用了架空这个最为便捷的管道,而且在追溯回归的角色安排方面空前夸张地进行了天量的批发,直接导致了严肃的精神反省周围回响起闹剧式的伴奏音乐,并且使得对这种现象注视良久的渡梦河怒火中烧地拉出了他的驴粪蛋来,这枚梨花体的感想为所有伪乌托邦的施工队及其大量摹仿者贴上了气味浓烈的标签。

一切文学的崇高性就在于,它们有权对实存经验进行剖析,有权对未来世界进行想象,但是,我遗憾地发现这一权力被天真而瞻妄地滥用了。实际上,无论是艺术性质的夸张还是技术层面的展望,都应该植根于现实的泥土,拽着自己头发企图平地拔升的做法不但徒惹人笑,事实上也是办不到的。尽管在历史和现实的双重影响之下,民族主义情绪的涌动很容易引起四周读者的回响和共鸣,但是剥离开商业考量的因素之后,施虐和屠戮的快感一旦消退,显现出来的不过是欲振乏力的满面皱纹。换一个批评的角度来看,宏大母题的演绎必须依托于作者相当的学识积累和言说技巧来支撑,贸然游走在自己无法把握的领域中,很容易使作品出现遍体硬伤。单凭一时激动就企图扮演精英并且获得观众的喝彩,最后的结局不是难以为继黯然自宫,便是只好在浅层次低水准上进行着文字垃圾的重复制造,至于那些伪造点击率假装快活的勾当,当然就更不足论了。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十分欣赏《青山为证》和《裸奔》,虽然他们一个在前行步伐上缓慢得可怕,另一个则据说其创作过程毫无乐趣可言。我一向认为,写军事题材需要起码的素材搜罗和知识积累,这才不会千疮百孔左支右拙;阐释人性也须得具备相应的阅历和足够的洞彻力,正所谓无体则不察无感何来悟。体验不足认知欠奉,留下的多半会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尴尬吧。

正题说罢,捎带着闲聊两句,2000兄对于讨论版面的繁荣表象发了点感慨,再一次提到了他的“不读小说就无评论资格”的观点,我认为是正确的,但是,无评论资格似乎应该是无法品评优劣何在上面,而倘若属于跟风作品应世文章之类,抑或作者文品不佳口碑甚恶,虽然不读,但是腹诽的看法还是要盘桓心头,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呵呵。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