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四卷 狼烟再起(10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罗伊穿戴、洗漱完毕,他恍惚记得在他睡熟的时候,听到电脑发出轻微的“滴滴”声。平常他关机以后,电脑从不会发出声音,他打开电脑,想看看是什么原因,外面传来文姬的叫声,文姬告诉他庞统真的来了!罗伊赶紧收好电脑,他怕文姬和庞统看见电脑,他们会好奇的没完没了的问,他会无穷无尽地向他们解释,电脑的来历和它的作用。向两个生活在两千多年前的人,解释两千多年后的电脑,怎么解释得清呢?与其这样,还是暂时不让他们知道的好。罗伊收拾她电脑,背在皮甲后面,再在皮甲上披上红披风。他出了房间,和文姬来到前院,庞统早已牵来文姬的红鬃烈马,与波尼等候一棵古树下。

庞统看到罗伊和文姬,他关切的问到:“二位歇息得可好?”庞统是个风趣幽默之人,在问话的同时,向罗伊眨眨眼睛。罗伊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他那神情哪里是在问两人休息得如何,分明是在询问他与文姬的巫山云雨之情。罗伊避开庞统的目光,走上去望着波尼,他发觉波尼的神态不像过去那样聪慧。他还记得在铜雀台,文姬把它带来时,它围着那张凤床与木桶是闻了又闻,看了又看,一副怀疑他与文姬做了什么的样子。此时,它只对重逢的罗伊略为表示一下亲热,就蹲在地上不动了,连动作也有些呆滞,不像以前那么敏捷。

文姬没有意识到庞统话中有话,她快人快语:“谢谢先生,安排得很好!”罗伊脸红了,把头扭向一边。看见两个衙役抬着一把大刀走了过来。庞统还想揶喻几句,看见衙役把大刀抬了过来,也就不再难为罗伊。

“将军,这把刀我在两个月前在突兀卧儿定制,由一名大师采用上等精钢,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打制而成!将军试试,看合不合用?”

罗伊从两个衙役肩上取下大刀,刀沉甸甸的,黑中泛青,刀面宽大,锋利的刀刃闪烁着刺目的寒光。大刀造型古朴,刀身与刀把没有任何装饰,只在刀背上吊着一支耀眼的红樱。罗伊倒提大刀,舞了一个花式,刀虎虎生风。他不由在心里暗暗赞道——真是一把宝刀!与他在曹操营中用的那把金龙大刀,有过之而无不及。庞统真是有心之人,两个月前就为他把刀准备好了;还有他与文姬耒阳相遇,文姬带来红鬃烈马,武器与坐骑都有了。眼前发生的一切,似乎是天己注定,他不得不相信紫霄道长说的话,天真的降大任于他!

罗伊提刀跨上红鬃烈马,跑出衙门,在衙门前的那块空地上放马奔驰。红鬃烈马急如风,快似电,不亚于曹操赠他的乌锥马。罗伊挥舞着大刀,左砍右杀,他找到了在赤壁岸边与东吴将领撕杀的感觉。不可一世的周瑜己成他的手下败将,令人闻风丧胆的司马敬,罗伊在大江崖见过他与典韦相拼,看来他也高不到哪里去。罗伊此时英雄叱咤风云、纵横天下、舍我其谁之情油然而生!

庞统与文姬来到空地,看见罗伊纵马提刀的雄姿犹如天神一般,庞统不禁脱口而出:“有了将军,江山社稷刻日可兴!”

文姬是第一次看见罗伊跃马横刀的英雄模样,她被罗伊的威武而激动,在激动中生出震憾之情,她的身体在这种强烈的震憾中微微颤栗。文姬看到罗伊打马向自己跑来,她兴奋的高喊一声“哥哥”!

罗伊两腿勾住马肚,左手勒缰,红鬃马凌空站立,发出一声震人心弦的嘶鸣。罗伊跳下马来,衙役们接过缰绳与大刀。

文姬迎上前去:“哥哥,你真威风!”

“是吗?”罗伊脸上洋溢着得意之情。

“将军,请!”庞统指着空地边的一片树林,衙役们按照他的吩咐,早已在树林前一座古亭里摆好一席丰盛的酒宴。庞统把罗伊、文姬请到亭内,他一定要罗伊上座。罗伊不肯,提出以师生之礼,请庞统入座首席。庞统谦让不过,只有依了罗伊。他再三申明,仅此一次,待破了吕蒙,一切都要尊从礼仪。罗伊笑而不答,真要有那么一天,到时候再按庞统的意思办理。

庞统置办的这桌酒席非常考究,满桌子的山珍野味散发出诱人的鲜香,一瓶瓶陈年佳酿,还未开瓶,就从瓶中溢出浓浓的酒香。难得的是一盘盘色彩斑斓的时令果蔬,在这冬末春初之时,不知他是从哪里弄来的。

“先生,你太盛情了!”

“将军,昨日在酒楼是为将军与文姬姑娘接风;今日这席酒宴,既是为你与文姬洗尘,也是为我所置!”

“此话怎讲?”

“鸟择良木而栖,士求明主而臣。我庞统坎坷一生,怀才不遇……三十年来,看破世态炎凉、人情冷暖;阅尽人间凄凉,嚐遍辛酸之苦。庞统宁肯玉碎,从不委曲求全!庞统寻寻觅觅,直到今天才遇见将军!可以说,今天是庞统出头之日,是庞统大展宏图之日,是庞统扬眉吐气之日!”庞统说到动情处,慷慨激昂,声情并茂。他向衙役高喊一声“上酒!”

一衙役应声而出,上前来拿酒壶。文姬伸拦住衙役,她对庞统说:“先生,今日先生和哥哥畅饮,何需外人在场!你叫他们下去,文姬为先生与哥哥执壶斟酒,你们意下如何?”

罗伊拍手叫好,庞统有些过意不去。文姬笑笑,捋起衣袖,伸出玉臂捧起酒壶,向二人杯里倒酒。庞统见状,挥手叫衙役退下。文姬斟满三个杯子,把斟满酒的杯子分给二人,她笑吟吟地端起自己的酒杯:“先生,为什么喝这第一杯呢?”

庞统脱口而出:“自然为将军与姑娘昨日洞房花烛!”

文姬正色说道:“差也!今日是先生与将军共举大事之日,这第一杯酒,应为此喝!”

庞统敬佩地望着文姬:“想不到文姬姑娘有如此胸襟,庞统佩服得五体投地!”庞统说完,将酒一饮而尽。

文姬看着罗伊:“哥哥,你呢?”

“妹妹说得对!我喝……”罗伊也像庞统一样,一口喝完了这杯酒。

文姬又斟满三杯酒:“你们说,这第二杯酒为谁喝?”

罗伊抡着回答:“应为先生喝!”

文姬问道:“理由呢?”

“先生是光明磊落的性情中人,罗伊千里迢迢来到耒阳,就为先生的人格魅力所吸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