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江南 人间

江南 人间


独撑一筏,荡于周庄。满眼尽是杨柳垂堤、灰瓦白墙,宛如一幅泼墨山水,凝重,又流转,人行其中,不觉梦里人间。

乍游江南,竟好像旧相识一般。整个透着一股老朋友的气息,握着你的手与你轻声话家常。江南的水是柔婉的,俯下身去,一提一拨之间,不闻其声,只是一轮涟漪荡了开去,不发一丝声响,吻过堤去,又翻过来,复又荡去。堤石灰白滑润,点滴之中透着一丝青涩,腼腆。就像绍兴的女儿红,只有细品,才知其味,才得其境。

弃筏上岸,踏石而行。青石板路渗着一丝清凉,宛如梅雨时节,飘着一股梅子的馨香。两边的店铺鳞次栉比,酒旗斜矗。酒是正宗的女儿红,味甘,醇厚,绵绵长长,生意兴隆但不张扬,一切都那麽天成,符合周庄的性格,自然。

踱步到岸边亭阁小憩,亭已荒废,漆已然脱落,只隐约可见几个小字,仔细辨别,原来是沈万三的财产。沏一杯香茗,看雀舌翻腾,沐香气四溢,冥冥之中,这香气中竟飘出一股桃珠之气。“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眼前这条看似柔弱的小河,在几百年前竟是中国最繁华的商道,刚才真是小觑它了。随流水承载茶盐的商船,将沈万三的名字播撒于大江两岸,这无疑描就了古代中国商道浓墨重彩,也导演了最后一幕的悲剧。当固若金汤的金陵城虎踞龙盘之时,也预示着这条黄金水道衰败之际。如今的秦淮河水仍日复一日的冲刷着昔日的皇城根,是抚慰那陈年的旧迹,抑或追悼沈园的悲哀。

似乎江南人的性格如江南的水那样柔婉。不说别的,单楚音五调就有种不同的感觉,她不像那东北大汉豪放的开荒调,也不像陕北浓重的秦腔,总是一种哝声哝气的,叫人昏昏欲睡。江南人走路轻步细摇,吃饭细嚼慢咽。一点儿过激的行为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奢望。就如沈万三,为朱元璋成就了200多年的霸业,到头来却遭屠戮,他没有反抗,也许,他已认识到了江南人性的悲哀。

不管怎样,站起身来抬头望去,江南的天一样的深蓝,江南的水一样的碧绿,江南的人也一样的柔婉。洋溢于着喃喃的言语之中,更是如此的自在安然。一丝丝打击乐声音钻入耳朵,很不和谐,这里面涌动着一股莫名的激动,如铁马秋风般扫过心迹,那是一种“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豪气。那里是风波亭吧!十二道金牌早已成为历史的陈迹,秦桧之尤更是被人千古唾弃,自岳飞之后,江南没有了英雄?!

河中荡游的画舫,翩然飞舞而来了两只蝴蝶,围着茶杯上下舞动。朝它们呵口气,倏的一下飞走了,只留下两片灵动的影子。或许,这是他们逃生的绝技吧。习惯了唐寅三笑留情的风流韵事,习惯了苏小追求真灼的千古柔情,两只蝴蝶给靡靡香气之中吹来了一股清风。这同窗共学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似乎也预示了他们的凄婉结局。然而,命运的安排不是天意,十八相送的挽歌诉诸了坟茔,当那一抔黄土朝天裂开的一瞬,天地作证,他们诠释了真正的爱情。

时间静止,明末清初。梳着辫子的游牧民族船压江南。扬州,江南门户,一群孱弱的士兵,一群孱弱的百姓,他们组成的兵团竟阻住了一群百战百胜的虎狼八旗兵。如果不是那昏庸的当权者,历史,也许会改变许多。终于,当那城墙被突破时,心早已死。扬州,终于为自己挺起了低垂的头颅,坦然面对那骑马的异教徒,他是真正的男子汉。这里面,有一位同样孱弱柔婉的女性,她叫李香君,为所谓的南明赴汤蹈火,换来的则是命犯纸扇,血染桃花,她用自己的柔骨,挺起了江南的脊梁。

我为江南深深鞠了一躬,说不上为什麽。我迷惘了,这是江南,这又不像江南,这是何等的人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