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乌 江 亭 悲情项羽

多娇江山 收藏 10 878

乌 江 亭


傍晚时分,来到乌江。斜阳已暮,西风也没有停,河岸两边的一丛丛苇草随风瑟瑟而动,发出“嘶……嘶……”的声音。河岸边有一棵老树,已经枯了,树干中间破了一个大洞,干枯的树枝向天伸展,其中一段已经被烧焦,在斜阳的余辉里更显诡异。江水粼粼,泛着斜阳的暮色,向东流去。

小时就曾着迷那棋盘上那纵去横来的楚河汉界,曾神往那楚汉相争时的运筹帷幄,更多少次梦回那十面埋伏的古战场,领略那一骑决尘的英雄气概,然而,当真正来到了这里,心中却没有一点感觉,只一片空白。

这里是项羽自刎之地。公元前202年,项羽被围于垓下,四面楚歌声中,留下了“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悲歌。挥泪别姬,突围至此。吴江亭长欲渡之,项羽坦然拒之,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为”,自刎于乌江之岸。当他那伟岸的身躯缓缓倒地时,从来有泪不轻弹的项羽留下了他的第一滴泪,也是最后一滴。那追随八年、身经百战的江东子弟呢?那陪伴数年、温柔体贴的红颜知己呢?以及那于他一起奋勇驰骋于敌阵之中的乌骓骏马呢?如今,都成了过眼云烟。算了吧,一切都过去了。他想回归故里,那里有他心爱的父老,那里有他心爱的土地。正因此,他才放弃了可望天下的肥饶关中,放弃了关中,就等于放弃了天下。但是,他还是狠心将头掉转,背对家乡,倒下也要朝着西方,剑指夕阳。他无言,历史无言;他累了,历史也累了,当一代巨人倒下之后,中国从此没有了英雄。

项羽不甘,自起江东以来,身七十余战,未尝败绩,霸有中原,竟被一个狡诈多端的无赖小子夺了江山,以致最后临死之前,仍认为自己非败于汉,“天之亡我,非战之罪。”项羽无奈,无奈于自己的君子之度,无奈于自己的忠厚豁然,无奈于自己的慷慨、悲壮、豪迈、旷达。因为这,他不肖于那勾心斗角,隐忍蛰伏,而崇尚那决一雌雄,快意恩仇。曾经的巨鹿大战,破釜沉舟,早已成为中国乃至世界军事史上的经典之作。项羽不读书,然书足以记其名,项羽不学剑,剑一人敌,要学就学万人敌。他宁肯慷慨悲壮地去死,也不愿屈辱惭愧地苟活。他虽然失败,然比那成功的勾践更受人尊敬,这样的人物,青史上注定是要记录其名的,且前面还有这样的称谓:“英雄”。

漫步于乌江岸边,那一草一木,是否经过那浴血的场面呢?那坂大石,可曾是项王坐过的,那河边的木柱,是不是那乌江亭长拴渡船的木桩呢?那奔腾不息的河水,是不是也在慨叹那英雄末路的悲壮呢?东流的河水,哗啦啦的水声,是不是也在诉说那一个个历史人物的故事呢?

那出身陇西,被太史公誉为“天下无双”的飞将军李广,守卫着大汉的西北边疆,仅凭一只羽箭,便令匈奴从此不敢暗窥中原。结果呢?不仅未有封侯之赏,竟落了个家落人未还(其孙李陵孤军抗匈奴,未得强援,无奈降敌);那甘受跨下之辱的韩信,有三分天下之雄力,助刘邦夺取天下,竟落了个诛灭三族的下场;还有那汤和、刘基、常遇春……,一系列的武将文臣或杀或贬。还是范蠡说的好:“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那被部下推举黄袍加身的赵匡胤,未费吹灰之力便夺得天下,登上皇位后便以杯酒将一个个骁勇善战的战将谴归田园,将那富庶强大的大宋江山弄得了个积贫积弱,靖康之难。那梦捣黄龙的岳鹏举,被两个无能之辈用十二道金牌追回,竟至屈死于风波亭中,成为千古奇冤。

那一位位勇士,没有一位不是以一当十,保家卫国之屏障,被那些满口忠义,只晓得三宫六院,吃喝玩乐的“真命天子”制御着。他们不是无智,而是不屑去做那勾心斗角的政争;他们不是无能,而是不忍自己打下的江山再遭屠戮;他们不明白的是:甘于俯身于那些人之下,为什麽还是遭遇这样的下场。因为,天子是万能的。其实,历史早做出了结论,当那勇冠三军、未尝败绩的项羽被玩弄权术、屡战屡败的刘邦击败时,就已经注定了这样的悲剧。

联想到清代诗人龚自珍的诗来:“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我们不缺人才,主要是国人的眼,总是被一层迷雾笼罩,国人的胳膊,总是压得很低。国人啊,你的眼睛再睁开一点,你的胳膊再抬高一点,那麽,这将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俗话说:“乱世出英雄”,为什麽盛世就……

请高抬贵手吧!

夕阳无语,转眼已呈鲜红,渐入西境。那滴血的夕阳啊,你是在慨叹些什麽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