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兵七年,犯了“政治错误”的三班长

szw1976 收藏 57 1067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原创]当兵七年,犯了“政治错误”的三班长


前言:


有人也许会认为这是一个故事,但这确实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件真实的事,他就发生在我当的前两年,因为我不直接是三班长手下的兵,所以有些事,我叙述的不太祥细。但贴子中的人和事都是真实的,特别是张姐千里寻夫的事。更让人敬佩,唯一可惜的是我们不知道其中的过程。



当兵的时候,三班长是河南人,比我早入伍三年,1米78以上的个头,壮硕的身材,军事素质和业务素质在全连队都是数一数二的,所以在当兵的第二年就当上了班长,是部队里重点培养的“人才”之一。三班长,还有一个强项就是吹口琴,只要是口琴在手,无论什么歌,只要是他唱几遍,就能用口琴吹出调来,所以,三班长的这个强项,就成了每次我们部队联欢会的保留节目。


三班长人很好,从来都不“收拾”我们这些新兵,而我当时在二班,跟三班长他们紧挨着,慢慢的,也就非常的熟悉了。


那时我们部队的驻地在远里城市的郊区(离城里有30多里的路),说白了就在农村,离我们驻地三里地的地方有一个村子,叫张家店,因为那里的人大多数都姓张。那时,部队与地方搞“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共建”的活动。每年,部队都要为驻地的老百姓办一件好事,因为村子离我们部队近,所以,我们就成了共建单位。


我没当兵的前两年,部队为村子修整了路,又在河边架了座桥,我入伍的第一年,参加了维修村里河堤的劳动。而我当兵的第二年,部队派人到村里问问还有没有需要帮助的事,结果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因为我们的共建只是限于村民的公共事业,所以还得想,第二次派人去的时候,村长说,要不然,部队里就帮我们把村里的小学校加个围墙吧。我们部队便同意了。


当时,部队派了我们两个班去,三班和二班,三班长是带队的,头两天我们是拉砖和石头,全都是体力活,累得够呛。当时是学校的校长和大队的辅导员与我们进行工作上的沟通的。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学校为我们搞了一个欢迎仪式,还表演了节目,还是三班长的口琴,当时我记得,三班长吹的是邓丽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最后还跟大队辅导员来了一个男女对唱“我听过你的歌”引得掌声雷动。


正式开工的时候,校长就基本上不来了,都是那个大队辅导员与我们沟通。大队辅导员姓张,是本村的,家里是开小卖店的,毕业后分到村里小学教书,人非常好,说话轻声细语的,皮肤很白,用当时的话说是很漂亮的那种女孩。只比我们大了两三岁,倒是与三班长同龄。所以我们这些个兵,就都叫她张姐。张姐很关心我们,只要是下课了,或是休息的时候,就到我们这来,给我们端茶送水的,还时常给我们拿水果。


因为工作上的关系,三班长与张姐的接触是最多的,两个人经常的讨论问题。而且因为三班长口琴吹的好,张姐还非要三班长教她吹口琴。在我们的起哄和张姐的恳求下,三班长同意了,当时,在我们的神吹乱侃下,张姐要听“透过开满鲜花的月亮”,结果,我们可爱的三班长练了三天多,才找对了那首歌的调,从此后,只要是休息,就能看到他们俩个拿着口琴,有说有笑的坐在大树下。那情景羡慕死我们了。这中间,三班长还被张姐拉到他们班里给同学们讲训练的故事和打杖的故事。看着那帮学生对三班长那种崇敬的态度,我们不禁感慨万千。


开始时,张姐对我们还都是一样的,可是半个月后,情况就变化了,喝水时,我们是自己动手,可是张姐却从家里拿了茶水,端给三班长喝。吃水果时,张姐也总是把一个大的事先拿在手里,递给三班长吃。而且只要是有空,张姐就会来我们的所谓的工地,还美其名曰是检查工程进度,并且慰问子弟兵,我们没酸死。况且我人的三班长干活时也总是往操场上、教室里描,搜索张姐的身影。我们就拿三班长和第姐开玩笑,开始时,两个还极力的反驳,可是后来我们看到他们两个人脸上的红润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那时,我们还亲眼看到过,他们两个人坐在村边的小河边上。三班长吹着口琴,张姐靠着他。


我们曾经问过三班长,是怎么把张姐“勾”上手的,但三班长说我们瞎扯,要本没有那回事。但我们不信。谁也不是瞎子,唯一让我们不理解的是,这么短的时间他们是怎么相互中意的呢。但这又有谁能说的清楚呢?


后来,为了“照顾”他们两个人,本来20多天的活,我们整整干了一个月才完工。


回到部队后的三班长和张姐,中间就隔着一道墙,一个在墙里边,一个在墙外边,两个人也只能在休息日或是节假日才能有见面的机会,而这时的三班长似乎对跑外有了极大的兴趣,只要是有活,三班长也总是争着去,为的就是那一两个小时的见面时间。


后来,三班长连晚上都要出去了,有几次我站岗时,就询了私,枉了法。时间长了,我们也对三班长见怪不怪了,只要是上面不查,我们也不过问,看见了,点个头,就当没看见。但是三班长也不是白白让我们付出的,我们也有回报。时不时的,三班长都会给我们带点吃的、喝的、抽的,我们戏称,这是三班长的堵嘴钱。


那时的三班长快乐的就像是一个孩子。


就这样,过了半年的时间,我们都已经习已为常了,可是有一天,我们正在训练,休息的时候指导员派人来叫三班长过去有事。大多数的时候,指导员或是连长找三班长,都是好事,至少不是坏事。可这次我们错了。


两个多小时后,三班长回来了,没跟我们说什么,直接就回了屋,把自己锁在了屋里,任谁叫门就是不开。后来我们从连部的人的嘴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在与张姐的交往中,两个人谁也没把住最后的一关,张姐怀孕了,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张姐的变化,没有逃过家里人的眼睛。在家里人的逼问下,张姐说了实话。张家当然是气坏了,就找了几个亲戚和村长,到部队讨说法来了。非要部队给个说法不可,要不然就要上告。今天来了就是为这事。


三班长向上级写了检讨书,等待处理结果。在以后的几天,这事就在部队传开了,三班长一个人在屋里,可想而知,他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把自己关在仓库里整整五天,出来时,三班长憔悴的不得了。我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知道,他出来时,人好像是坚强了不少,至少,他敢于面对我们了。


我们不知道,上级是怎么与张姐家里的人沟通的,反正半个多月后,处理结果下来了,三班长因为违反了部队的规定,破坏了军民的团结,给部队造成了严重的影响,是一个政治错误。决定要三班长要提前退役。不能在当兵了。而且还要暗地里赔给张家2000块钱,接到结果时,我们听到了三班长惊天动地的哭声。三班长没有那么多的钱,还是我们给三班长凑齐的。


三班长走的那天,我们都去送行,我们都哭了,我们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三班长的消息。我们只能默默地为三班长祝福。


事情到这里也就算完了,但这远远不是结束。最让人佩服的是张姐。


半个多月后,到外边办事的战友,回来说听村里人说,与三班长有关系的张姐,拿了家里的2000块钱,跑了,只拿了几件随身的衣服跑的,走的时候,给家里留了一封信,说是去河南了,要家里不用担心。我们为此,还特意的去了一趟学校打听究竟,结果是真的。我们知道张姐,去了哪里,我们也为张姐祝福。


后来,一年后的一天,连长拿着一个信封给我们发钱,我们才知道这是三班长寄来的,里面有该还每个人多少钱。在信中,我们知道三班长和张姐现在过的很好。他们的女儿已经几个月大了。还给我们寄了几张照片。


97年的时候,我已经当了两年的班长了。那一天,三班长一家四口人突然的来到了部队,四年后的重逢,当年的战友有的已经退役了,能来的都到了。从三班长的口中我们知道了,岳父已经原谅了他们,今年是特意叫他们过来的,而三班长这几年也在家里搞起了养殖,日子过得不错,说起张姐千里迢迢的寻夫的事,张姐不好意思的笑了,现如今他们的女儿已经四岁多了。而且还有了一个儿子。


那一次,我们都喝多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