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六章:十字路口(三)

红色猎隼 收藏 14 38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六章:十字路口(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当印度洋的1月笼罩着娇媚的阳光之下的同时,位于中国西北边陲的甘肃兰州却是一片银装素裹的冬日景象。和中国所有大中型城市一样,鲜花、气球、霓虹灯将古老兰州城内的每一个街头都装扮得分外漂亮,到处都洋溢着欢快的节日气氛。

外出寻找自己理想的年轻人此刻又回到了养育自己的黄土高原的怀抱,那些在外无助的漂泊的日子将在今天得以舒缓,滚滚东流的黄河水将洗去他们身上的疲惫和那些莫名的失落。不过此刻走在兰州市中心的东方红广场,独自一人的任令羽却在品味着只属于自己的离别和相思。很大多数中国军界的年轻将星相比,任令羽中将的家庭并没有太多值得炫耀的地方,作为共和国成立之后现代的国防工业的先趋者,他的父母将自己的青春年华献给了当时如火如荼的“三线建设”,在任令羽的童年岁月里,一次又一次与父母的分离和向边远战区的迁徙几乎充满了他所有懵懂的回忆。

等到自己成长为一名共和国的保卫者,他的生活又与部队和军营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为了建设更为强大的国防或者说是为了追逐那些年少轻狂的梦想,在过去的近十个年头里,任令羽总是选择了将一年一度的春节更多的留给自己的工作,而不是翘首而盼的家人,此刻当自己站在这片欢乐的海洋之中的孤岛上,任令羽第一感到了深深愧疚。他从未质疑过自己的选择,但是在那些选择的背后,他却忽略深爱着自己的人们的感受。

一对对年轻的情侣相拥着陶醉在东方红广场这迷人的夜色之中,每当他们从形单影只的自己身边走过,任令羽总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远在印度洋的海岛之上战斗着的恋人—那飒爽英姿的冷紫翎,此刻正置身于战火之中的她,现在还好吗?虽然身为一个大军区的副司令,但对于遥远战场上发生的一切,他依旧有心无力,想起过去对这个与自己相逢相伴的女孩,自己那些对她生活的粗暴干涉,那些精心安排她远离战场的行动,任令羽的心海之中不禁掠过一阵甜蜜和心酸。此刻的自己再也无力去干涉这个为战争而生的女孩在战场自由的奔驰,但同时也失去了保护她的能力。

和任令羽相比,冷紫翎的双亲在共和国军队中还是具有一定的地位和影响力的,从红军时代冷紫翎的先祖便在中国腹地为了拯救这个古老的国度而战。但是刚正不阿的性格决定了他们的名字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只能伴随一连串无比辉煌的战绩和地名,而永远与最高的权力无关。远在北京的冷紫翎的双亲对自己的女儿的选择和共和国的安排一如既往的支持着,但是对任令羽的遭遇,他们同样报以不平,任令羽知道自己之所以在违逆了诸多权贵之后,还能得到今天这个位置。除了钱箫上将的救赎之外, 冷紫翎的双亲的影响力也起到不可抹杀的作用。

他当然明白自己所遭遇的这一切是因为什么!但是如果命运给他再一次的机会,任令羽相信自己仍会作出同样的选择。他不愿出卖自己的灵魂和信念,即便对方是高高在上的共和国命运的裁决者和庞大国防军中已经无所不在的战神集团。当然他同样坚定的相信自己的选择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个人的信仰,更是为了共和国的最高利益。

在东方红广场上回旋的北风之中独自矗立了良久之后,任令羽决定回到自己的岗位。在这个春节,他将作为兰州军区的最高指挥官留守在指挥中心之内。而此刻甘肃省委、省政府在兰州宁卧庄宾馆大礼堂隆重举行党政军春节团拜会应该正在一片推杯换盏的喧嚣之中吧!不过这些热闹此刻都与任令羽无缘,在人影稀疏的兰州军区指挥中心内,任令羽所要作的除了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向驻守在祖国边防第一线的战士致以新年的问候之后,还需要处理诸多部队在这个春节期间的调动和演习任务。

尽管在激烈的中印对抗之中,辽阔的中国内陆和大多数百姓的生活已经感受不到战争的气息,但实际上一场规模庞大的战争动员却正在悄无声息的全面展开着。除了全国各地的军工生产企业需要在春节加班加点,为弥补巨大的战争消耗而进行紧急订单而扩大生产的同时。中国国内各大军区的部队也在进行着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调动。

而随着中俄关系的缓和,兰州军区已经取代过去的济南军区,成为了中国军方的全军战略预备队。就在春节前夕,中央军委突然向兰州军区下达了多个主力部队的千里野营拉练任务。这项代号为“风动2008”的大规模军事演习中要求兰州军区内的中国陆军主力:第21集团军和第47集团军紧急集结4个师(旅)级单位的兵力组成装甲突击集群、十余万官兵取消所有假期穿戈壁、战风沙、过险滩,在不依靠铁路干线的情况下跨越祁连山脉,在柴达木盆地、塔里木盆地演练先后演练了多个沙漠地带作战的难点课题,“以对近年来部队取得的十多项新战法训法成果进行了实际运用和检验。”

就在这个千家万户欢聚一堂吃着热气腾腾的饭菜、看着《春节联欢晚会》的同时,兰州军区第21集团军第61高原应急机动摩步师、第19炮兵旅、第47集团军第139机械化步兵旅、第56高原摩步旅的官兵们却正在柴达木盆地的千里风沙之中,贴春联、挂灯笼,伴着小录音机里欢快的歌曲,用和面剁肉包饺子的方式庆祝着新的一年的到来。

“如此庞大的兵力调动、为什么一定选择在这个春节进行呢?而且对外的保密工作作的是如此的滴水不漏。” 任令羽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努力思索着答案。当万里的荒漠之中正在进行着这场空前规模的军事演习的同时,中国国内各届实际上却是一无所知,包括在兰州军区内部,许多指挥机关的中下层军官甚至都不清楚这些部队在这个春节进行演习的消息。很多工作表上还写着春节过后下连队驻地进行拜年的计划,但实际上当他们抵达时,可能看见的只是空空如也的军营而已。

“支撑对仓促防御之敌进攻战斗的保障能力”是本次“风动2008”军事演习之中需要反复研究论证和演练的一项重点课题,由于动用装备多、协同难度大,所以以前一直未能在实兵实装演练中检验。中央军委在演习命令特别指定,要决定结合此次新战法演练,重点检验这一训练新成果。这一细节或许是一个难得的突破口,任令羽的目光不禁从地图上缓慢的从中国幅员辽阔的西北高原向西延伸,转向了那个中国在南亚最为重要的战略盟国—巴基斯坦。

虽然随着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易手,印度洋上中印两国的战端正逐渐平息,虽然从种种迹象表明,经过了数个月的搏杀,中印两国都渴望和平。但是双方正式的停火或和平协定还没有最后签署和公布之前,在印度国内不甘于失败的军方强硬派仍不时叫嚣着要将战争进行下去,收复被占领的土地。印度战略部队司令空军阿维纳什.德奥达塔.乔西中将甚至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印度将不惜以“最具战略性的武器”来应对“中国对安达曼群岛的占领和中国和巴基斯坦可能对克什米尔的联合入侵”。而在这个时候通过在中国国内的大规模军事演习来展示力量,扩大巴基斯坦方向对印度的压力,最终迫使印度回到谈判桌上来,或许足以解读这次“风动2008”的大规模军事演习的真正含义。但这个判断真的正确吗?任令羽还不能证实的判断,他的目光在顺着地图上在新疆南部纵横交错的公路网络向南延伸。

巴基斯坦位于南亚次大陆西北部。向东与印度接壤,东北与中国为邻,西北同阿富汗交界,西同伊朗毗邻,南临阿拉伯海。面积为79.6万平方公里。海岸线长980公里。这个国家的全境之内五分之三为山区和丘陵地,而南部沿海一带为不毛荒漠,只有向北伸展的土地上坐落着连绵的高原牧场和肥田沃土。而喜玛拉雅山、喀喇昆仑山和兴都库什山这三条世界上有名的大山脉在巴西北部汇聚,虽然形成了奇特的自然景观,但连绵的山脉却也构成了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难以逾越的自然屏障。

为了跨越这些群山,建设连接巴基斯坦和中国西北的战略纽带,中国和巴基斯坦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在雄伟的喀喇昆仑山上修建了堪称世界公路建设史上一个奇迹的喀喇昆仑公路,根据巴基斯坦的资料记载,早在1959年,巴基斯坦政府就尝试着开始在北部山区筑路,以试图把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吉尔吉特地区与巴基斯坦其他地方联系起来。但由于地形险恶和国力的限制,直到1965年也只是在崎岖的山路上开了条道,远没有未达到公路的标准。

而随后,出于南亚战略的考虑中国政府决定援助巴基斯坦修建其北部公路,在从1966年到1978年这共和国正出于风雨飘摇的岁月中,喀喇昆仑公路在中巴两国建设者的努力下全部完工,从此这两个世代友好的国家的陆路从此联系起来。而在随后经历了多次扩建和修缮之后到1986年5月,这条公路正式“对外开放”。

喀喇昆仑公路边上的纪念碑碑文,把这条公路称为世界八大奇观之一。公

路最低处的海拔为700多米,最高处红其拉甫山口海拔约4800米。从公路的剖

面图上看,过了北部城镇齐拉斯以后,公路在吉尔吉特、苏斯特等地一步一个“

台阶”,每上一个“台阶”,海拔就升高1000米。统计表明,整条公路上共有

主桥24座,小型桥梁70座,涵洞1700个,共用了8000吨炸药,8万吨水泥,运送土石3000万立方米,在建设过程有400多名中国建设者捐躯,314人重伤。

虽然喀喇昆仑公路的路况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好。尽管是山路,但资料显示即便是低底盘的家用轿车也完全可以开上中巴边境的红其拉甫山口。但是从红其拉甫山口再向南,就进入了喀喇昆仑公路上的一段“危险区”。从地形上讲,

这一地区道路崎岖,车基本上是在半山腰开凿出的道路上前行。很多地段一边

是峭壁,另一边是河谷。峭壁上的岩石没有任何遮拦,这些地段大多是塌方或

滑坡的多发地,在雨雪天气非常危险。这样的道路情况显然是不利于大规模的机械化兵团前进的。

虽然巴基斯坦政府已经批准了一条从巴基斯坦赫韦利扬到通往中国喀什的铁路计划,但是缓不济急。一旦战争爆发,虽然屡遭重创但印度空军仍然用能力摧毁中巴之间的这条唯一的战略纽带,切断中国陆军进入巴基斯坦的地面通道。那么这样一次大规模的军事演习难道只是一场徒负呼呼的作秀吗?任令羽一时间却又不能如此肯定。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一个灵感的火花突然点亮了任令羽脑海里的迷雾。但就在他将这个想法全面展开的时候,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却打乱了他的思绪。和任令羽一样在这个节日里坚守岗位兰州军区作战部副部长邱庆东中校轻轻的敲了敲门,领进来几位不一样的客人。

很多人在遭遇了挫折之后都会说如果命运给他再一次的机会,他仍然会作出同样的选择。但当命运真的再一次将同样的机会推到他的面前时,他是否又能坚持初衷呢?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