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争辉 第一部 第七章 翩翩起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6/



金发女郎的失望眼神,在全场的中国人眼里是那么的刺眼,他们感觉这是一种轻视,心平气静欣赏这一切的楚寒却不以为然,这仅是娱乐活动而已,没必要上纲上线,争强好胜,这里的中国人不会国标,并不等于其它地方的中国人不会国标。

金发女郎深邃的蓝眼睛狡桀地眨一眨,瞄上了楚寒,她大步走过去,不由分说拉着楚寒便进入舞池。楚寒虽感突然,却并不惊慌,含笑搂着金发女郎的腰身,俨然是标准的国标动作。金发女郎诧异,却掩饰不住地惊喜。长眉连娟,微睇绵藐,妩媚地横上楚寒一眼,与楚寒步履轻盈,珊珊作响地在舞池中翩翩起舞。

握着金发女郎细润如脂,滑腻似酥的玉手,搂着金发女郎冰肌莹彻,粉光若腻的细腰,一股醉人芳香袭来,楚寒不得不承认对方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美人,她比较呼合楚寒眼中现代女郎的标准,陈诗嫣还是略显青涩了!

金发女郎丰姿尽展,光艳逼人,与楚寒相得益彰,配合得天衣无缝,他们美妙的舞姿迷倒了众人,较之之前的陈诗嫣那对“金童玉女”犹过之而无不及!

舞池边未正眼看过楚寒的陈诗嫣露出惊诧之色,舞中之人似曾相识,细细回想,这才醒悟这人便是那日主动借书给她之人,难怪今晚总是莫名其妙向她笑了!一旁的那“护花使者”则露出妒忌的眼神,显然楚寒今晚已完全盖过了他的风头。

“我叫丽菲尔!美国人!”金发女郎轻启朱唇,一双妩媚的大眼睛放肆地盯着楚寒。

“我叫楚寒!中国人!”楚寒简洁回答。

丽菲尔怔然,没想到楚寒还这么“俏皮”。“你的舞跳得真好,跟谁学的?”她一个高难度动作,倒在楚寒的手臂上,引来阵阵掌声。

“业余爱好!无师自通!”楚寒开玩笑。

丽菲尔当然不信,她自己在美国可是受过三个月的“国标”舞专业培训。

“你的同伴在为你喝彩,他们好像并不知你会跳‘国标’舞!”

“你的同伴也在为你喝彩,他们好像已习惯了你出风头!”

“‘出风头’中文是什么意思?”

“‘出风头’就是表现的意思!”

两人边跳边说,丽菲尔越来越觉得对面这个男孩有趣!“我们可以做朋友吗?”她希冀地问。

楚寒拉着丽菲尔的手绕头旋转一圈,然后一个绅士风度的礼貌动作,说:“谢谢丽菲尔小姐!”原来舞曲已结束。

“小子!好样的!”胡南安拍着楚寒的肩。

“好家伙!没想到你还深藏不露啊!”陈若恪握着楚寒的手。

杨经山没有说话,但跟胡南安与陈若恪一样兴奋,三人骄傲地环视四周,迎上四处射来的目光,宛若他们的形象突然高大起来了,因为楚寒是他们的同伴。

“走!我们回去吧!”楚寒轻轻说。

“怎能就走呢?还没玩够呢!”胡南安大惑不解。

“是啊!楚寒,打铁应该趁热,现在连外国妞都被泡上了!”陈若恪戏道。

楚寒哭笑不得,这是哪跟哪啊?“你们不走!我走了!”楚寒急切道,他已瞧见丽菲尔正向这边走来。

“好吧!”胡南安不舍,“谁叫我们是室友呢?同进同出,同来同回吧!”

三人虽都不情愿,但也只好随着楚寒往外走了。

“楚寒!老实交待,你跟那外国姑娘都说什么了?”胡南安谔然。

楚寒微笑:“没说什么!”

“还说没说什么?”陈若恪帮腔,“俩人眉来眼去,哇哩哇啦的就没见你们停过!”

楚寒无辜:“真没说什么!”

“不说是吧?好,等下回到宿舍,有你好看的!”胡南安嘿嘿作笑。

楚寒一阵毛骨悚然,忙找借口开溜:“我还有点事,你们先想回,我等下再回!”

“你还想逃?”胡南安眼明手快钳住楚寒,陈若恪与杨红山跟风而动,“拖回宿舍好好的的整!”

“好!我说我说!”楚寒知错。

“快说!”胡南安催促。

“我们只是相互介绍了一下!”楚寒轻描淡写。

“就这么简单?”陈若恪不相信。

“那外国姑娘叫什么名字?”少见开口的杨经山问。

“菲丽尔!美国人!”楚寒讶然瞟一眼杨经山,杨经山话虽少,可每次说话都说到点子上。

陈若恪赞道:“楚寒!你们俩跳得真好!你的‘国标’是从哪学的?”

楚寒随意:“跟我中学的一个同学学的!”说到那个同学,楚寒黯然伤神,那是他的恋人。

“教教我们好不好?”陈若恪问。

“以后有时间再说吧!”楚寒情绪低落。

“楚寒!你怎么啦?”杨经山侧首问,还是他发现了楚寒情绪的不对。

楚寒再一次讶然瞟向杨经山,应答:“没什么!我们回宿舍吧!”

第二天下午,楚寒照例坐在图书馆左边第五张桌子靠窗处埋头看书,图书馆里安静,翻动书页的“哗哗”声清晰可闻。

远处款款过来一个娇美的身影,身影站在楚寒侧旁停了下来。楚寒没有抬头,仅认为只是一个阅读者而已,但身影一直站着没有坐下。良久,身影“噔噔”敲着桌子,“嘿!嘿!我不存在吗?”银玲般的声音带着愤懑。

楚寒抬起头,讶然:“是你啊!”赫然是陈诗嫣。

“怎么?不能是我吗?”陈诗嫣冷着脸。

“请坐!”楚寒指着座位。

陈诗嫣递过去一本书:“这是你借给我的那本《管理心理学》,还给你!”

“看完了?”楚寒随意问。

“看完了!谢谢你!”陈诗嫣脸色和颜许多,不再冷若凝霜。

“没什么!”楚寒抿嘴一笑,旋又低下头看书。

陈诗嫣怔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暗骂:“哪有这么对待女生的?不见我是美人吗?”她赌气坐下来,低着头看书。

半个小时了,陈诗嫣没有看进去一个字,她的眼总是在偷偷瞟着楚寒。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五点,楚寒站起来,礼貌问:“陈同学!我要走了,你要一起走吗?”

陈诗嫣想都未想:“谁要跟你一起走?”人却在抢时间收拾东西。

楚寒苦笑,静静伫立一旁等候。

两人并肩而走,谁也没有说话,陈诗嫣步子放得很慢,楚寒只好陪着。

“诗嫣!诗嫣!”两人刚走出图书馆,前面传来一阵兴奋的叫声,一个高大英俊的男生正欢喜地边招手边向他们跑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