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万历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五十一节

在笑声中 收藏 1 0
导读:重生之我是万历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五十一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5/


金学曾对于万历的人事任免不敢提什么意见,但对于人均一顷之数还是觉得无法实行:“皇上,臣还有一事觉得不妥,就以江南而言,南直隶沿长江两岸及浙江一带共有田亩一百六十余万顷。除去南王(情节需要,虚构人物)、荣王二室封地,及金陵二十卫,杭、宁、绍、淞四卫的军田,再加勤国公及几位前朝官员赐田外,尚有一百一十万顷都属民田。若按皇上定下的每人一顷之数,则需有一百一十万人,江南纵是再富庶,也不可能有这般多的人能买的起一顷田地。就算化而小之,按亩散买,地价再跌,有银买地的平民也不在多。臣估最多民间只能占去半数,而余下之五十余万顷朝廷若想购回,就以每亩十五两的低价算,也需有七八亿两白银,现在朝廷绝无此财力可资实施。余下田亩如何处理?是强制收回,还是让其荒着?不管如何选择,都必生民怨。江南乃朝廷财赋重地,乱不得啊,还请皇上三思!臣以为,不若依然让他们经营,朝廷从中收取赋税,并严令租银数目,着各地官府严加督办!”

“不可!”万历想都不没想就拒了金学曾的提议:“正因为江南是财赋重地,历年来朝廷用度大都出于此,已使得百姓困苦不堪,民怨还在少吗?百姓不可无地可耕,纵是租银再高,百姓也不敢不认,毕竟能得一斗亦算有得,最终租银还不是由田主说了算,历代关于租银数目可谓三令五申,各地官府又可曾督办得力了?朕若想解决田地问题,江南就必须要解决。朕想过了,余下田亩,若肯卖给朝廷,朝廷一时是无财力支付,但却可以分成数年支付,大不了给他算些利钱。另外,田主也可将田地交由官府,让官府将之租与农户耕种,每年他们再到官府领取租金,只有如此租银数目才能由朝廷控制。若是这两样他们都不肯为之,而敢于作乱生事,朝廷就是少了几年的财赋收入,也誓必要踏平他们!”

万历说的话虽是恶狠狠的,但心里却非真是这般想的,若真要走到这一步,他大可不必这么麻烦,只要下道圣旨将所有田地都收为国有,再拉着军队四处走走岂不更省事,但这样一来,一些好的东西也将不复存在了,所有的理想也将无法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一一实现。

金学曾听了却有完全不同的感受,他忽然间觉得眼前这个皇帝身上充斥着戾气,这股戾气伴随着君王的无上权势,足以让挡在眼前的一切瞬间消亡。真不知道对于现在的大明朝来说这样一个君王是好还是坏,而自己又真能伴虎而不被虎吃掉吗?

金学曾正犹豫着要不要再度进言,万历却接着缓和了语气说道:“当然,朕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后果。因此必须要使政令通天下,开启民智,使每个百姓都明白这是朝廷的治法,明白治法当中的益处,自不会受人唆使,起而闹事。朕就不信,若没了百姓,那些田主还敢自己拿着刀枪公然与朝廷对抗不成?但要想政令通畅,民智得开,就须有专门的人负责将朝廷政令、国事法制告知与民,使民知政知法,方能聚得民心。现在纵是皇榜,到了县衙一级,也就是在县城张贴几日,百姓又多不识字,皇榜内容多从别人口中听得,一传十,十传百,话也就变了,朝廷本是好意之举,也就被传成是待薄百姓,最后就都说是朝廷的不是,也就说朕不是一个好皇帝!你莫拿《论语》与朕论道,朕就是要这般做,你说,如何方能做到?”

万历一直想着成立一个宣传部门,虽说这时有坻报,坻报可分递与报,递传的是行政命令,报则是类似于报纸的一种抄传,但抄传更多的只是一种内参性质的报纸。各地呈送京城的坻报要快一些,而从京城传出去的,内容和时间上就没有定时了。十三个省都在京城设有一个联络处,朝上议政的内容和人事变迁等等事情,或六部都可以派人抄写一份,各省的联络处再派人到各部去重抄一份,但各部及各省大都抄写一些关系到自己部门职责的事情,因此就有了节选,再往下知道的就是这节选当中的内容。如各省联络处将关于本省的内容抄写出来送回省里,而各州府又只节选一部份,再到县一级,内容也就少的可怜了。再加上没有专门传递的人,大凡都是上下级衙门间有事传报时,顺便将抄报带上。

不管是递还是报,到了官员手中也就是最后一手了,一些有钱人要想知道点朝里的事,或者是京里官员的花边新闻,就得给衙门里的文书一点钱暗中再抄一份。就这样,也不是有钱就能抄到的,这需要你跟文书官有很深的交情才行,要不然你抄去后把内容告诉了别人,文书官可是要有牢狱之灾的。

万历要想成立一个宣传部门,其发行渠道自然不能再通过各地官府,要不然又成为一份内参,这就须要有一批人来专门做这件事,现在全国有一千一百多个县,如到县一级也就需要有一千多人,更何况万历还想达到里甲,再加上做这份工作的人不是到各地一贴就完事了,还要对内容做出解释,避免被人误读,这就需要他们会识字,那人就更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找齐的了。

金学曾听好轻轻一笑:“呵,臣岂敢与皇上论道。皇上要做成此事倒也不难办到,臣有二法供皇上参详。一是严令各地官府派人到田间将朝廷治法告知与民;第二种,现在各县都建有驿站,只需在驿站多请一、二人专门经办,皇恩自然也就传至民间了”

万历问:“若是在驿站请人负责,而驿站用度、人事安排又多由地方官府负责,那与让官府经办有何差别”

金学曾想了想:“为防各地衙门制约,就要成立一个新的衙门,将全国驿站日常用度,人员选用等悉数都归其管理,再在几个主要道口设下分支衙门,分管一地,自然也就通畅了。臣说的办法,元辅大人生前就曾提过,在一些地方也曾试行,只是事未尽而人先亡,还未及在全国推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