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八十六章

巴渝 收藏 3 0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八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八十六章


夜色已开始降临,大山在夜幕中显露出峥嵘,公路两边看不到一点灯光,人人都感到又饥又渴,刚才为了赶路他们错过了一家路边店,这是有人反对江海洋提议吃饭休整的结果。现在是后悔莫及,怨声四起。

“早晓得还是听江海洋的话哟,吃点饭,休息一下再走,比现在恁个好得多。”姚兴元说道。

“是噻,现在一个二个疲惫不堪的,就是走到天亮也走不拢县城。”魏胖子也抱怨道。

江海洋回头看了看大肚子的王莲英,她的背包已在蒋礼的背上,他感到一阵欣慰。他最怕的就是这个行动不便的特殊“困难户”了,好在她还是一声不吭的坚持着。他想,动力肯定来自亲人的呼唤。

又走了一个小时,他们才走到山底,来到一个叉路口。那里有一家路边小店,还有一辆装满货物的解放牌汽车,司机与押云员也在那店里吃饭。

十二个“残兵败将”走进小店,顿时使小店棚壁生辉,让只有两张桌子的小店瞬间顾客满坐。江海洋有意与那两个人司运人员坐在一起,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让自己的队伍搭上顺风车,早点到达县城,免受身心之苦。

他装出笑脸,摸出自己只有在办事时才拿出来的江都牌香烟,向那两个先来一步的食客敬烟。那个驾驶员接过烟借着混黄的灯光看了看牌子,顺手把烟夹在耳朵上问道:“想搭车唢?”

“是的,你看能不能大开方便之门?”江海洋连忙回答道。

“不行。你都看到了噻,车厢堆满了货,连人坐的地方都没有,你们恁个多人,不得行。”司机拒绝道。

“那你看我们只走两个得不得行?”江海洋看达不到全盘目的就妥协道,他是想把王莲英和“老狐狸”挤上顺风车,这一老一小是这支队伍的最大累赘。

“好嘛!”司机这回痛快的答应道,让江海洋心中一喜,感到世上还是好人多,也有活雷锋。“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你只管说,没得问题得,只要我办得到。”江海洋满脸是笑的说,那是一脸真诚的笑。

“我们的这顿饭钱你给了。”司机的回答让他真诚的微笑刹那间凝固了,不过还是马上点头答应,他认为值。

当他们一帮人正在吃饭时,那两个人已酒醉饭饱,打着饱咯站了起离开了座位。

“走噻,是那两个?”司机问道。

江海洋见状连忙叫“老狐狸”和王莲英上车,他俩一把丢了碗筷,提起东西便随驾驶员走了出去。江海洋送二人至门口,交代“老狐狸”要一路照好王莲英。

“老狐狸”握着江海洋的手感动的说:“放心,兄弟。没想到你恁个义气,老哥也要为你两肋插刀,明天县城见。”

等江海洋回身一看,几个男知青包括小魏和姚兴元都无影无踪了。他走到饭桌前问那三个垂头丧气的女知青,原来那几爷子鬼鬼祟祟的从另一道门梭出去了,悄悄爬上了货车。他连忙回到门口一看,汽车已发动,黑暗中有人在向他挥手告别。

“龟儿子,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溜了,把革命重担留给我来挑。”江海洋不满的说道。看到朱玉婉高兴的捂着嘴笑,于是严肃的说道:“笑!还好意思笑,我看你一哈还要哭哟。你们几个啷个也不跟倒爬车走呢?”

“恁个高,我们女娃儿啷个爬嘛?就是坐在上面都活摇活甩的,把心脏病都要吓出来。”朱玉婉回答说。

“他们不要命,我们要吔。我才不去冒那个风险嘞。”毛英附和道,完全彻底的是个保命君子。

“嗨,一个二个贪生怕死的,真是‘唯小人女子难养也’。好不说了,赶快吃饭,吃完了我们骑11号自行车出发。”江海洋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

四人吃饱喝足后,一结帐二十块钱,那是江海洋半个月的工资,他摇摇头无奈的掏出钱来付了帐,便带着“娘子军”继续摸黑上路。好在山下没有下雪,走起来没有下山时那样困难,再加上刚才饱餐了一顿,一男三女便甩开脚步向前进。一路上几个女知青还小声的说笑,与江海洋保持几步距离,成“赤候兵”队形朝着没完没了的公里急行。

走着走着,江海洋突然听到身后传了一声惊叫,那是朱玉婉发出的尖叫声,打破了黑夜的寂静,让其他二人也跟着吓了一大跳。

“啷个了嘛?”江海洋返回来问道,同时好像看到朱玉婉在抹眼泪。

“可能是脚遭崴了。”黄淑琴替朱玉婉答道。

“你们这些女民兵就是事多,你们两个把她扶到那块石头上坐起,给她揉一下,然后扶起她走。”他有点不耐烦的对另外两个女知青说道。

“你当过兵的噻,懂得战场救护,你来帮她掰一下噻?”黄淑琴对他说。

“我——”江海洋有些感到意外和吃惊。

“我啥子我嘛,反正你是负责来招我们的,就要对我们的生命安全负责。”毛英“拔刀相助”道。

“吔,看不出你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说话怎么这么泼辣哟。我没得一点责任得,她是十八公司的,我是‘养鸡场’的。”江海洋故意恁个说,“要怪去怪‘老狐狸’和魏胖子去。他们撇下你们不管,让我承担责任,这简直是强盗逻辑。”

黄淑琴以为江海洋真生气了,于是息事宁人的说:“算了嘛,都隔得不远住,看在阶级姐妹的份上帮她一下嘛,别个都在哭了。”

江海洋是最见不得女人哭了,一听到她这样一说,同情心油然而生。他走过来蹲下身体,双手握住朱玉婉受伤的左脚左右转动了几下,然后用力一掰,疼痛得她用手打了他肩头几下,不过还好她没有像刚才受伤时那样尖叫,旷野里女人的尖叫会使人毛骨耸然。

“怎么样?好些了吧?”江海洋一边揉一边对朱玉婉问道,“能坚持走吗?”

“嗯,好多了,试试看吧。谢谢你。”朱玉婉感激的小声说。

她在两个女知青的搀扶下重新站了起来,试着走了几步,感觉还不错,于是四人又踏上了漫漫黑夜的征途。中途,当朱玉婉行走最困难的时候,江海洋挺身而出的背着她走了两三公里,让弱女子在他背上感动的痛哭流涕。

当江海洋领着三名女知青精疲力竭的走进县城时,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全城街道空无一人,家家关门闭户,偶尔传出一阵小儿的夜啼声。他们无意去打搅他人,便来到县府大院,三个女知青围坐在一起就呼呼大睡起来。江海洋只好打起精神当起“护花使者”来,他每隔一小时把他们叫醒一次,在原地活动一下再睡,因为冬天的古林实在是太冷了。走起路来还感觉不出来,一但坐下来,在没有火的情况下,非把人冻出病来。

江海洋考虑到再有几个小时,她们就要体检,怕她们冻感冒,会影响她们回城。他于是把自己的棉衣脱下来给三个人披上,自己却冻得在堂屋里走来走去。当她们再次被叫醒的时候,都被这个比自己大不了两岁的“傻转哥”的精神所感动了。

县大院对面的一家黄糕铺的主人,不知为什么今天起了一个大早,他捅开火炉,为江海洋一行人“雪中送碳”。那是他在游动中听到响声后,把大家叫了起来,然后走进了店铺。几个人一边烤火,一边等着热气腾腾的黄糕粑吃。

早餐后,江海洋把几个女知青交给其他三个招工师傅带去体检后,就回到招待所蒙头大睡,直到中午时分才被他们闹醒。

“走,小江同志,今天中午我请你客,昨天真的是太辛苦你了,我很感动。”“老狐狸”很热情的的说,又很激动的挽他的胳膊往外走。

“光请我一个唢?他们呢?”

“哎呀,我还要养家糊口噻,啷个全部请得起嘛。不比你哟,一个人吃饱全家都饱,再说我招了好多回工,都是知青请我,那有我请他们的呢?”

“真是个老……财迷。”他没有把“狐狸”二字说出来,而是改成了财迷二字。

大家高兴的吃完一顿颇有风味特色的中餐,只是其他人的饭钱是三一三十一平摊。由于此次招工虽然困难重重,但还是比较顺利,江海洋提出请大家看电影,因为他们最快也得等到第二天才能办完所有手续,方能踏上回江都市的路程,所谓看电影实际上还不是消磨时间而已。

一群人说说笑笑的来到电影院,朱玉婉买来一包古林特产“麻辣鸡块”分给大家吃,她深情的给江海洋留下两块大的,并有意识的坐在他的身边看电影,她喜欢呼吸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男人气味。

电影开始时,在后排的黄淑琴爬在她耳边小声说:“不要自作多情哟,嘻嘻。”

“讨厌!”朱玉婉娇滴滴的啐骂道,心里却心花怒放美滋滋的。

由于电压很低,一部彩色的《红色娘子军》放映在银幕上都显得发黄,让大家很倒味口,好在这是老影片,大家只是混混时间也不作过多的计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