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四章 斗柄阑干洞庭野,眼中群盗贼尚纵横 2 闺语

天边的月 收藏 0 0
导读: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四章 斗柄阑干洞庭野,眼中群盗贼尚纵横 2 闺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2 闺语

同一日的池州虽然大雨滂沱,鄂州的阳光依旧明媚的照耀着滚滚红尘。新建的岳府正屋中不时传来阵阵笑语,与风吹竹叶的沙沙声混在一起,恰似一曲欢快的江南小调。


屋内,安娘正不辞辛苦的把箱笼一个个翻开检视,每打开一个,旁边观看的岳雷、岳霖便发出一声高昂而锐利的欢呼,盖过了安娘的惊叹,证明着里面的东西确实具备无与伦比的吸引力。李娃远远的坐在书桌旁,纤长洁白的手指执着一张淡粉暗花素笺静静的看着,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丝清浅的笑意。巩静姝将身体靠在房间另一头的锦榻上――因为她怀孕,李娃特意吩咐家人准备的――懒懒的抚摸着膝上白猫厚密的被毛,悠然超脱的看着安娘与弟弟们的雀跃,时或闲瞥一眼李娃的举止。

“安娘,看你的样子,可还像一个女儿家?怎么不向静姝学学。待到你阿爹回来,定要好好管束你一番。”李娃实在被烦扰不过,低声道。

安娘撅起上唇:“阿爹从不说我的,偏是妈妈规矩多,却还打着阿爹的名义。”又向静姝伸伸舌头,只是吵闹的声音果然低了许多,嘁嘁喳喳的与岳雷咬着耳朵,四岁的岳霖在哥哥姐姐的屁股后面转来转去,希望多看一眼箱子里面的玩具。他原是李娃与岳飞所生的第一个孩子,前些日子因为害病,一直在江州由乳母陪伴着休养,最近方搬入鄂州新居。


静姝被安娘孩子气的举动逗笑了,轻轻拍一下小白猫,“自己玩吧。”随手丢了一个线头下地。自己轻巧的起身,跻着一双翻毛拖鞋走向安娘。

那边李娃正欲回信,见此忙放下笔,唤一声使女,两人一起过来搀扶静姝。

“这如何使得,静姝怎敢劳动婆婆。”

李娃搀住静姝的臂弯:“这头三个月是最重要的。你比不得安娘,身子素来娇弱,这几日又害喜的厉害,自然要加倍的呵护才行。”

静姝调皮的绕开,反过来搀住了李娃:“媳妇哪里有那样娇气了?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还略长了一斤呢。我现下只怕到时候吃得太多,胖的走了形,祥祥回来后认不出,可不叫人羞死了。”

李娃也不禁莞尔:“媳妇自有岳家列祖列宗、昊天上帝佑护,定是平安无事。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留意一些。”


“姐姐快来!”显然安娘又打开了一个箱笼,一边右手晃动着拨浪鼓发出冬冬的敲击声,一边左手玩弄着个阳刻蝙蝠绕寿桃图案的长命锁,脚下堆放着抻出来的各色绫罗绸缎,招呼道:“大哥准备的真是周详,一个大男人家居然这么细心,姐姐真是好有福气。”

静姝、李娃两人彼此搀扶着走过去。安娘笑着将长命锁悬在爱爱的肚皮上,左右比划:“唉,可惜就是没有现成的孩子衣物。”

静姝看着半箱玲珑的玩意,只是笑而不答。

李娃道:“小孩子家懂什么,衣物当然是自家的干净整洁,岳家又不是没有使女做这些针线活计,何必再买外面的东西呢?”说着,在另外一个箱笼里掏出一匹白色木棉布,“何况这里还有官家赏赐的奇珍,能在市面上卖出黄金的价格来。”

安娘赶忙将手放到布上反复摩挲。“嗯,果然柔软舒适,做小孩子的衣物再合适不过的。”

李娃拉住安娘责备:“不要弄脏了。”

安娘笑道:“才不稀罕呢!待我有了孩儿,也让阿爹送我这样一匹白布。”

“安姐姐,是先要结婚才能有孩儿吧?”岳霖在一旁问道。

安娘自知失言,颊上腾起两朵红云:“小孩子一边玩去。”却不自觉的拽起一匹红绫,裹在身上,鬓边玉兰眼中水雾。

岳雷也凑热闹用手刮着脸,叫着“羞、羞。”当看到安娘恼怒的瞪圆杏核眼时,他右手迅速抄起岳云送的笔墨纸砚,左手拽着岳霖撤离了即将成为战场的屋子。

李娃道:“安娘,同碧月一道把这些箱笼收拾好。奶奶也该睡起来了,咱们一道请安去。”

“是。”安娘拖长声音:“不过,我看云哥哥还发来数个箱笼呢,那里面又是何物?”

“待你日后如静姝一般,便告与你知。”


这日夜深时分,安娘估量静姝并未安寝,就从自己的卧房偷偷溜到静姝房间。她俩的房子挨的紧,也是李娃想着岳云常年在外征战,静姝难免寂寞,特意安排两人相伴着解闷的。

果然,爱爱只穿着贴身内衣,正百无聊赖的看着屋中的白猫向房梁上挂着的虎皮鹦鹉龇牙咧嘴呢。

“这么晚了还不睡,若让大哥知道了,又要心疼死。”

“这话倒是应该我说呢,小妮子此时此刻尚四处流窜,竟是意欲何为?待我明日向婆婆面前……”

“哈,姐姐如此疼妹妹,断断不会的。”安娘一边说,一边在静姝身上呵痒,差点踩到了小白猫。白猫愤怒的发出低低的呜咽。

静姝被呵痒不过,讨饶道:“不要闹了,被人听到。”

安娘停了下来,扶着静姝坐到床上,“我倒不怕被人听,不过你是家里人的心尖子,可是不能出任何差错,否则我的罪过可就大了。喂,有没有感觉到小宝宝在踢你呀?”安娘好奇的问道。

“还早呢,哪里那么快?你怎么忽然对这些感兴趣了,莫不是小妮子春心荡了?”

“哼,就会以戚戚小人之心,度坦荡君子之腹。老实告诉你,我喜欢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

“说得倒是绝决,就怕你日后独守空闺哭红鼻子。”静姝取笑安娘。

“我但恨身为女儿,不能上阵杀敌、保家卫国,又岂会做出种种小儿女之态?”安娘本来顾盼神飞的双眸忽然一黯。

“单单这句便是枉读圣贤书,有违圣人教导的男女大伦。”静姝搂住安娘,“还是老实给姐姐交待,到底看上了若个?”

安娘笑着推开静姝:“早就说没有了,还要纠缠。就多说一句,我看上的只会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匹马杀敌只手擎天的。”

“听这话头,倒是让我想起一位来。小妮子看上的莫非是他……?”静姝蹙眉。

“做什么话题只在我身上打转?”安娘扭头躲过静姝探究的眼神。“大哥的信上写了些什么,姐姐也说来给妹妹听听。”

静姝学着李娃白日的口气:“待得日后你与我一般,便告与你知。”

安娘气的挣开静姝的搂抱:“这么没正经,夜深了,我去睡了,姐姐也安歇吧。”

静姝笑道:“果真恼了?明明是妹妹先欺负我的,现下又怪在我身上,这不白之冤真真跳入长江也洗刷不清。”

安娘轻叹一声:“大宋的子民也没黄河可以跳了。”

静姝见得安娘意兴阑珊,适才打闹时散乱的一绺头发随意垂于额前,不免上前一边替她将头发抿到脑后,一边道:“不过妹妹若是想看,但拿去无妨。”

安娘啐了一口:“谁稀罕来,刚才不过说说玩的。”

静姝笑着捏了一下安娘水嫩的脸蛋:“知道适才是妹妹急了,才想起这么一个话题来窘我的。”双眸流转,“不过那个人我当真猜了出来,就是年龄实在大了一些。”

安娘听到此处便欲跺脚跑出,静姝赶忙道:“吴相公一人力守关陕,确是个只手擎天的大英雄,亦是门当户对;但只一桩,吴相公妻妾无数,实在委曲了妹妹。”

安娘一脚本已经跨出房门,听后又蓦的转身:“只知道胡说,看我日后怎么告状的……”

“倒要听听你想谁告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