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英雄救美

妙心幻玉 收藏 0 5
导读: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英雄救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那公子一看见东方珊瑚,便露出礼貌的微笑。

东方珊瑚也抱之一笑,柔声道:“多谢公子相救之恩。”

“姑娘不用客气,在下吉福马。”

东方珊瑚眼波流动,轻声道:“我叫东方珊瑚。”

吉福马笑道:“昨晚我路过那里,刚好看见那一幕,实在难忍心中之气。我平生最看不惯欺负女人的男人。”

“你把他们都杀了?”

“下手是重了点。”

“公子的救命之恩,珊瑚永生不忘,希望来日有报答公子的机会。”

“姑娘不必多礼,叫我福马就行了。”

东方珊瑚低头妩媚一笑,轻声道:“福马。”

“你身上有伤,还是回房休息吧。”

“已经没有大碍了,我想就此别过,来日定会报答公子救命之恩。”

“为什么这么急呢?你不会是认为我别有企图吧?”

东方珊瑚突然面颊绯红,将头垂得更低,有意无意地拉了拉自己的衣角。

吉福马微微一笑,道:“昨晚给你清洗伤口、上药和换衣服的都是绿儿,她是我府上的侍女。”

东方珊瑚点点头,道:“上完药伤口已经不疼了,我真的有事,得走了。”

“既然姑娘有事,在下也不能强留。你伤口未愈,带些药走吧。”

东方珊瑚偷眼看向吉福马,只见他面目温和,落落大方,并无心中有鬼的样子,于是问道:“请问这里离皇城有多远?”

吉福马想了想,道:“骑快马也得要一天。”

“这附近有集市吗?”

“你想买匹马?我的马厩里有几匹好马,可以送给姑娘一匹。”

东方珊瑚笑道:“这怎么好意思,你救了我的命,又送我良驹,看来这债要还不清了。”

吉福马也笑道:“债还不清就不要还了。我带你去马厩看看。”他没等东方珊瑚回答便沿着游廊走去。

东方珊瑚看着他的背影,感觉这人好像并无恶意,而且他对那些黑衣大汉为何围攻自己只字未问,也许他真的只是路见不平。

但是,这一切也有可能是他故意安排的。当那些大汉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些人是皇上派来的,难道吉福马是皇上的人?但他为何要救自己呢?

她一时理不清思绪,索性不去理了,且看他如何表现,于是便跟了上去。

他们来到马厩,只见里面拴着五匹马,东方珊瑚一眼便看出匹匹都是宝马良驹,不禁赞道:“漂亮。”

吉福马用手拍着一匹枣红色的马,朗声道:“这些都是我的宝贝,曾经有个人用千金换一匹,我都没舍得。”

东方珊瑚微笑道:“现在白送给我就舍得了?”

吉福马大笑,道:“只要觉得开心,就没有什么不舍得的。”


骄阳如火,炙烤得树叶也已卷曲。

吉福马牵着一匹黑亮如缎的高头大马走在并不太热闹的小街上,街旁店铺里的生意十分寡淡。

他抬头看向远方,高耸入云的山峰已近在眼前,再有不到半个时辰就可以到达山脚了。他明亮漆黑的双眸微微露出笑意。

这时,突然在小街尽头出现一队人马,大声嘻笑着走过来。

他们一行五、六个人,看穿衣打扮,想必是这小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吉福马并没有太在意他们,仍旧走自己的路。

但是他却无意间瞥见在一匹枣红色的马后面托着一根绳子,绳子另一端赫然捆着一个年轻的姑娘。

那姑娘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只穿着一只绣花鞋,踉踉跄跄地被绳子牵引着小跑。一双惊恐的大眼睛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求援助,她嘴角还残留有丝丝血迹。

吉福马不禁微微皱了下眉,不知是哪家姑娘遭此大难,落入魔手。

只见那伙人说说笑笑地停在醉春风酒楼门口,店小二立即跑出来,点头哈腰、满脸堆笑地招呼道:“章二爷,酒菜都已备齐,二楼雅间请。”

章二爷看上去有四十开外,一脸络腮胡子,他对旁边一个仆役模样的人说道:“带她上去,陪老子喝酒。”说完大步流星地走进酒楼。

仆役立即拽住绳子,嘻皮笑脸地道:“小妞,别闹了,跟着二爷总比跟着你那穷爹强。”他一边解绳子,一边不时瞥着她的身体。

姑娘杏眼圆睁,狠狠啐了他一口,咬牙切齿地道:“你们这群流氓,全是禽兽!”

仆役并不生气,仍是笑嘻嘻地瞟着她衣服被撕破的地方。

这时他已将绳子从马鞍上解下,在手掌上缠绕了几圈,拽着姑娘就往酒楼里走。

那姑娘扭动着身体,拼出全力挣扎。

吉福马已停住脚步,似乎想向前搭救。

就在这时,那姑娘突然转回头死死盯住吉福马大喊道:“公子……公子……求你救救我……公子……”她的眼泪已如开闸洪水。

仆役听到姑娘喊叫,立即扭回头,一眼便看见吉福马站在小街上。仆役一阵皮笑肉不笑,喝道:“臭小子,滚远点。”

吉福马平静地看着他,淡淡地道:“我要是不滚呢?”

“不滚就给你好看。”仆役一个箭步跨过门槛,冲到吉福马面前,扬手就照他脸上掴去。

吉福马微微叹了口气,抬起手在他的手腕处轻轻一弹,仆役立即一抖,身体不禁后退数步。他手里还拽着绳子,那姑娘一时难以平衡,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

吉福马却一把扶住她,再一抖手,捆在姑娘身上的绳子便已断了。

仆役早已气得脸膛紫红,用手指着吉福马,跳着脚怒喝道:“你有种,知道这是谁的地界吗?说出来吓不死你!”

那姑娘早已躲到吉福马身后,带着哭腔道:“章二爷是这里的地痞恶霸,坏事做尽。”

吉福马看着仆役,冷冷地道:“我最看不惯欺男霸女,这姑娘今天我一定要带走。”

就在这时,酒楼里传出一阵叫叫嚷嚷的声音,只见章二爷瞪着眼大步走出来,一咧嘴道:“是谁在这里闹事?”

仆役赶紧跑到他面前,一指吉福马道:“就是他,抢二爷的女人。”

章二爷上上下下打量了吉福马一会儿,突一拱手道:“这位朋友,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阁下为何无缘无故棒打鸳鸯?”

吉福马不禁笑道:“鸳鸯在下倒见过不少,可如此不般配的鸳鸯却实在少见。”

章二爷已沉下脸,道:“阁下定要管这闲事?”

“这位姑娘向在下求救,在下也不能装聋作哑。”

章二爷一声冷哼,沉声道:“只怕阁下走不出十步,便已横尸街头。”

话音未落,他身后那几个人已将吉福马和姑娘围起。

吉福马轻轻叹了口气,抬头看向小镇外那座高耸的山峰,淡淡地道:“在下得罪了。”

他身形一闪,围在他周围的几个人,身体立即如木桩般僵直。

只在眨眼之间,他们的穴道便已被吉福马封住。

章二爷一声怒喝,飞身上前挥起铁拳如雨点般攻过来,一时间,吉福马的身体竟被他虎虎生风的拳影笼罩。

但,三个回合不到,章二爷便一声惨叫,身体也随之飞射出去,重重撞在门柱上。

店小二怪叫一声,赶紧跑过去要扶起章二爷,不料却吃了重重一拳,仰面摔倒在一边。

章二爷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双眼因气血上涨而布满红线。

吉福马淡淡地道:“承让。”说完飞身上马,一把拎起那姑娘坐在他身前,之后策马扬鞭,绝尘而去,远远地传来章二爷的漫骂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