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一节:恶与报(2)

醉长生 收藏 5 9
导读: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一节:恶与报(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一节:恶与报(2)

“操你妈的!你也知道老子们是为国为民的了,你就应该奉献你女儿慰劳一下老子们!老子看上你女儿是给你面子了!”吴明半天拉不开柳花芝的手,本来已就已经不多的良知再被酒精一烧更是不知丢那去了,心里越来越火大,一手抓过一个羽林军身边背在背上的步枪,用枪托一下子就向柳花芝的肩膀砸去。其他的士兵一看团长都动了手,那里还有不动手的,都将拳头和枪托纷纷砸在老俩口身上脸上。

张留福老俩口都是50多岁的人了,怎能经得起十几个如狼似虎的士兵殴打,张留福和柳花芝瞬时便流着满脸的鲜血倒在地上。张留福的手紧紧抱在张兰的腿上哭叫,“你们是人吗?她们还只是孩子呀!”

郑重淫笑:“是孩子?那就更应该早点教会她们懂事了。”一枪托砸在张留福的头上,张留福昏了过去,柳花芝也在几个士兵的拳打脚踢下渐渐失去意识。

吴明不理张兰张菊姐妹俩哭喊惊叫着:“爹!娘!”一手抓住张菊就往卡车停靠方向拖去,其他的几个士兵和郑重抓着张兰往卡车拖去,其他的士兵就在用枪威逼着其他的难民不准靠近,难民们眼睁睁的看着这帮长着人形的畜生就要犯出罪恶,却在荷枪实弹的步枪面前无能为力。

吴明一手将张菊拖上了卡车的后车厢摁在了车厢的地上,郑重也将张兰拖上了卡车。张兰张菊恐惧的哭叫,弱小的身体不停的瑟瑟发抖。郑重看着这两张染上了灰尘,流满了眼泪漂亮的小脸,更加激发了他的兽性,淫笑道:“团长,我忍不住了,就在这吧!”吴明“哈哈”大笑,“我喜欢这个小的,你就先给弟兄们表演表演,搞那个吧!”

郑重淫叫着叫几个士兵把张兰的手脚死死的按在车厢的地板上,‘嗤’的撕开了张兰那本就单薄的外衣,少女晶莹的胸膛立刻暴露在寒风中。张兰恐惧的大叫:“不要不要!放了俺吧,俺求你们了……”兽性发作的郑重怎会理会她的哀求,淫笑着对一个士兵说道:“给我按得死死的,下一个就轮到你。”那士兵眼里的神色也不象是一个人,更象是一只看见了看见了兔子后饥渴的鬣狗,忙道:“好啊好啊,快点啊!”更用力的压住了张兰的腿。郑重扯下了张兰身上剩余的衣物,怪叫一声扑了下去……

吴明看着郑重的肆虐,喉结“骨碌骨碌”的上下转动吞着唾液,体内的兽性再也摁奈不住,抓住张菊的裤子就往下扯。张菊拼命的大哭大叫,纤细的手臂捶打在吴明的脸上和背上,但那样纤细的手臂那能阻止强壮的吴明,反而更激起了他的兽欲。刚刚撕下张菊的衣服,吴明就急不可耐把嘴向张菊的脸上胡乱啃去,张菊哭叫的闪躲,但是她却被吴明死死的压在地板上,无法移动。那张喷着酒气的臭嘴就要压在她的嘴上了,张菊本能的张开了嘴,一口就咬住吴明长满胡茬的下嘴唇,用力的咬了下来。吴明一声痛叫跳了起来,捂住被咬下一片嘴唇的下巴在原地大叫,发泄的兽性和疼痛更叫他失去了人的理性,他疯狂的向地上的张菊一脚又一脚的踢去:“咬我!我叫你咬!叫你咬!”张菊一下子抱住了吴明的腿,又是一口咬了下去。吴明一下摔倒在地,扑向张菊拳打脚踢,没用几下,张菊就被打晕了过去。吴明突地站起来,眼里都是野兽才有的凶光,和那流满了血的整个下巴,构成了真正的地狱中吃人魔鬼的面孔,“你敢咬我!贱货!你敢咬我!”抽出腰后的匕首,伸手抓向少女那还没有发育成熟的身躯……

一阵狂风吹过,带来了一片乌云遮住了月亮与星光,照在大地上的皎洁月光立时被无边的黑暗所替代,那恐怕是因为苍天也没有胆量目睹这人间的兽行……

张留福和柳花芝在另外几个难民的呼唤中慢慢的醒转了过来,张留福摸了摸疼痛的头,“这帮畜生!”他咬着牙骂道,突然,他猛地想起了自己还有两个女儿,抓住一个老人的手发疯一样的问道:“俺闺女呢!?俺的两个闺女呢!?”老人抽泣着别过了脸,不敢回答他的话,张留福一个个抓着围在身旁每个难民的手臂不停的问道:“俺的闺女!告诉俺呀!俺的闺女在那?”回答他的却只有哭泣……

这时,有一只手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袖,张留福回头一看,是他的老伴。柳花芝用颤抖的手指指着前方一百多米的一片草地:“他爹……那……那……那不是吧……!?”

张留福看见了,借着刚刚出现的月光看见了路边的那片草地……两具赤裸,洁白的躯体就在那片草地上躺着,一动也不动,看不出有一丝生机。张留福的脑袋里轰然一声响,什么也不知道了。“那不是……那不是……当然不是她们……那当然不是……”他机械的喃喃重复着这句话,脚步踉踉跄跄的向草地走去,短短一百米的路,他却摔倒了五次,走到了跟前,张留福模糊的双眼看着两具躯体,凄惨的现场瞬间冲击了他那颗已经开始衰老的心脏。

那是他的两个女儿,两个象花一样的女儿,可是现在已经不象了……张兰的眼睛还没有闭上,望着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不知道是在问着什么,那双眼睛曾经是那样的明亮,就如天上的星星一样的明亮,现在已经蒙上了一层死灰色,失去了生命的灵动……张菊就倒在离她姐姐不到10米的地方,柳花芝也来到了跟前,眼前的惨象让她摔倒在地,发出了痛彻心肺的痛哭,不!那根本就是撕心裂肺的哀嚎!她看见了什么?她看见的惨象是能让一个母亲看见的吗?…… 14岁的张菊捍卫了她的贞洁,代价是用她的生命......她那瘦弱的身体上,两只刚刚发育的乳房都被割下,留下了两个流着鲜血,碗大的伤口,满嘴的牙齿已全被敲掉,腹部的四个伤口里,灰白色的肠子已经从里面流了出来……她在临死前承受的折磨又有谁敢去想像?

柳花芝捂住自己的眼睛,那种心灵的痛苦让她根本不敢再睁开眼睛,如果有选择,她宁愿自己是瞎子,永远看不见就在几个小时前,还在懂事的安慰老俩口的女儿就变成了这样的样子……张留福充满了皱纹,淌满泪水的脸上带着无法描述的悲痛,缓缓的脱下上衣罩在了张兰身上将张兰抱了起来,流着泪一步一步向中京城灯火阑珊的方向走去……

第三天的中午12:30分,代表着维护帝国军队军纪的帝国军部,廷卫军司法司的大院外,张留福老俩口已经在这里举着一张血泪斑斑的白布跪了四个小时。那张白布上正是用血写成,对羽林军犯下的兽行如血如泪的控诉。一张侵满了血的床单盖在张兰张菊姐妹俩的尸体上,也在做着无言的控诉。司法司的大院门口直直的站立着一排荷枪实弹,面无表情的卫兵,阻拦着大院外的人群。大院门外的人群越聚越多,张留福泣不成声的控诉对着不知情,新来的人们诉说了一次又一次,人们开始时看热闹的心情一扫而光,代替的是同情与愤怒。稍有良知的人们那里想像得到那些穿着威武的黑色军装,肩章上绘着皇家徽章,象征着京城与皇家保护神的羽林军竟然能对遭了天灾,苦苦求生的难民犯下这种人神共愤的罪恶!

军部司法司司长马正良在办公室内来回不停的踱步,窗外传进的一声声“严惩凶手!杀人偿命!”的愤怒呼喊冲击着他的耳膜和良心。

从早上一上班时就看见了张留福的血状,稍一调查就知道了是谁犯下的罪行。羽林军倚仗自己是皇家卫队的身份胡作非为,欺压良善的事是数不胜举。因为羽林军官兵都是皇亲国戚,最少的也是和朝廷要员有着千丝万缕的层层关系,司法司对他们也是无可奈何,只要不是犯下了极其严重的军法,司法司一般都是睁只眼闭着眼,得过且过了。可是象这样的暴行简直让他不敢想像,更不敢置若罔闻。加上郑重一共十四名羽林军士兵已经被他叫宪兵逮捕了准备审讯,可是逮捕吴明的命令他迟迟没有下达,因为吴明正是当今天仁皇后吴心乔的嫡亲堂弟。吴明平时就是仗着这层关系才横行霸道,本来吴明倒卖羽林军弹药的证据铁证如山,可就是皇后亲信的暗中阻挠才被免于了对他的军法起诉。

“这次犯的罪实在是太邪恶了,邪恶到了魔鬼都表示钦佩的地步!”马正良用力的将半截香烟扔到地上,狠狠的踩了个稀烂,“来人!”他对着几名冲进办公室的宪兵大声命令道:“立即逮捕吴明!!!”

“是!!!”宪兵们的眼里闪着怒火,又冲出了办公室,他们也是有良知的士兵,早就在等着马正良的这句命令。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