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神 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siyuan4529 收藏 1 5
导读:军神 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0/


今天黄虎找的找我说今天晚上有行动,让我做好准备.我知道一定是紧急集合.我马上告诉了张民几个,让他们不要告诉太多人,出了事就麻烦了,他们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心神领会的走了.大家都装作不知道.

已经过了上床睡觉时间,我们睁大眼睛,竖起耳朵,躺在床上。军装还穿在身上,虽然没打背包,但所有东西都放在手边,只要一听哨响,估计二分钟就可以冲出房间。


“嘀!嘀!……”一阵急促的口哨声传来。


我纵身坐起,高喝:“兄弟们!快!”


迅速地将雨衣叠好,塞在被子中,用背包带将被子打成一个小豆腐块,背在肩上,爬下床,戴上军帽,扎上腰带,箭一般冲出房门。走廊上人影憧憧,脚步声、叫喊声、翻床倒柜声……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使平静的大楼,瞬间沸腾起来。


大家争先恐后的往前跑,好几次,我险些被人潮挤倒在地。


终于出了楼门。楼前灯光照射下的平地上,稀稀拉拉的站着几个学员,军训教官们背着手,笑看狼狈的我们。


渐渐恢复了平静,楼前站着两个方队。


军训教官们开始清查人数。


“报告!”一个声音响起。


“怎么这么晚!”黄虎见一个学员站在楼门,刚要发火。却见他的军裤突然往下一落,露出绿色的内裤。


“哈!……”同学们禁不住的大笑起来,原本严肃的气氛顿时无影无踪。


“赶快入列!”黄虎皱着眉,挥手让那位同学赶紧入列。


“有什么好笑的!看看你们自己,有勇气笑别人吗?”黄虎讥笑道。


确实,因为匆忙,有穿反鞋的,歪戴帽的,没扎皮带的……除了二队早有准备,情况较好外,其余可真是错漏百出。


大家相互审视,忍不住笑出声来。


黄虎训示一番后,宣布解散。


大家回到宿舍后,没敢合眼。果然,刚过半小时,哨声又起,这次大家都有准备,情况比上次好了很多。


折腾几次后,都终于撑不住,躺上床就入了梦乡。


“张民快起来!紧急集合!”


他大吃一惊,翻身坐起,就往下爬,一脚踩空,整个身体就往地板摔去,一个结实的臂膀及时地拉住他。受了惊吓,他才从迷糊中惊醒。


“老大!谢啦!”他感激地对我说,回头抓起床上的背包,快速向楼下冲去。


“接下来是急行军,全队跟我出发!”黄虎面无表情地看着睡眼朦胧的我们。


“啊!这么晚了,还要急行军!”


“要跑多远?”


……


大家七嘴八舌地嘀咕,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午夜二点,在漆黑的天幕下,几百名军训学员在我们几个队长的指挥下,背着背包,跑出校门。


“快跑,不许掉队!”军训教官们跑在队伍外侧,以防不测。


迎着凉爽的夜风,我迈开大步,轻快的跑着。我是长跑能手,这点路程算什,就算他永远不停,我也不会累。回头望望掉队的同学们,不免心中有些得意。


张謇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胸口好似压块石头,憋着难受,双腿灌铅似的,每一步都很酸痛。他拼命的摆动双臂,大脑却感到一阵眩晕,不行了吗?他想着。


“把你的背包给我!”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瞬间驱走他心中的黑暗。抬头,大队长伸手笑望着他,是那样的英俊潇洒。他不由自主的将背包递了过去。心里想到队长真是好样的! 刚开口想说谢谢,却见队长看着他.


我接过背包,搭在肩上,跑了起来,看着他说:“是兄弟的就别说了!”


张謇顿时觉得心里更堵了,眼睛好像要湿了,赶紧转过头去,是呀,是兄弟就不要说什么了!


我来回不停的沿着我们四队往前跑,看着不行的同学马上扶下,大家看我眼神都充满感激,我向他们用力的点了下头,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们.


“罗汉!看好自己的小队,我去后面其他小队看下!”


“是,队长!”


我跑向后面其他小队,边跑边向他们打气.今天是五公里越野,要是身体不好,一个来回肯定大家坚持不下来,要是有人不及格,我这大队长和他们几个小队又要陪他们了!


“徐正秋,看好自己的小队,不要顾自己跑,他们要是不能坚持,你就陪他们跑及格为止!”我看着徐正秋跑到最前面,都要进我们二队了,我看着他吼他道


“是,队长!”他一看不对,马上跑到自己的队后面,帮助其他人.


“兄弟门加油呀,五公里很快的,跑完就可以回去睡觉了!加油呀!注意自己的呼吸,不要乱了,心静下来.”我边跑边向周围喊


跑了大概两公里后,虽然速度慢了点,但是大家心静了下来,渐渐变的有秩序了,稳健了起来.黄虎和几个教官看见大家都能跑起来,对我们的速度慢也没有太大的意见,也没有对大家吼了.


我跑到赵向军身边抓起他的胳膊,扶起他一起跑.


“队长,你怎么....”他吃惊的看着我.


“别说话,跑下去,说话呼吸就乱!”我没有让他说下去.赵向军是南京二炮的一个装甲集团军军长的儿子,因为当年父亲参加y战,忙于军事,在他母亲生产时没有在身边陪他母亲,而当时他母亲身体虚弱,难产而亡.而他自己也因为没有人照顾而从小身体虚弱,因为母亲的病故和他父亲长年忙于军务,所以对自己的父亲非常憎恨,连带也非常恨军队.但是他父亲却强硬的给他报名了南京军事学院.他自己却非常的不愿意.


上次在食堂,他表哥把他介绍给我,让我好好照顾,我没有注意,后来看到他的档案和他表哥的话我才知道.


我扶着赵向军跑着,他的身体因为生产时遇到的问题,后天又缺少照顾,身体经脉非常的虚弱,血管纤细,体内的器官功能也很差,到最后只是我在扶起他在跑,我用真元在他的体内帮他疏导,可是长久以来的积弱还是没有办法跟治.看着这个已经跑不动却倔强的没有叫停的男生我非常的欣赏.想要帮帮他.


“向军,想要力量吗?”


“恩???”他因为长时间跑,头脑昏昏沉沉,不清醒的问.


“想要力量吗?就象你父亲的亲卫兵那样的力量?超越常人的力量?”


“我...可...以吗?”他迟疑的看着我,他终于听清楚我的话,因为他太了解他父亲亲卫兵的力量了.那是一个传说!修真的力量!常人不知道的力量.


“明天来找我吧,我想我可以帮助你!”我没有继续解释.而他却陷入了狂喜之中.高兴的忘记了刚刚跑步之后身体的虚弱,蹦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