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条河(2)

中国剑 收藏 4 36
导读:[原创]那条河(2)

伟走后的第二年,璇璇考上了省城的一个重点大学。在那一年里,对于伟交代的话我能做的就是不停的找明子他们解决璇璇身边的追求者。我真的不会去照顾人,反而是璇璇老照顾我。因为她常常说:我还像个孩子。一个拒绝长大的孩子。


璇璇走的那天,我特意旷课去送她,我去的时候明子他们早就在了。看到我出现的时候,璇璇先是笑了笑,然后拉下脸来说:都高三了还逃课!我气喘吁吁的说:我一定要来送你!我答应过一个人要好好照顾你的。所以你走,我要来送。璇璇抬头看看远方轻声的说:是伟要你这样做的吧。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她低头看着我笑着说:就你还照顾我,你连你自己都照顾不了,笨蛋。好了 我要走了。兄弟们,再见! 她在临上车之前忽然又回过头来在我耳边说:好好学习,一定要考上大学。


一如一年前,在这个地方伟当时的样子。我站在那里看着璇璇的影子渐渐远去,又是一次离别。明子在车下大喊:你们怎么回事?有事干吗老对他说啊?就不能跟我说一声吗?还是不是好兄弟啊? 璇璇大声对着他喊道: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看着明子奔跑的身影,我想: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一生一世的好兄弟。


璇璇上大学后,就很少回来了。我知道那是因为她不喜欢那个继母,虽然她很想念她的父亲。伟回来探过家,比起以前来黑了,壮了,也更加成熟稳重了。我们又来到了那条河边,流水依旧,只是人非当年了。伟笑着说:在他们那里也有一条河,他经常在休息的时候跑过去。有一次,他一个人在那里抱头大声的哭泣。他说他想我们,他想璇璇,他想家乡的河,他怀念我们的过去。我告诉他璇璇肯定在大学里有一大堆追求者,只是我们无能为力了。伟笑着说:你们想干吗啊?去省城打架啊?呵呵 我们都长大了,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了。其实,她给我写过信,说她的学校很好,说她在那里过的很好,就是老想我们以前的日子。她是个大学生了,是我们里面飞出去的凤凰啊。 我问伟:你还喜欢她对吧?你为什么不去看她?你的驻地离她并不远啊。 伟说一次他去市里看璇璇,可是他看到璇璇跟一个帅哥在一起,很开心的样子。伟说:他看了看自己草绿的军装,他知道自己已经离她很远了。当一天他脱下军装就更什么也不是了。我看着伟没有说什么,伟变了,不再是那个争强好胜的人了。那天晚上,明子在城里的一个大酒店请的我们。我们都喝多了,可我清清楚楚的记得伟喊过璇璇的名字。


伟回去后不久,我就参加了高考。我考到了一个离省城紧邻的城市的一所医学院校。我走那天,就明子一个人来送我。他说:兄弟,现在就我一个人来送你了。不知道他们在外边怎么样了。好好学习,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有出息。现在我来送你,以后等我走的时候,还不知道谁来送我呢,唉!他们可真不够意思啊。我赶紧打住他,怎么感觉他说的有点不吉利的意思啊。我告诉他:无论如何,我会给他饯行的。我实现了自己的诺言:明子去南方打工的时候,我从外地跑了回来亲自送他登上了南下的火车。


到学校后第一个月,璇璇就来看我了,她说是来爬山的。我陪她爬山的时候问过她还给伟写信吗?她的脸立即沉了下来,因为伟根本没给她回过一封信。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问她有男朋友了吗。她轻轻的说了声:有了。


我见到她男朋友时已经是深秋了,我都穿上毛衣了,可那个男孩还是穿着一个单薄的T恤。长长的头发在风中飘舞,很帅。他是省城人,家里条件很好。他请我到一个很豪华的酒楼去吃饭,看到那满桌子的菜,我喃喃的说:好香啊。以前我们在河滩里吃烤地瓜时就这样香。什么河滩里烤地瓜啊?他问道。我笑了笑,他一定不会知道的。我特意看了看璇璇,她却转身说去洗手间。在席间那个男孩不停的炫耀着自己的见识和背景,我一直在那里低头吃饭。我知道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我跟伟明子他们一样,再怎么样也不会忘了那些香香的地瓜。璇璇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个坠落在我们之间的天使,到了时候她还会飞回自己的天堂。


后来,我听着朴树的那首《那些花儿》就难过。我眼睁睁的看着童年伙伴的离去,快乐和青春的离去,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伟退役了,回家盖了座新房子准备娶媳妇。他问过我璇璇的情况,他说的最多的三个字:那就好。我在城市的街头看到了那个男孩,跟另一个女孩在缠绵。我像多年前的伟一样冲了上去,狠狠的揍着他。最后,在女孩的尖叫声中,我被警察抓走了。来领我出去的是璇璇,她已经憔悴了很多。她是求着那个男孩放弃对我的诉讼的,我不知道她受到了多大的伤害。她对我说:你真傻。我说:我答应过一个人要好好照顾你。我们只想不要你受到伤害。她开始流泪,泪水滑落到地上溅起一朵晶莹的泪花。


伟结婚那天,我们都到了,璇璇,明子还有我。伟指着自己的妻子对璇璇说:我老婆,你该叫嫂子吧。嘿嘿

我们三个都是一天离开家乡的,明子已经在南方有自己的小生意了。我和璇璇都要回学校。伟在车站笑着说:十八岁那年你们送我去当兵。今天我送你们离开,扯平了啊 哈哈。伟说着说着,我和璇璇开始流泪。明子直在那里说:又不是干吗去。你弄的跟上战场似的干吗呢?


火车开动了,看着越来越模糊的伟的影子,心里又开始疼痛。在路上我看到了下面那条大河,像一条玉带一样。我问身边的璇璇:这条河多美丽啊。 璇璇点了点斜靠在我肩膀上的头。


再见了,故乡的河。再见了,我的好兄弟!我一定会回来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