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很早的时候就买过一本王道乾先生译的〈情人〉,在我的印象中并没有把这本书看完,也许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缘故,我对里面的情节与语言不甚寥寥.对于穆旦先生的诗作,虽心向往之,但也是直到大学才有机会读到.王道乾,穆旦这样的大家,我是通过另一个人的文章了解,从而进一步关注的,他就是王小波。

究竟是怎样的机缘让我读到了王小波的文章,我已经记不得了,不过我知道,我看的他第一篇文章是<夜行记>.那是04年,高二,一个杂志,一个不黯事事的高中生,一个遁走天国的奇才作家便在一个最平常不过的午后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不敢妄自说那时的自己心中有块垒,但脑中总有一些莫名的症结在困扰着我,现在想来真是幼稚,但当时却是生死攸关,也就是从那个午后开始,那种生死攸关变成了淡然一笑,变成了恍如隔世。我不敢说对于王小波的作品有多深的了解,不过从他的作品中我第一次体会到了自由的气息,和浪漫的气质,这对于我不亚于一次启蒙,一次新的启蒙。

《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黑铁时代》,以及他的杂文与散文,我说不出高深莫测的评价,但这些书是不可不读的,他是上个世纪末中国最好的作家,他的作品是中国最美丽的文字。

十年了,97到07,十年前我还躲在父母的被窝里为了夜里没有看到香港回归而沮丧,十年前我也开始为了某些事情伤悲,花开花落的哀叹,开始从我心里口中出现,十年后,我不知道现在自己的性格中有多少是王小波的成分,但我敢肯定,他对我的影响是一生的。

十年了,就这么过了,历史不容假设,但如果他活着,现在的哪个所谓的大家硕儒能望其项背!可惜我和我们这些他的读者无幸看见这最美的文字了。

天妒奇才,世之人不予欺,愿小波前辈的在天之灵宽恕这样不肖的晚生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