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二部: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第八章 入世(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汉宫秋,迷烟景。



秉烛夜游,不让古人情纵。



流连花国,飞伤醉月,倚翠偎红。



弹弦衬歌对玉容,夜把瑶琴弄。



义意远重听玲珑,情怀透流酥胸,眉目轻送。



秦淮近,多佳丽,轻舟掠过,留脂香微送。



牵衣问情郎,似否画舫行踪。



怎奈郎心似孤松。



不依娇花眷效忠。



奴身似飞蓬,未悉君心许寄忠。



婉声低劝莫悲痛,芳魂一缕为花种。



借飞花,语君保重。



奴心伴君陨,莫教花飞远送。



莫教花飞远送,哎,谁知花落泥中。



……此后过残春,惊寒食,不惜花怜。



一任花飞自过垅,孤灯寒,燕踪杳,玉楼人去庭院空。



明月临,窗中独抱琵琶,孤清吟弄,花阴下凭谁和唱。



唯与莺燕竟吟风,最伤心,深恨月老无情,误了人间情种,惊却红尘香梦。



绿阴下,杜鹃啼血,宛似悼翠悲红。



恨世间,痴女半无情,况是青楼遗韵。



又何怪,一枝红杏,偷过墙东,十载风流,竟成约梦,桃花依旧笑春风。”



一叶轻舟,缓缓北上,龙飘飘负手立于舟首,轻歌慢吟。



烟笼寒水月笼纱,秦淮夜景最迷人,然龙飘飘发现,其实白天的秦淮,丝毫不亚于夜晚的秦淮。月华如练、水晕似花、绿柳如丝、夜色似幕、花灯似锦,游人如织这是秦淮之夜。黄莺于红花绿柳,酒旗飘在水村山郭,许许多多的寺庙,在烟雨中放光,秋露冷冷,绿波粼粼,此乃秦淮白日。白日比夜晚少了几分繁华,却多了几分凄美。



金陵自古为帝王建都之地,公侯戚畹,甲第连云,宗室王孙,翩翩裘马,以及乌衣子弟,湖海宾游,靡不挟弹吹箫,每开筵宴,则传呼乐籍,罗绮芬芳,行酒纠觞,留髡送客,酒阑棋罢,堕珥遗簪。真欲界之仙都,升平之乐国也。



武定桥,钞库街。妓家鳞次,比屋而居,屋宇精洁,花木萧疏,迥非尘境。到门则铜环半启,珠箔低垂;升阶则犬儿吠客,鹦哥唤茶;登堂则老鸨肃迎,分宾抗礼;进轩则丫鬟毕妆,捧艳而出;坐久则水陆备至,丝肉竞陈;定情则目眺心挑,绸缪宛转,纨绔少年,绣肠才子,无不魂迷色阵,气尽雌风。



青楼门户,争妍献媚,斗胜夸奇,凌晨则卯饮淫淫,兰汤滟滟,衣香一园;停午乃兰花茉莉,沉水甲煎,馨闻数里;入夜而横笛扶筝,梨园搬演,声彻九霄。



秦淮河水烟凝碧,每当夜凉人定,风清月朗,名士倾城,簪花约鬓,携手闲行,凭栏徙倚。忽遇彼姝,笑言宴宴,此吹洞箫,彼度妙曲,万籁皆寂,游鱼出听,洵太平盛世也。



秦淮灯船之盛,天下无出其右者。两岸河房,雕栏画槛,绮窗丝障,十里珠帘。主称既醉,客曰未晞。游客往来,经常挂在嘴边:某名姬在某河房,以得魁首者为胜。薄暮须臾,灯船毕集,火龙蜿蜒,光耀天地,扬槌击鼓,蹋顿波心。自聚宝门水关至通济门水关,喧闹达旦。桃叶渡口,争渡者喧声不绝。



现在的秦淮尚未遭受战乱,这里的人们逍遥的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可谁又知道,南唐最后终究没能支撑下去,惨遭灭国呢,龙飘飘想起这些,忍不住停下吟歌声,长叹一口气,道:“伤心千古,秦淮一片明月,一江南北,消磨多少豪杰!”



花季正听龙飘飘唱歌入神,突见龙飘飘发此感叹,心中一怔,问道:“龙大哥好好的何以发出如此伤逝之言?”



龙飘飘右手指点秦淮道:“此处如此繁华,必为兵家必争之地,一旦开战,这繁华却只成过眼云烟,实在可惜,可惜啊!”



花季讶道:“南唐现在实力胜过大宋,南唐不发兵进讨中原,此处是不会深受战火的呀。”



龙飘飘惊奇的望了望花季,没有吱声。花季微微娇声道:“我家世代为南唐望族,爷爷曾和一些官家之人谈起过天下大事,小妹那时年幼,虽未曾懂,倒也记下不少,也难怪龙大哥会觉得怪异了。”



龙飘飘笑了笑。扭过头去。



花季走出舱来,见龙飘飘一脸的伤感,不由戏言道:"龙大哥怎么担起闲心来了,就因为这里是秦淮河?"龙飘飘摇了摇头道:"非也,我只是在感叹堂堂大唐天朝,竟会落到龟缩江南,一个盛世天朝,竟会毁在几个奸邪小人手里。"花季眼神一暗,喃喃道:"自古天下哪朝哪代不是毁在小人手下,气数将近,没有什么办法挽救,大唐天朝,现在只能号称南唐,屈居于这江南弹丸之地,连年与吴越交战,百姓苦不堪言,满朝文武,只顾醉生梦死,哪里还管得了百姓的疾苦,也许大宋的兴起对天下百姓亦是一种幸运。"龙飘飘佩服的望了望花季,赞道:"不愧为官家千金,对社稷江山的这番评叙颇有些见地,然而大唐的没落安史二人乃是罪魁祸首,他们的背叛,直接导致大唐国力的衰落,内乱往往是一个王朝灭亡的前兆。"花季颇有同感,淡淡叹道:“是啊,我就不明白,他们既官至节度使,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为什么还会背叛大唐,起兵作乱呢?”



龙飘飘沉声道:“谁也不想甘居人下,越有权势,这种脱出茧冢的欲望便越强,到达一定程度,总是会爆发的,而所谓忠诚,也只是背叛的筹码不够罢了。”



“所谓忠诚,也只是背叛的筹码不够罢了。”花季默念这句话许久,突然道:“龙大哥,我觉得你的才华不用来治国,而在江湖上混,实在有点可惜了,不如……”



龙飘飘打着哈哈打断花季的话:“哈哈……江湖才是豪杰葬身之所,仕途终究不合我意,一酒一剑一美人,逍遥江湖,笑傲武林,呵呵,多么惬意啊,官场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实在非我所长,不提也罢。”



花季脸微微一红,垂首窃笑。



“那龙大哥今后有什么打算?”花季轻轻问道。



龙飘飘远眺了一番秦淮美景,道:“我乃华夏子民,岂能容黑汗蛮夷乱我中原,我决心去投宋军,大宋方兴,必有番作为,其军队不同其他各国,倒是块净土,这样一可施展抱负,二可报效朝廷。比入仕之途强上多倍。”



花季叹了叹,知道龙飘飘向着宋国,无奈道:“大哥想投宋军,小妹倒是有个好去处,小妹虽然是南唐人,但爷爷却认识宋朝官家几位大员,爷爷早年和他们称得上生死之交,其中有一位几年前还去过我家,我想由小妹领你前去,应该比你自己去胡乱碰壁的好。”



龙飘飘点了点头,回过头来道:“那就谢谢花季妹妹了。”



花季正色道:“自己人,大哥何必如此客气。”



龙飘飘微微一笑,转过头去,远眺江面,任江风吹着衣带翻飞,自顾欣赏美景,也没去理会花季微红的脸蛋。



远处一艘花船,正在极力追赶一艘巨舟,龙飘飘微微一讶,转而坏笑道:“敢情前面那艘船,喝了花酒没给钱就溜,才导致人家穷追不舍了。”



花季扑哧笑道:“你就会瞎猜,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子呢,前面那艘船可是长江一带有名的水贼兼杀手组织‘长刀会’的船,咯,你看到那桅上挂着的黑旗了没,那上面绣了一把长长的弯刀,那是他们的标志,后面的那艘画舫,却是苗疆的五毒门,你看画舫上漆着什么。”



龙飘飘顺着花季的指向望去,见那画舫上果然漆着蛇、蜘蛛、蜈蚣、蝎子、癞蛤蟆五毒。



花季又道:“肯定是长刀会又在画舫上杀人了,才会被五毒门追赶的。”



龙飘飘讶道:“这五毒门看样子不好惹哦,为何长刀会还敢在那画舫杀人?”



花季不假思索道:“五毒门虽不好惹,但长刀会更不好对付,听说长刀会的首领是个姓向的女人,人艳若桃李,却冷若冰霜,行事心狠手辣,江湖上的人称她为‘冷艳魔女’。不过好像在长江一带口碑还不错,他们劫富济贫,除暴安良,所以每次官府来查,总有百姓维护他们,以致他们总能提前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有啊,这长刀会的杀手无处不在,过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拼杀起来,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一般武林门派都不敢去招惹他们,五毒门深知厉害,此类追赶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而已。”



果然,那画舫追了一会便停了下来,任凭那长刀会的巨舟离去。



龙飘飘不禁赞道:“啧啧,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改日倒要会会她,看看他她到底有什么能耐,竟能统驭一个这么庞大又鱼龙混杂的帮派。”转而又对花季道:“没想到你对武林还是挺了解的嘛。”



花季笑道:“其实我也是听人家说的,自己没怎么出来走动过。但告诉我消息的人,那可不是一般人,他天天在江湖上走动,武林中什么琐碎的事他都知道。”



龙飘飘似乎对花季嘴里的那人不怎么感兴趣,随口问道:“你怎么会被野心盟追杀,又被修罗门追捕呢?而且他们说你有什么宝图,你真要是有,不如给我,免得深受其害。”



若是别人说出这种话,花季必定怀疑这人接近自己的目的,但是龙飘飘说的那花季却有另一番想法了。只听她柔柔的道:“小妹是有宝图,但只有四分之一,龙大哥既然如此关心小妹,那小妹就把他送给龙大哥了,反正留在小妹这里迟早被人抢去。”



龙飘飘随意一问,没想到还真这么着了,不由傻笑道:“哦豁,你还真有啊,我还以为是江湖的传闻呢。”



花季见他那傻样,格格娇笑道:“你看你那样子,哪里像个少年侠客,简直就跟一个得人打赏的店小二差不多。”



龙飘飘忙收起傻笑,正色问道:“你就不怕大哥是利用你,真正目的是要得到宝图?”



花季亦正色道:“假若连龙大哥也是想骗小妹的图,那这个世间再也没有小妹容身之所,反正是要给,不如给一个自己喜……信得过的人,哪怕这人是骗子。”



龙飘飘闻言,默然半饷方才叹道:“花季妹妹,你这种偏执的个性总有一天会害到你的。好,图我收下,但是有一个要求。"



花季讶道:“龙大哥,你不是吧,小妹把那么贵重的宝物送你,你不急着收下,却还提出要求来了,嗨,小妹长这么大还头一次听到有你这样的呢。”



龙飘飘笑道:“那就是答应了咯。”



花季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道:“那好吧,先听听你的要求,看你又在弄什么玄虚。”



龙飘飘收起笑脸,正正经经的道:“我的要求很苛刻,你考虑一下吧,那就是今后无论如何,花季妹妹只可以完完全全相信我一个人,对其他任何人绝对要留有三分戒心。做得到吗?”



花季想笑却笑不出来,声音怪怪的问道:“那爷爷呢?沈丽姐姐和龙姐姐呢?”



龙飘飘正色道:“他们不算,我了解他们,但以后再认识什么人,绝对不可以完全的信任他,除非龙大哥认可。行吗?”



花季有些不太理解,但却听到龙飘飘不经意的轻轻说了一句“我绝不容许任何人伤花季妹妹的心,无论是谁都不可以。”



花季觉得鼻子酸酸的,转过身去,轻抬玉手,擦了擦眼角,回过身来后郑重的答应道:“小妹答应龙大哥了。”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片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图纸来,递给龙飘飘道:“这个是爷爷给我的,听说是找玉箫的宝图。现在小妹把它送给龙大哥了,龙大哥可要藏好了,天下打他主意的人不少,不要给自己惹麻烦。”



龙飘飘转过身来,轻轻接过宝图,稍微看了看图上的地形,接受过生存训练的他,对地图的理解记忆力超越常人,草草一瞥,地形已默记在心,然后惊人的一幕出现了。龙飘飘手一握,那图化为灰粉,随风飘散在秦淮之秋。



花季惊呼道:“大哥,你……”



龙飘飘大声正色道:“一图掀起武林滔天大浪,导致天下大乱,留它只是祸害江湖。就让它随风逝去吧。富贵繁华如过眼云烟,没有诱惑,人们或许活得轻松很多。”



花季的眼神由惊讶变为惋惜,渐渐又变为钦佩:龙大哥终究是与众不同的大英雄,他若也贪慕这张图,那与其他人又有什么区别?



风就这样吹动着两人的情绪,龙飘飘过了许久才轻声对花季道:“终于走了。”



花季闻言莫名其妙,讶道:“什么?”



龙飘飘叹道:“我也不知道什么人,后面那几艘小舟,跟了我们很久了,估计是夺图来的,见到哪一幕,听到我的话都撤了。”



花季一惊,转而眼神略带失望道:“原来你已记下来了,龙大哥刚才的做法是故意的。”



龙飘飘记得那副表情,走近前去,在花季头顶轻轻拍了拍,柔声道:“觉得失望吗?龙大哥和你想象的不一样。”



花季略为迟疑的点了下头道:“嗯,但……”



龙飘飘正色道:“宝藏是珍贵的,不能就这样埋没,而常人得之无非是一夜暴富,坏人得之则祸害武林。龙大哥却是用它来救济世人,繁荣武林,造福天下。君子爱财,靠的是自己的奋斗,凭的是自己的努力,那些财富才是个人的,宝藏不属此列,是上天赐给天下人的,龙大哥只是想好好去利用它。”



花季脸上一热,暗自自责道:“真是的,怎么可以怀疑龙大哥呢,以他的财富,再多的宝藏也只不过是锦上添花,无关痛痒,再说他怎么可能骗我?自己怎能怀疑他呢。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