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6/


徐卫国手里捧着“花名册”看着上面贴出的众多姿色各异风情万种的德国籍美女的照片而拿不定主意,“鱼”与“熊掌”不知道究竟应该选则那种!


“老鸨”在这一行已经干了很多年,什么样的客人没有遇到过!她瞧了一眼正专心致志,眉头紧皱一言不发双手在“花名册”上指来指去的徐卫国,就知道他是拿不定主意选那位姑娘了,就笑嘻嘻的对徐卫国说道:“先生,如果你拿不定主意选那位姑娘,可以同时多选几位伺候你啊!我们这里的姑娘借用中国的一句古语就是“春菊秋兰,各有所长”,保管你尝过“滋味”后一定会乐不思蜀的!”


徐卫国听了“老鸨”的话后不禁有点纳闷暗想:“现在的“老外”对中国的古典文学也感兴趣了?怎么说起成语典故来一套套的?”


此时徐卫国的心思也顾不上想这些了,听了“老鸨”的一翻话后一想也是,只要有“Money”,选的姑娘越多“老鸨”不是越高兴!反正自己也是寻欢作乐来了,只要自己高兴多花点“Money”也无所谓了,想通这一点徐卫国也就不犹豫了,手指一点“花名册”上的照片对着“老鸨”说道:“把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姑娘给我叫来吧!”


徐卫国接二连三的点了三位自己早已相中的姑娘,“老鸨”一看徐卫国一连点了三位姑娘立时乐的合不上嘴了,一个人点了三位姑娘这可是大主顾啊,立马眉开眼笑的道:“先生你先稍等,我这就去把这三位姑娘都给叫来,你需要来点饮品吗?”


徐卫国大手一挥的道:“你先快去把人给我请来吧!在给我上一打啤酒。”


“老鸨”连忙道:“好!我马上就去,姑娘们随后就来,先生你稍等。”说完“老鸨”连跑带颠的转身叫姑娘们去了。


徐卫国没等多一会房门就随着“嘎吱”的一声响被人从外打开了,徐卫国听到房门响起的声音,很自然的投过去了注视的目光, 只见从门外走进来一位穿着一身护士装的金发美女,她的身材颇为消瘦高挑,头上戴着一条白色的围巾,身上穿着一套只能遮盖到大腿根部的短得不能在短的超短连衣裙, 紧贴大腿的吊带白丝袜将她那本已雪白的肌肤映照的更加白嫩。


在她身后走进来的是一位穿着日本学生制服,头梳黑色短发的美女,水手服外加一条短裙,短裙下配着一对中筒袜,典型的日本高中生装扮,看来日本的“AV”产业真是畅销全世界啊!连德国“妓院”里的妓女都是按照日本流行的“AV”片中主演的服饰打扮的,估计是看了“小泽圆”的影片后来的灵感!


随后进来的是位披着一头及肩长的鲜艳红发的美女,她上半身只穿着一个吊颈试设计的“金属乳罩”,系带部分为经过柔化处理的黑色真皮,乳罩环则是不锈钢的。黑色真皮与金属的冰冷、光洁温润的女性胸部,交相映衬,更显得她那丰满的胸部性感迷人。她下半身则穿着一条黑色的开裆漆皮美腿长裤,浑圆嫩白的臀部从黑色的开档处裸露出来,色彩上的强烈对比显得野性而又前卫,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她那洁白的双臂戴着黑色超长的性感手套,给双肩一种另类的性感,随着双肩的摆动在灯光的反射下带来一种滑动的光感,那滑动的线条,如灵性的音乐在飞舞,她的手上抓着一条漆黑的长鞭,给人带来一种力量和权威的感觉。


徐卫国目不暇接的看着走进屋内,在他面前站成一排的三位美女,尤其最后进来的那位美女全身的穿戴整个就是一个“SM”女皇啊!


徐卫国记得自己只是从“花名册”中选了几个长得非常漂亮的美女!而自己面前站着的三个人也明明是自己刚刚挑选的,为何她们的穿戴都各不相同呢?徐卫国带着疑问又仔细的看了一眼“花名册”,只见在“花名册”上每张照片的下面都写着姑娘们各自的“专长”,有护士、学生、秘书、SM....等等五花八门的特色。


徐卫国一看暗想:“好家伙这分类也真够详细的了,不枉我白来一次德国啊,真是长了不少见识!不尤的对德国妓院这种敬业的精神所深深的折服.....!”


“老鸨”这时端着“一打”啤酒从三位姑娘的身后钻了出来,“老鸨”将啤酒摆放在徐卫国面前的“茶几桌”上,边开啤酒边对徐卫国说道:“先生怎么样?对我们的姑娘还满意吧?”


徐卫国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面前的三位俏佳人,生怕少看一眼她们就会从自己的眼前消失,心不在焉的回答道:“满意,太满意了!你如果没有什么事就下去吧!这里暂时不需要你了!如果我有什么需求会喊你的!”


“老鸨”为徐卫国倒满一杯啤酒后识趣的道:“先生,祝你“玩”的愉快 。”


“老鸨”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末了还交待姑娘们一句道:“好好的伺候这位先生,如果这位先生对你们的“服务”满意了,他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老鸨”说完转身关上房门走远了,徐卫国一看“老鸨”走了,立马迫不急待的对正拿着鞭子的“SM”女皇说道:“以往我只是从日本“毛片”的“AV”女优中看过“SM”表演,一直无缘见识真人的,难得今天有这样的机会,你让“护士”配合你一下,你们两位就给我表演表演“SM”看看吧!”


徐卫国话音一落对着“学生妹”一招手道:“来,你过来陪我坐坐喝点酒,咱们一起欣赏美女们的“表演”!大爷我今晚“玩”的高兴了好处少不了你们的。”


“学生妹”听到徐卫国的话后,转身按了下墙壁上的开关,屋内灯光瞬间的暗淡了下来,屋顶忽明忽暗的闪起了只有在舞厅中才能一见绚丽多彩的灯光,不知隐藏于室内何处的音箱里则传出了阵阵悠扬的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