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

10、克什米尔公主 二、魂断斯卡都

山姆灵机一动,如果扶持克什米尔独立起来,这不等于在中国的后院烧起了一把火,将更加有助于美国对青藏高原的占领,而且一举三得,即可牵制印度和巴基斯坦,又可在南亚培育出一个亲美的国家。想到这,山姆不由得大骂起前几届政府没有战略眼光,把这么重要的一棵棋子忘了。但是,现在能不能来得及呢?山姆不敢一个人妄下定义。在他的提议下,国务卿、国家安全助理、中央情报局局长、国防部长、联邦调查局局长、国土安全部部长、财政部部长等召开紧急内阁会议,大家一致认为,这个主意好极了,并责成中央情报局负责此事,一周之内拿出具体实施方案,一个月之内要见诸行动。赖恩接受了任务,真的在一周之内就拿出了具体实施方案,报给总统之后不到一天就被批了下来,要他即刻付诸实施,一刻也不能耽阁,这关系到全美国人民的利益。

十天后,一支由澳大利亚人组成的旅行团,就从悉尼出发了。目的地是印控克什米尔首府斯利那加,而到了查谟之后,就有十天的自由活动时间,让大家分散到各地玩玩,然后再集中返回。旅行团共有四十五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刚好同坐一辆大巴车到机场,但是,这其中有十人负有特殊的使命,他们要到查谟和斯利那加找寻哈里,辛格王的后人,然后秘密通过巴控克什米尔,到达阿富汗,再在阿富汗境内对他们进行训练,召集游民,组成流亡政府,然后宣布独立,美国除了提供经济援助、派出军事顾问、提供武器外,还将派兵直接进行干预,最后逼迫印巴两国承认独立事实,再在国际上制造舆论,让国际社会也都承认克什米尔王国政府的合法性。如此一来,克什米尔政府一定会感激美国,紧接着一系列条约就会出台,到那时候,要什么条件,还不是美国说了算。如果军事占领了克什米尔,加上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就可以对中国的西部,形成一个扇形的包围圈,形势就对美国大大地有利了。加上在尼泊尔扶持亲美政府的行动失败后,让克什米尔独立已经刻不容缓了。

去克什米尔旅行的人多了去了,特别是去印控克什米尔,印度政府当然一百个同意喽,驻悉尼领事馆给他们这一行四十五人发放了旅行签证。

从悉尼到新德里再到贾朗达尔一路无话,只是到了印度边境小镇伯坦果德,过边防哨卡的时候,查验完了证件之后,一个检察官突然问了一句;“你们到那边去干什么?”

“这还看不出吗?去旅游哇,我们这老老少少的能干什么?”导游小姐口齿伶俐地用英语回答道。

检察官的话,着实让其中的十个人吃了一惊,他们以为这位印度官员看出了什么破绽。听了导游小姐的回答,他们才放下心来,恭恭敬敬地上车走人。

从伯坦果德到查谟的公路,是沿着印巴边境线前行的,

查谟是查谟和克什米尔邦南部最重要的城镇,是该邦的第二大城市。分为两个独立的城市,查谟的旧镇位于一座小山顶,俯瞰着塔威河;而新镇则在河的另一边,几千米之外。由于离喜马拉雅山比较近,这个城市有寒冬,但没有酷夏。查谟以难以计数的克什米尔风格的寺庙而闻名,映衬着查谟的天际。但是查谟有更好的东西值得游客一看。每个峰回路转的地方会有充满浪漫气息的绿草地、神秘的山峦、美丽的湖泊和迷人的山谷,这就是查谟真正给你的惊喜。

环抱在壮观美丽的喜马拉雅山的珀潘亚尔山岭的丘陵地带,有水光潋滟的塔威河(Tawi )流过,寺庙的尖塔映在波光粼粼的水中。查谟自从有了丝绸之路的时候就闻名遐迩。

查谟这个地方是不同种族的聚居地。他们遵循着传统的生活方式,维持着自己独特的文化特色。多格拉斯和古伊阿斯族占主导地位。然后最有趣的是巴克尔瓦尔斯或者叫牧羊公社。绵羊是他们的支柱而山羊是他们的生命。这些人们是游牧民族,为他们的牲畜寻找最好的水草。他们周年在整个克什米尔区放牧,这种生活方式从他们祖先那儿一直沿袭至今。

位于杰卢姆河肥沃谷地的斯利那加,是克什米尔的最大城市,人口约61万。

克什米尔自古就是中国、印度和欧洲的交通纽带。中国古代到印度的陆上交通,多经新疆绕帕米尔之西越兴都库什山脉南下,经克什米尔抵达南亚,也可西行到达西亚。

几个小时之后,大巴车到达查谟,就不能再往前行了,游客要换成当地的小型汽车到斯里那加。查谟有两条高速公路连接着外界,一条到印度的伯坦果德,一条到巴基斯坦的锡亚尔科特。

到查谟一下车,那十位负有特殊使命的游客,就和旅行团分开了,原因是没有这么大的汽车可以同时容纳下四十五个人一起北上。

这十个人根本就无心欣赏这里绝美的风景,他们根据已经掌握的线索,直奔查谟的老城区。查谟老城区坐落在一座山顶之上,与新城区相隔几公里,但在新城和老城之间,有状况比较好的公路相连。

在老城区一座破败但仍具有相当规模的庄园里,他们见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哈里,辛格王的十五世孙女波坦思,当地人都叫她公主,也就是美国人要找的克什米尔公主。虽然这位公主的生活无忧,但政治地位低下,政府处处对她一家加以限制,要离开查谟,都必须要经过政府的批准。

早几天,有人告诉她,将有几位客人来见她,到时会给她一个天大的惊喜,要她积极配合。她不知道这个惊喜是什么,但她也知道,这绝不是一个一般的惊喜。所以,当今天中午有人来敲门的时候,她就显得有些激动不已。来人操的是乌尔都语,她能听懂。她想难不成是巴基斯坦过来的人。但是当来人表明了身份之后,她感到了一阵晕眩。终于有世界上最强的大国看上她了,要帮她的祖先实现那个宏大的愿望了。

但是,就在她清醒过来不久,来人给她泼了一盆泠水。因为,要实现这个宏大的愿望,还有一条很长的路要走,她必须要全程穿过克什米尔,到达阿富汗境内,这一路山高水长,要过雪山,爬冰川,涉严寒才能到达目的地。不但如此,还要通过印巴两国的军事封锁线而不被认出来。

美国人从行李包里拿出几样东西,帮她照了一张相片,没有几秒钟,一张标准的证件相片就出来了。并帖到早已准备好的旅行签证上,盖上鲜红的公章和钢印,这样一来,她就成了一位到克什米尔旅行的澳大利亚公民了。

“Do you speak English?”一个美国人问她。

“Yep!”她干脆利落地用英语回答到,而且是比较地道的美式英语。这些年来,印度政府却没有剥夺她的学习权利,她也没有忘记,要和外界交流,必须要学会英语,否则,自己就将永远是一只井底之蛙。

美国人大喜过望,大拇指一挑,说;“Good。”

于是,一行人就出发了,他们没有和旅行团其他人会合。如果一会合,不就多出一个人了吗?美国人不蠢,印巴两国的情报人员也不蠢。

一切妥当之后,一行人中有一个人离开了,根据计划,他将独自北上,或者和旅行团其他人会合,以腾出这群人中的一个名额,用错位的方法,打乱印巴情报人员的注意力。

一行人游山玩水,一路北上,眼看着过了斯利那加,到了印巴控制线印方一侧的小镇德拉斯,过了这个小镇,就是巴控区了,也就是说离阿富汗不远了。熟悉这块地方地形的人都知道,从查谟到伊斯兰堡,再到阿富汗的喀布尔是一条直线,直线距离只有那么几百公里,现代交通工具只要几个小时就到了,为什么还要北上,绕一个大弯呢。要知道,走直线的话,难免不会引起两国的警觉,也就是要公开和两国为敌,会给自己造成许多不便,如果绕过两国,把人秘密带进由美国控制的阿富汗,事情就好办多了。

计划似乎进行得很顺利,但就在过德拉斯这个小镇时,意外发生了。

对于到对方控制的区域进行旅游,双方都是看过签证就放行的,一般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可就是在这不会发生意外的地方,意外却发生了。

还是在过检查站的时候,本来已经过去了,一个边防检查员用英语很礼貌地说了句;“Good journey!”

“Thanks!”波坦思也用英语回答了一句。也不知道是乡音难改还是习惯使然,波坦思的这句“Thanks,”竟然带有浓重的当地口音。

同行的几个美国人听了,不由得大吃一惊,想不到百密一疏,竟然在这件事上犯下了这么大的错误。

奇怪的是,那个检查员好像没有听出来一样,脸上竟然没有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很自然的就低头忙其他事去了。

波坦思却没事一样,接过护照本,满脸笑容地过了关口。

看到这样,美国人也都松下一口气来,暗暗地庆幸这个检查员的大意。

出了关卡,一行人赶紧上车,急匆匆地继续北上。

其实,美国人错了,这个印度的边防检查员并不像美国人想像的那么大意,他只是不想惊动这些身份不明的国外游客。他也知道,这些国外游客里带着一位有着浓重本地口音的女性,必定大有来头,也肯定怀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等这些游客一出关卡,他立即把自己的怀疑,报告给了他的上级。而他的上级也觉得事关重大,马上一级级汇报了上去,一直到了印度国家安全部。国家安全部也立即会同情报总局进行了研究,这一研究不要紧,就觉察到了美国人的惊天阴谋。并马上把这一情况通报给了巴基斯坦和中国的相关部门。

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中国和巴基斯坦,以及印度,都不希望在南亚的政治地图上,出现一个独立的亲美的政府,也不希望在克什米尔再出现一股强大的独立势力,使得本地区的局势更趋复杂。而在这一问题上,三国的认知是高度统一的。

一行十人,还没走到巴控克什米尔的最大城市斯卡都,无数双的眼睛就盯上了他们。

第二天,巴基斯坦国家电视台就发布新闻,说有十名澳大利亚籍游客,在斯卡都附近旅游时遭遇雪崩,九男一女全部遇难,目前,巴方正积极与澳大利亚驻巴使馆协商,以期尽早交还澳方遇难者遗体,早日妥善处理后事等,电视画面上还展示了十名遇难者的护照样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