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五十七回 徐州兵权

kinghappycat 收藏 10 1
导读: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五十七回 徐州兵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


第五十七回 徐州兵权


陶谦强挺着病体,趁曹军攻城的空隙,召集全体将领在州牧府议事厅召开军事会议。

会上,陶谦勉强听完众将的汇报,喘着气对刘备道:“玄德,听说这几天你守城不是很尽力,不知是否属实?”

刘备已经从糜竺那里得到了消息,心里有底,听陶谦这么问自己,刘备立刻明白是要转入正题,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答道:“陶使君,我受丞相将令,驻守下邳,乃是为了防备曹军进犯,自当尽心竭力,辅佐陶使君守城。但是,陶使君不幸身染贵恙,无法指挥作战,下邳防守一片混乱。不过,我仍然以大局为重,哪里危险,我就率兵出现在哪里。怎奈曹校尉还不满意,竟然要调动我所属士卒。陆军第21军全体官兵誓死效忠丞相,焉能为外人所随意调动?我本想离开下邳,返回冀州,但丞相临行吩咐言犹在耳,我实在不能弃下邳与陶使君于不顾。万不得已之下,我只能明哲保身,忍辱负重,尽量少出头惹事,以免与曹校尉多起争端,耽误守城大事。一些闲话传到陶使君耳朵里,可能就变了样,变成指责我不认真守城了。”

曹豹却不知道这次会议对他来说就是鸿门宴,来的时候还踌躇满志,打着接掌大权的如意算盘,不料,刘备这一席话却把自己推了出来。曹豹大为光火,道:“玄德此言差矣,我身为徐州校尉,署理军事实乃本职。玄德既然身在下邳,协助守城,就该听从统一指挥!至于兵员上的调动,简直正常得很,玄德何必如此!”

刘备又是一笑,道:“我身为陆军将领,实在没有权力听任曹校尉调兵,第21军的一兵一卒都要王丞相下令,才能变动编制。不过,曹校尉所言极是,我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呆在下邳,给曹校尉惹麻烦。”

曹豹冷笑道:“难道你还能出城不成?”

刘备道:“如果我和曹操商量,让他让开一条路,只让第21军出城,曹校尉以为曹操会不会答应呢”

曹豹脸色大变,嘴上不说,心里也知道,曹操还真大有答应的可能。

陈珪见状,知道自己该说话了,道:“玄德,你可不能扔下下邳不管啊!”

刘备故作为难状,道:“我本应遵守丞相令谕,率兵守卫下邳,但如今这样的情况,我在下邳反倒影响大局,不如离去啊。”

陈登道:“玄德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如今下邳危在旦夕,玄德你怎么忍心就这么离开呢?”

接下来,众人七嘴八舌,都是劝刘备要顾全大局,留在下邳。孙乾、伊籍、简雍等人也都看明白的局势,当然要见风使舵,纷纷附和。

曹豹见没有人理自己,就仿佛自己不存在似的,一张老脸阵青阵红,却又插不上嘴,恼也不是,怒也不是,留也不是,走也不是,真是尴尬极了。

陶谦看大家说的差不多了,咳嗽了一声,大家都停下来,看着陶谦,等陶谦说下去。陶谦扫视了大家一圈,目光停在曹豹身上,道:“范同,刘将军于危难之时,与徐州共患难,实属难得。曹操大兵压境,我们和刘将军之间,实在不能再产生任何矛盾了。如今的当务之急,是理顺城防指挥,才能同心协力,抵御外敌……”

曹豹再也忍耐不住,站起身来,大声道:“既然如此,就请使君下令,让刘备听从我的命令!”

此言一出,众人都强忍着不笑出来,刘备更是像看怪物似的瞧着曹豹。但是,大家谁都不便说话,看着陶谦如何表态。

陶谦道:“范同,你说些什么啊?刘将军何等身份,怎能受你节制?第21军乃王丞相部属,没有丞相命令,怎能划归你指挥?”

刘备不能由曹豹指挥,还要统一行动,那只有让曹豹听从刘备的指挥了。曹豹直到现在,终于彻底明白过来,陶谦是要对自己下手了。曹豹也不言语,就要离开会场,去召集部队,先把兵权握在手中,再谋夺徐州大权。

管亥看到曹豹想离开,立刻站起来,手握剑柄,拦住曹豹的去路,道:“范同,会还没有开完,陶使君还没有发话,你还是坐下来的好。”

曹豹见管亥如此,不禁大惊失色,脑袋里闪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拔剑砍死管亥杀出去。

还没等曹豹动手,陈登道:“范同,我忘了告诉你,你带来的亲兵,已经奉陶使君之令,返回军营去了。现在在外面站岗的,除了陶使君的亲兵以外,就是第21军的士卒。”

曹豹闻言,知道已经大势已去。别说外边全是陶谦的人,单说管亥一个,也不是自己能对付的,更何况还有虎视眈眈的刘备。事到如今,曹豹也只能认命了,颓然坐下,不再言语。

陶谦对曹豹道:“范同,你的宝剑看起来不错啊,让我看看如何?”

曹豹明知这是陶谦要缴自己的械,但既然陶谦没有明说,给自己留了面子,也只能解下佩剑,扔在案上。管亥一挥手,立刻有一名卫士走过来,把曹豹的佩剑送到了陶谦面前的桌案上。

陶谦抽出佩剑,装模作样地看了几眼,道:“果然是好剑。”

刘备见陶谦自己在那里演戏,心中暗笑,面上却一脸严肃。

陶谦还剑入鞘,不再还给曹豹,道:“范同领兵戍守下邳,劳苦功高,实为徐州官员楷模,即日起改任徐州治中从事,主徐州选署官吏及一应事务。”

陈登连忙接茬,对曹豹道:“恭喜范同担当重任!”

曹豹知道事情已经无可挽回,既然如此,何必撕破脸皮,遂对陈登拱了拱手,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陶谦转向刘备,道:“下邳的防御重任,就要烦劳玄德。谦只是一州之牧,和玄德地位平等,也没有权力任命玄德什么官职,只能请玄德代署徐州印信,统领徐州官民人等,共抗曹操。”说完,陶谦颤巍巍地捧起徐州印信,就要交给刘备。

刘备望着大印,内心交战。接过大印,就立刻成为暂时的徐州牧,如果击败曹操,很可能就顺理成章地成为陶谦的继任者,得到梦寐以求的发展基地。

不过,这样一来,也就相当于向王琦的权威挑战,纵然打退了曹操,王琦却随时可能杀来,到时候难免要和王琦兵戎相见。更何况,第21军的官兵虽然完全服从自己,可一旦自己闹独立,恐怕不一定会追随自己。而且,陶谦以及徐州官兵要投靠的也是王琦,是否会转而投靠自己,也是个未知数。

想到这里,刘备推辞道:“丞相离开徐州之时,曾经告诫我不得干涉徐州政务,只能协助陶使君。这徐州印信,备万万不敢接受。”

陶谦道:“玄德,我把这大印交给你,并非请你接替我担任徐州牧,而是因为我病体沉重,请你代行州牧职责,这也正是请你助我治理徐州,正合丞相之意,玄德不必推辞!至于徐州今后如何,还要等到退了曹军,另行禀告丞相,才能最后定夺。”

刘备听了这番话,觉得很有道理,既然陶谦已经给自己预留了退路,先接过大印,过几天州牧的干瘾也属无妨。一旦情况不妙,反正有陶谦这些话顶着,赶紧把大印交回去也就是了。

想到这里,刘备就有几分愿意,但还是要征求一下众人的意见,遂站起来,道:“虽然陶使君如此相信刘备,但不知各位大人以为如何?”

陈珪连忙站起来,道:“我等都愿意听从刘将军的调遣!”

其他人见陈珪表态,也纷纷站起来,跟着表态,唯有曹豹冷哼了一声,转过脸去,不理会刘备。

刘备里儿也有了,面儿也有了,也不理会曹豹,走过去,接过徐州印信,高举过头,慷慨激昂地道:“备决心与曹操决一死战,和众君一起,坚守徐州,誓与下邳共存亡!”

随后,陶谦的公文下发到下邳各路守军手中,随着送到的,还有糜氏兄弟给的大量赏金。徐州守军效忠的对象本来就是陶谦,而不是曹豹,再加上刘备在徐州深得人望,都心甘情愿地听从刘备的指挥。更何况,糜氏兄弟大方的出手,更增强了刘备的凝聚力。

曹豹在徐州担任军事长官多年,自然有自己的嫡系部队。不过,曹豹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府邸,而是被陶谦以辅佐自己处理日常事务为名,软禁在州牧府中,即使有些将领想追随曹豹,也没有对象可以效忠。

陈珪、陈登更是早已指明了何人是曹豹的亲信,打着陶谦的旗号,先一步更换了重要岗位上的人选,剩下的曹豹的亲信,见情况不好,谁也不敢闹事,只能老老实实地服从刘备的命令。

有陶谦撑腰,加上陈珪、陈登等徐州官员的大力支持,还有糜氏兄弟的经济后盾,刘备顺利地接掌了下邳防御战的指挥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