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争辉 第一部 第六章 月末舞会

而山 收藏 0 5
导读:与日争辉 第一部 第六章 月末舞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6/



所谓月末舞会,就是现在社会露天广场常见的那种“锻炼身体”性质的舞会,由校学生会主办,但在那个年代已算开先河之举了。“十年动乱”期间,这种男男女女,搂搂抱抱的行为,全都作为资产阶级腐朽生活的一部分,被坚决禁止。

舞会在一个大的礼堂举行,礼堂里没有彩灯、闪光灯,更没有镭射,只有简单的布置,对角拉的彩带由一面面五颜六色的三角旗组成,灯光倒是挺柔和,整个礼堂满着粉红色,透着浪漫,但那浪漫的粉红却是由彩纸蒙着灯泡制造出来的。令人意外的是有一支乐队,乐手全部来至于学校西洋乐器爱好者协会。

礼堂里,男人一群群,女人一堆堆,脱下棉衣棉帽的北大学子们显出天然本色,女人们扎着两小瓣,或是剪着齐耳的运动头,穿着绣花小翠鞋,羞涩而忸怩地站着。而男人们则理着“狗屎刮”——平头,“马桶盖”——分头,穿着解放鞋,渴望而笨拙地站着。

楚寒与胡南安、陈若恪、杨经山来到舞会时,舞会还没有开始,但礼堂四条大门已挤满了人,会跳舞的人站在门与门之间地段,不会跳舞的人挤在门口,而挤在外面窗户位置的人全是看热闹的人,他们的人更多。

四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挤到前排,楚寒饶有兴趣地欣赏这个时代这些青涩的男男女女们,毕竟社会风气尚不开放,少有一男一女胆敢站在一起。胡南安、陈若恪与杨经山三人也在四处扫描,他们饱视场里的美女,但主要还是在搜索陈诗嫣。

没有发现陈诗嫣,三人不免失望,又觉得奇怪,陈诗嫣怎会不在场呢?想想可能还未到吧,遂放下耐心。

几分钟后,一个学生会干部模样的人走到场中央,他身着蓝色的中山装,潇洒地洒洒头,说:“毛主席说过:‘我们的工作一切都要从群众的实际需要出发!’现在,丰富的文化娱乐活动就是群众的需要!毛主席还说过:‘弹钢琴要十个指头都动作,不能有的动,有的不动。但是,十个指头同时都按下去,那也不成调子。要产生好的音乐,十个指头的动作要有节奏,要互相配合。’群众的文化生活也是一样,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都要开展,跳舞就是其中一种既利于身体健康又利于交际的群众喜爱的娱乐活动……”

干部引经据典,长篇大论,滔滔不绝,周围的人早已不耐烦,干部很不情愿地放弃继续表现下去的欲望把时间交出来。“下面!舞会正式开始!”他挥着手臂,高声宣布。

顿时,掌声雷动,奏乐声响起。

干部走下场后,一曲轻快的《我们的生活像太阳》响起,这是一支“中三步”,许多人会跳,但乐曲响了好一阵子,却没有一对舞伴出场,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你期待我,我期待你,都在渴望着什么!

楚寒不觉有点好笑,这时的风气还真是纯朴啊!一对舞伴终于勇敢地出场,可两个都是女的。虽然如此,她们也像黑夜中划亮的一点火光,点燃了全场的热情。接着,陆陆续续有舞伴上场,半支曲的时间,舞厅中央已赫然有了二十多对,但所有的舞伴都是同性。

“让一下,让一下!”舞厅左门口出现骚动。

从人群中挤出两人,胡南安眼尖,兴奋惊叫:““陈诗嫣!”

陈诗嫣穿一双雪白中跟凉鞋,着一身紫色的连衣裙,胸前高耸如云,腰上一根束带紧紧系着,更突显了胸前的伟傲。粉红的灯光下,她显得丰盈窈窕、端丽冠绝。

楚寒也注意到了陈诗嫣,三人正准备怂恿楚寒上去,谁知陈诗嫣背后钻出一个英俊潇洒的男子,男子宽肩窄腰长腿,身高应有一米七五以上,两眼精光闪闪,眼正鼻直,两唇紧合成线,有着说不出的傲气和自负,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充满了男性的魅力。

“还有一位护花使者!”陈若恪怅然若失。

楚寒他们四人就与陈诗嫣面对面,相距有十多米,陈诗嫣动人的美目向他们这边瞟了一眼,楚寒抽动嘴角向她展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但不知是陈诗嫣没有发现他,还是故意装着不认识,亮丽的眼睛仅一扫而过。

“你们认识那男的吗?”胡南安恼怒。

“不认识!”陈若恪与杨经山摇头。

这时,那风度翩翩的男子已搂抱着陈诗嫣入了舞池,他们俩是第一对男女搭配的舞伴,这自然引来众人注视的目光,接着后面有男子大胆前往女生一边邀请女生跳舞,慢慢地舞会才成了真正的舞会。

好动的胡南安与陈若恪也蠢蠢欲动,楚寒一直未动,他观赏的意味远远多过参与的意味,老实腼腆的杨经山更没有动的意思了。

几支舞曲下来,舞会气氛已十分热烈,无疑帅哥配美女的组合——陈诗嫣她们那一对,是整个舞池的中心。像往常一样,陈诗嫣成了舞会的皇后,那个男的当然是白马王子了。他们俩精彩的配合惹来一阵阵喝彩,几次他们俩旋转到楚寒处,都一闪而过,楚寒感觉陈诗嫣已看到他,但接触到的目光却是陌生与冷漠。

第四曲是一曲探戈,许多人不会跳,舞会顿时又冷清下来。不知陈诗嫣是跳累了,还是对探戈也不是很自信,她也没有再进入舞池,只是站在一旁吐气如兰地休憩,脸上因剧烈运动而现出酒醉后的那种酡红色。那男子则在一边拿着一张纸殷勤地为陈诗嫣扇着风,时不时地还用雪白的手娟为她擦一下额上的汗珠。

大家都在等待这曲完毕后好跳下一曲熟悉的舞曲,突然,从外面挤进来几对外国人,他们叽哩哇啦一阵欢叫,然后两两一对进入了舞池中,外国人就是有跳舞的天份,他们的身姿与舞步复杂多了,也好看多了。

下面一曲又是一曲很难的伦巴,还是外国人抢了风头,特别有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跳得特别好,她婀娜多姿的舞姿颠倒众生,看她的表演真是一种享受。

这些外国人是汉学院的留学生,今天是一个意外,以前他们从不来参加月末舞会,他们有他们自己的周末舞会。

跳着跳着,那个金发美女跳起了国标舞,与之配合的男子跟不上节奏,只得停下来为她鼓掌喝采。金发美女奔放大放,她走到人群中主动邀请男子与之共舞,但谁也没有胆量出阵,就是陈诗嫣的“护花使者”也不敢。

“没有人会国际标准舞吗?”金发女郎用流利的中文大声询问全场。

场面尴尬,没人应声,金发女郎意犹未尽,脸上露出失望表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