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六十二章 斩将夺旗(上)

收藏 33 3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虽然平时高屋永彦对他手下士兵的枪法很有信心,但是现在他却不敢把消灭冷枪手的希望寄托在某一个士兵身上。战斗进行到这个程度,连自己都感到了阵阵寒意,更不用说那些士兵了。估计恐惧感已经在每一个士兵的身上开始蔓延。他现在只能明智的选用压制火力来对付支那人的冷枪手,也许只有被击中的支那人的鲜血和血肉模糊的场景才能让帝国的士兵们恢复少许的信心。


高屋永彦能考虑到这些因素,说明他的确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官,只不过他现在已经被对手打乱了阵脚,所以做任何事他都会慢半拍。就比如说现在这次用机枪消灭神枪手这件事儿——这位优秀的帝国机枪射手接连打完了两个弹夹,可是除了绝壁上纷飞的石屑之外,没有任何异常,相反,高屋永彦还把自己的临时指挥部暴露给了对手——周杰正在耐心的等待狙杀他的机会——当然他自己是不知道的。


看到绝壁上没有反应,高屋中佐判断那个冷枪手不是被打死在了石缝中,就是趁机枪手没来的时候已经溜走了。至于其他地方还有没有隐藏着这样的冷枪手,高屋中佐不愿意也没时间去考虑了——上野俊雄大佐在电话中措辞严厉的命令他“不惜一切代价,十点钟之前突破防御,从侧翼攻击侗龙山”!


于是高屋中佐很快重新组织起了第二批敢死队准备最后一博。没有了炮火准备,那就命令所有的重机枪一齐开火,掩护敢死队拼死的攻击;在敢死队刚刚走出两百多米时,高屋中佐的“骑兵突击队”也被提前命令出发,紧随其后的是几乎所有高屋永彦大队的帝国士兵。


四十多挺机枪、三百多匹战马驮马、六百多名帝国士兵组成的强大突击力量确实是声势浩大,这使对面的胡东成和陆子宇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眼看着冲在最前面的敢死队距支那人阵地已经不足一百米了,骑术相当不成熟的“骑兵突击队”也强行推进到了支那阵地的边缘,高屋中佐兴奋的从临时指挥所探出大半个身子,挥舞着指挥刀大喊“班哉班哉(日语:万岁)”,就在这个时候,周杰的枪响了——一颗灼热的7.92mm的子弹不容分说的钻进了高屋中佐的脑袋,并倔强的在中佐的脑腔里转了数圈,直到把中佐的脑浆搅拌成一团浆糊后,才轻松的掀开一块头颅骨飞了出去。


敢死队员们当然不知道中佐已经为天皇“消肿”,眼看胜利的果实唾手可得,他们还想着马上就会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这块鲜血浸染的土地上,自豪的享受一下中佐的赞许呢,谁知道幸运之神悄悄的去泡妞了,而死亡之神却在向他们频频挥手——尔格的骑兵营兵分三路,以雷霆万钧之势卷向已经站在四连阵地边缘的日军部队。


骑兵营以各连为单位,兵分三路,直接楔入日军的攻击队伍中,瞬时间就将日军进攻的队形分为四段。形势急转直下,濒临崩溃境地的四连和重机枪连的阵地上的大兵们由于骑兵营的及时出现,又重新振奋起精神。


胡东成轮着大刀片率大兵们抢先跃出阵地,伍志彪也不知从哪儿变出一只丈八长的红缨枪,枪头闪着银光被舞出一朵朵梅花上下飞舞,艳丽的缨络和煦的阳光中宛如一支飞来飞去、翩跹起舞的彩蝶。


那日勒提马窜入敌群后就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一支“骑兵部队”,一时间杀性大发,直突过去,谁知道这支“骑兵”部队就像纸糊的一样,根本不禁打。那日勒在砍翻四五个鬼子兵之后发现:这些鬼子骑兵的骑术实在是惨不忍睹,在马背上竟然坐都坐不稳,随着战马的颠簸,一个个前前仰后合、东倒西歪。


“骑马不是这个样子的!”那日勒一边左劈右砍,一边腾出空来“耐心”教育着这些半道出家骑手——“身子要坐稳!”——“咔嗤”砍掉一条胳膊;——“双腿要夹紧!”“嚓”又削飞半个脑袋;“小肚子贴紧铁过梁!”——“噗嗤”又捅穿一个鬼子的肚子——“你个舅子的!”那日勒勒住战马,擦一把脸上的血水,“简直糟蹋了这些好马!”


“弟兄们加把劲儿!小鬼子要跑路!”尔格大喊,“拦住他们!”


本已经就是强弩之末的小鬼子,随着神兵天降一般的骑兵营的突入,终于再也坚持不住,也不知道谁又把高屋中佐“玉碎”的消息带了过来,这消息像瘟疫一样迅速传到每一个鬼子的耳朵里,指挥官都死了,还不跑?你当人家小鬼子真是猪啊?人家只是像猪而已,总不能因为人家日本人像猪就给人家叫猪吧?人家比猪聪明,知道打不过就跑。


——在两个少佐的带领下,二三百个小鬼子连滚带爬,夺路而逃。骑兵营却得理不让人,一路追着砍,直追出三四里地,直赶到麻黄头南边,这才停下来,一路收检着日军丢下的枪械物资往回返。半路上,被陆子宇带着胡东成和伍志彪等人给迎住。


“哈哈哈,”陆子宇拉住尔格的手就笑,“这次可多亏了你们啊!真是力挽狂澜啊!”


“别客气了二哥,咱们兄弟还说这么见外的话?”尔格翻身从马上下来,和陆子宇并肩而行。


“老六那边怎么样?有消息没有?”


“半小时之前联系过,老六说那边打得也挺紧。咱们合计一下,再给小鬼子来个措手不及!”


“好!二哥你是参谋长,你安排吧!”


陆子宇点点头:“尔格你的骑兵还有多少人?”


尔格回头看看:“大概还有三百多点儿。”


“这样:伍志彪把马庄方向的人都撤回来,整个‘蓝狐小队’的人都补充到骑兵营,你们起码不外行;“蓝狐”小队带着的投诚伪军编入到四连。补充后的骑兵营从这儿出发,向两山家方向运动,堵住侗龙山的鬼子回唐县的退路;我带四连和重机枪连向中显口运方向突击,打小鬼子的侧翼。大家看看有什么意见。”


“这儿怎么办啊?”胡东成看看鬼子丢弃的漫山遍野的武器问道。


“让北店头的民兵自卫队来打扫战场。放心吧,这些自卫队可都是铁扫帚,比咱们打扫得干净!”


“那好!就按这个计划通知老六好了!”


就在这些兄弟不顾疲劳,绞尽脑汁的研究如何帮助他们的大队长或者是某位团长打退来犯之敌的时候,我们的孟大虾却在美女为他搭起的临时指挥部里“关禁闭”。霍凤凰紧绷着一张俏脸,孟大虾却是一脸的无奈。


“霍姑娘!”孟大虾低三下四的哀求着:“我就在那块大石头后面看看好不好?这回决不开一枪,我保证!”听这话的内容可能是刚刚孟大虾又手痒痒了。


“不行!”霍凤凰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


“我看不见我那些兄弟我不放心啊!”——装出一副大仁大义的样子。


“他们看见你更不放心!”这话说得在情在理,长官要出现在火线上,大兵们首先想到的就应该是保护长官,打仗肯定会分心。


“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我要掌握第一手......”又换了一副克尽职守的模样。


“各连都拉上了野战电话,您要不放心,电话随便打。”这小辣椒真是刀枪不入。


“我是大队长!所有的事儿我说了算!”——终于原形毕露,一脸的霸道。


“好啊!”霍凤凰站起来,抽出双枪率先就往外走,“大队长都亲自出马,我们这些小兵小卒自然也是誓死奉陪了!”


“哎、哎,”孟大虾赶紧上前拦住,“得得得,我哪儿也不去了行不?”


“大队长!”霍凤凰站下,又给他说好话,“参谋长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您就别叫我为难了好不好?”


孟大虾左右手手掌互相垂直,作了一个“T”字形动作,也不管人家姑娘能不能看懂。然后默不作声的往旁边一坐,拿过自己的狙击步枪,“咔咔咔”的拆起枪来。展翼和罗杰早溜到一边去了,他们更惹不起这个有参谋长撑腰的小辣椒。


要说孟大虾没仗打是有些郁闷,可毕竟还有个美女陪着呢;可人家上野俊雄大佐虽然没人限制自由,也有仗打,但他现在比孟大虾更郁闷。


自从和高屋永彦分兵之后,上野大佐并没有使用足够的力量攻击支那人的阵地,只是象征性的发起过几次小队规模的进攻。


他在等待时机。


他把第一个能出现转机的希望寄托在了三村寿美的骑兵大队身上,这是他最大的赌注,也是他策划、布置的这次军事行动中最得意之处,自认是点睛之笔。


可令人感到遗憾的是:焦躁不安的大佐等来的却是三浦少尉从南店据点发回的“骑兵大队全体玉碎”消息。这让大佐的第一个、也是最大的希望像漂浮在风中的肥皂泡一样的破灭了。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懑,上野大佐组织了一次中队规模的进攻,其结果当然是和前几次一样铩羽而归。只是有一个意外的小收获,他却还不知道——正是这次成规模的进攻,禁不住“诱惑”的孟大虾第二次犯了自由主义的错误,以至于被关了“禁闭”。


经常和幸运之神擦肩而过的上野大佐只好把希望和赌注又压在高屋永彦的身上,希望尊敬的高屋君能给他的联队创造一次奇迹,可是很显然高屋永彦的运气也不值得恭维——高屋中佐首先就给他报告了第二个坏消息:北原中尉的讨伐队在该大队到达之前就已经冰消玉殒。


这个坏消息差点让上野大佐跳起来——支那军队到底出动了多少兵力才能够成建制的消灭北原中尉的讨伐队呢?高屋中佐的回答是:最多两个连!


这就是自己正在面对的对手的实力吗?血的事实让上野大佐不得不冷静下来,对对手进行重新评估。


“立即通知高屋大队,小心提防支那人的骑兵!”这是上野大佐经过对对手的重新评估之后发出的第一道命令。不过此时高屋大队的野战电话已经无人接听了。


“电台!用电台!”


无线电波发了出去,结果却是随风而逝。上野俊雄不寒而栗——看样子高屋永彦大队也是凶多吉少了......


支那人的大炮又开始轰叫起来。帝国军队的士兵被炸得血肉横飞,惨叫着四散奔逃。这个场景是上野大佐在中国事变之后,经常在支那士兵中看到的,发生在帝国士兵的身上,大佐阁下还是第一次看到。


上野大佐亲自拿起野战电话:“请接第110师团司令部...请问是师团长阁下吗?...阁下,进攻有些不顺利,... 请阁下给与空中战术指导!”上野大佐放下电话的时候,额头上冒起了冷汗。


原来是师团长桑木崇明中将在电话中“狠狠”地夸了他一通。


真的是夸了一通。桑木崇明中将自打半个月之前率新编的110师团驻防保定之后,一直在筹谋、策划着如何烧起这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正在一筹莫展之际,上野联队的作战计划通过133旅团递到了中将的办公桌上。桑木崇明看过之后,非常欣赏这个亦明亦暗、虚实相合的三面合围计划,并且立即做出指示:计划批准,立即进行!行动开始之后,随战斗的进程,将发生的战况随时直接上报师团司令部。


正因为有了中将阁下在计划批复的最后给了“战况可随时直接上报师团司令部”的特权,上野俊雄大佐这时候才敢越级向司令部的中将阁下请求“空中战术指导”——所谓“战术指导”其实就是要增援,这不过是爱面子的小鬼子一种自掩其丑的说法而已。——求贤若渴的中将接到上野的电话后很是高兴,再加上上野对战况的含糊其辞的汇报,所以中将阁下就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要求,并顺口夸了他几句,什么“帝国的未来”、“圣战的希望”,还有什么“将星的光芒就在你的面前闪耀”等等一些鼓舞、勉励之词。上野大佐如果是在平时听到这些话,一定会热血沸腾、慷慨激昂的,但是现在这些勉励之词对上野来说,无疑是一把架在脖子上的钢刀,而且这把刀已经把他割出血来了——如果行动失败,除了剖腹之外,上野大佐很难再找到第二个和中将见面的办法。


被逼上绝路的上野俊雄第三次把希望寄托在空军身上,希望空军的轰炸能给他荡平眼前的炮火障碍。如果支那人失去了可恶的炮火,他还是有希望攻破对手的防御阵地的——上野俊雄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