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六十一章 斗智斗勇

收藏 30 409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六十一章 斗智斗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日军的第四次进攻改变了常用的“波浪战术”。这次,高屋永彦组织了大约两个小队的兵力,分为两组。前面一组仍像前几次一样,端着大枪猫着腰,左蹿右跳的寻找着隐蔽物,迂回前进;后边的一组在前进到四连阵地前三百多米时停下来,两人一组蹲在地上,开始鼓捣手中的玩意儿。


“他奶奶的!全是掷弹筒!”胡东成赶紧大声喊:“迫击炮!高仰角射击!给我打碎他娘的掷弹筒!”


各炮班的观测兵都已经上到了一线阵地,闻声立刻用野战电话联系阵地后边的炮班;一线阵地上的掷弹筒先敌开火。“轰、轰、轰”,各种口径的榴弹在敌我阵地之间纷纷炸响。


日军的掷弹筒的射程虽然打不到四连的阵地,可在阵地前爆炸后引起的烟幕却严重影响了阵地上士兵们的视线。


“呵呵呵呵!”高屋永彦看着硝烟四起的支那阵地,开怀大笑着,手一挥,一名中尉率领着大约一个中队的鬼子悄无声息的向四连阵地疾速扑进。而此时四连阵地硝烟弥漫,大兵们只能影影绰绰的看到第一波次进攻的鬼子,对于后面跟进的第二梯队,根本就没发现。


看到阵地前依然是爆炸声连连,硝烟冲天,胡东成知道是鬼子的掷弹筒还没有被炮班完全轰掉。急得他一个劲儿跺脚:“弟兄们,上刺刀!炮班!进行无差别攻击!”反正是看不见,干脆乱炸一气得了。


眼看着第二梯队的鬼子就要摸上阵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四连阵地东翼一个不起眼的小高坡上,一营重机枪连的一个排发现了这股鬼子,三挺重机枪同时怒吼起来,正向前急进的鬼子第二梯队被侧翼突然出现的火力打了个措手不及,赶紧趴在地方,向侧翼还击。


而此时四连的各炮班也纷纷调整了射角,十几门迫击炮向犁地一样,每三门一组,各组织之间以固定的间距进行饱和式的炮击。


高屋永彦精心组织的进攻又一次被猛烈的炮击摧垮。


“好险啊!”看着渐渐散去的硝烟下,被炸得支离破碎的鬼子尸体,胡东成冷汗直冒。


“这样打下去可不是办法!”陆子宇道,“只是一贯的在正面防守绝对不行。伍志彪,把你的宝贝们放出去透透风吧?”


“你就瞧好吧,参谋长!”伍志彪手一挥,“罗杰!狙击组分组进入阵地!班慧超!带火力组占领西边那个断崖!”侦查组和爆破组带着几十个投诚的伪军在马庄放警戒呢,伍志彪手上也就这两个战斗小组。


看着‘蓝狐’的各组队员走开,胡东成犹豫着和陆子宇低声商量:“参谋长,我...我瞧现在连队伤亡有点大,我们是不是...是不是往后退一退?”胡东成可不想看着营长辛辛苦苦建起来的这个心肝宝贝连毁在自己手里。


“退?”陆子宇一愣,“退到哪里?”


“退到东杨庄!”胡东成道,“参谋长你看,这里到处都是石头坷垃,连个像样的战壕都挖不起来。不如退到庄里和鬼子打巷战,就算在村口也行啊!好歹能修起个像回事儿的工事啊!”


陆子宇清楚,指挥官在思想上要有了这种苗头可不得了,他仔细的思索了一下才说道:“东成啊,连队的伤亡我也看到了,瞧着这些刚刚还生龙活虎的兄弟就这么离开咱们,我这心里也难受。可现在咱们不能退!”陆子宇苦口婆心的给他分析、解释:“东杨庄距北店只不过三里地,马庄、东杨庄和麻黄头的老百姓可都在北店呢,几千口男女老少啊!今早上,你这个连又收编了七八十名刚投诚的伪军,仗打到这个节骨眼儿上,别说这些刚刚改编过来的兄弟心里会有思想活动,就连咱们的一些老兵也会犯嘀咕,现在咱们要退的话,万一这些刚改编的兄弟...,东成啊,这后果可不堪设想啊!”


一番话如醍醐灌顶,说的胡东成连连点头,心里直骂自己糊涂。


陆子宇又接着给他打气:“东成啊,刚才小鬼子溃退的时候,你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没有啊!”胡东成茫然的摇摇头。


“来!”陆子宇把他拉到阵地前沿,两人探出头去。陆子宇指着刚才日军的进攻方向说道:“你没发现现在阵地前有什么变化吗?——鬼子后退的时候,把原来进攻时遗弃的枪支捡走了。”


胡东成果然发现阵地前只剩了日军的尸体,然后就有几支被炸得不成样子的破枪。


“知道鬼子为什么要往回捡枪吗?——小鬼子的兵力也不足了!”看他还是有些茫然,陆子宇继续耐心的给他解释:“小鬼子把枪捡回去是要武装随队的非战斗人员。日本鬼子虽然凶残,可每次战斗结束,他们都会把同伴的尸体拖回去,这次鬼子连同伴的尸体都不顾,只顾着捡枪,只能证明他们的兵力不足!东成啊,别看我们的压力大,鬼子的压力更大!战争有铁的法则——此消彼长,各领风骚啊!现在就看谁能熬到最后,就是比拚意志的时候!坚持到最后的,就是胜利者!”


“我明白啦!参谋长!”没有了思想包袱,胡东成立刻觉得轻松起来。


“哈哈。明白了就好!和小鬼子打仗,不但要比勇气,头脑也要灵活!”陆子宇拍拍他的肩膀,“这样,我们分一下工:我去一营的重机枪连,你就守着你的连,随时注意弟兄们的思想情绪变化!”


“好!参谋长,你可要注意安全啊!”


参谋长走了,胡东成心里又开始打起“小算盘”,不过这次可不是算计怎么撤退,而是像一个居家过日子的女人一样,算起了自己的“家当”。


刚才陆子宇的话提醒了他:既然鬼子能把非战斗人员武装起来,我为什么不能?嗯...想想


——因为总在家门口打仗,所以连里没设炊事班;那就想想连部的非战斗人员,一个副连长在指挥四个炮排,两个文书闲着没事儿;四个通讯员留一个就够了;还有炮班,四个炮班就有四个马夫,反正驮马都在阵地后的树上拴着呢,留下一个喂马就行;四个炮班都集中到一起了,正副班长八个人呢,留下两个帮副连长的忙,其余的都轰到一线阵地.....


就这么扳着手指头一算计,还真给他拼凑出十四个人来,胡东成乐了,立刻叫来通讯员把这些人集中起来,又想起了参谋长的话,最后直接把这十四个大兵补充到了魏国余的第五排——这个排除了三个班长一个排长,可都是清一水的投诚伪军......


魏国余的排得到了补充,他是既高兴又惭愧。高兴的是老兵多了,战斗力不但得到了提高,老兵们的加入还可以替他为这些刚收编的新弟兄多操点心;惭愧的是刚才战斗中自己这个排的表现,肯定是连长看到自己的人孬种,才一下子给补充了这么多人。


“都他妈给我打起精神来!咱们排要是再打不好,就把这脸蛋子直接塞裤裆里得了!”


胡东成在这儿算计着补充战斗力,那边高屋永彦也真像陆子宇说的那样,也在补充战斗人员呢。


从侗龙山开过来的时候就东拼西凑了一个中队,可这个由炮兵组成的中队根本不禁打,三四个回合下来,拼凑起来的中队打没了不算,原来的三个中队也被打残了两个。经过整编,现在高屋永彦手下也就只剩两个满员的中队加一个小队。所以高屋中佐不得不把闲散的非战斗人员组织起来。


按照侵华战争刚刚爆发时的日军编制,一个满员的日军大队包括:30人的大队部;一个110人的运输中队;四个由230人左右的步兵中队;一个大约170人的机枪中队——14人组成的中队部和3个机枪小队,1个弹药小队,每小队有2--4挺重机枪,总数8--12挺;一个55人的大队炮小队——1个10人的小队部,1个15人的弹药班,两个15人的炮班各装备1门70mm九二式步兵炮。


眼下高屋中佐的大队就是由上述人员和装备编成的。高屋永彦也和胡东成一样计算着他的家底,最后他从运输队、各中队的通讯组和他的大队部里抽出了140人和剩下的那个小队组成了第三个中队。然后,高屋中佐要孤注一掷了。


高屋首先把全大队的三十多挺轻机枪都集中起来,全部发放到由军曹长以上的基层军官组成的敢死队里;随后,机枪中队的八挺重机枪也被架到了射界极佳的位置上;然后是全大队的驮马和战马被集中起来,配给六个小队的士兵,临时组成了一支300多人的“骑兵”部队。


自以为精明的高屋中佐最后还集中了全大队的迫击炮和掷弹筒——他也不管掷弹筒能不能打到对面的阵地上——对支那人的阵地首先来了个十分钟炮火准备。


随着高屋中佐的一声令下,全大队十几门迫击炮和二十几门掷弹筒一齐开火,霎时间,浓烟滚滚,炮声震天。


炮火准备并没有达到中佐要求的十分钟,六七分钟之后,炮声就稀落下来——炮弹没了!


尴尬的中佐阁下只好向敢死队下达了提前进攻的命令。


三十多个日军少壮派军官头上缠着白“孝布”,光着上身,腰里挂着手榴弹,脖子上吊着机枪,“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在通往死亡的道路上——周杰和他的狙击小组正在狙击阵地上面带微笑的等着他们呢。


——“砰——砰砰——砰——”来自不同方向、却都射向同一方向的枪声稀稀落落的响了起来。


高屋中佐很惊讶的发现:随着每一声枪响之后,他的敢死队的武士都会倒下一个。三十多个敢死队员,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最远的才走出了一百多米就全部去找“天照大婶”喝茶去了。


高屋中佐吃惊的都闭不上嘴巴,以至于都忘记了向临时拼凑起的“骑兵”部队发出攻击的命令。


“阁下!”一个少佐过来提醒他,“骑兵突击队要不要出发?”高屋中佐沉重地摇摇头,他非常清楚地知道:没有了压制火力的掩护,临时拼凑起来的“骑兵”突击队只能成为支那人自动武器的活靶子。


高屋中佐举着望远镜,趴伏在临时指挥所的岩壁上,仔细的搜索寻觅刚才点杀敢死队的冷枪手,这是最大的威胁。终于,又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在一个重机枪手脑浆四射的时候,高屋中佐看见他右翼绝壁上,从一个岩石的狭缝中,冒出了一个一闪即逝的亮点。——真不知道这些支那人是什么时候、又是通过什么办法爬上去的——高屋中佐这么一想,忽然觉得自己的后背居然无缘无故的冒出了冷汗。


高屋永彦强打起精神,努力的调整了一下心态,这才收回身体,对站在身边的少佐命令道:“立刻调一挺轻机枪过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