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七节:斗室格杀(6)

醉长生 收藏 1 5
导读: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七节:斗室格杀(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早就怒不可遏的四个宪兵得到了这句再明白不过的命令,哇呀乱叫,一涌而上向白少虎扑去。


白少虎一看四人冲上来的方位就知不妙,果然是攻防得体的占位。此时那还容得这四个宪兵结成队形,一抬脚把墙角的一个凳子踢得飞起,直奔当先的尾上小队长砸去,自己也跟在凳子后面挺身直刺。


尾上见凳子飞来,下意识的调转步枪挡开,眼前视线一滞,白少虎已冲近身前不到一米,手中短剑直刺胸口。尾上的反应也快,这么近的距离调转枪口的刺刀反攻显然已是万万来不及,顺势抬高步枪,‘嗒’的轻响,短剑的剑尖刺在了枪身护木上。尾上手感这一刺毫无力量,根本是点到即止,立时明白是声东击西的虚招,急忙大叫:“三好小心!”果然白少虎手中的短剑旋起一道耀目的寒光,直向他身后三好的喉咙划去。


三好听得尾上大叫,本想刺向白少虎后心,逼得白少虎自救的刺刀及时收回护住咽喉部位。那知白少虎短剑根本就没有划向三好的喉咙,居然又是一记虚招,闪身晃过刚刚赶到的矢野和佐久间的刺杀,剑势半途一变,又向矢野胸口刺去,瞬息之间连袭三人。矢野救友心切,身体惯性向前,眼看就要被刺中心脏,横的一枝步枪伸出,尾上帮矢野架开了白少虎的短剑,短剑只在矢野胸前划了道血口。


白少虎暗叫可惜,揉身再上,紧紧粘在四个宪兵中间,短剑横削直刺,拳脚也不时袭向敌人要害,竟是让四个宪兵连连遇险。


尾上等气得火冒三丈,四个拼刺高手就让白少虎象穿花蝴蝶一样灵巧的身形在四人中瞬息袭击,居然还让他伤了一人。五个人混战在一起,宪兵的步枪过长而施展不开,刺向白少虎的时候也不敢用力,因为只要白少虎一闪,用力过大收势不及很容易伤到自己人。相比之下,白少虎的短剑大占便宜,仗着步伐灵活进退有序,短剑更象一条毒蛇的红信子,闪电般的见人就刺,一刺之下,四个宪兵必须全力格挡,援救同伴。白少虎还不时讽刺几句,“你们这些猪,我要是你们,别说舞枪动刀的,用你们那身肥肉挤也把人挤死了,真是只会吃饭的饲养型肉食品。哎呀!”突然间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明白了,你们这一个劲跟在我后面转,敢情是减肥呢?哦,那继续吧。”四个宪兵气得面红如血,差点发疯,嘶哑着喉咙狂叫要把白少虎碎尸万段


剑轻枪沉,时间一长,四个宪兵已是累得气喘吁吁,步伐混乱,跟在白少虎无规律的攻击下疲于奔命。战斗的节奏已经让白少虎慢慢的控制在手,现在就等发起致命的一击。


熊无疾在门边等得焦急万分,进来这道门已经过十分钟了,外面的声音一点也听不到,不知道外面情况如何,等医院的秩序稳定下来就麻烦了,时间越长越不利。他在这里焦急,外面的五人也同样焦急,都十分钟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明知道有情况,但也不能就这样冲进去,只能焦虑的等待。


熊无疾看着场上白少虎游刃有余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叫道:“老虎快点解决,我们时间不多了!”


白少虎心里暗暗叫苦,虽然节奏慢慢掌握在手,但对方毕竟是有一定功底的四个人。看着是他在轻松戏弄对手,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不过是相持不下的局面,在对方还有反击余力的时候,攻击对方的同时也会被对方攻击,而且还有虎视眈眈的三个宪兵和一个剑道高手没出手,不到不得已时不能暴露指挥剑的功能,只能慢慢消耗掉这四个壮汉的体能才能发起致命攻击。


藤田胜一郎也忍不住叫道:“笨蛋!支那狗是故意激怒你们,让你们追着他贴身近战消耗你们的体力!拉开距离,保持队形!”


尾上等四人猛地惊醒,三好、矢野两枝步枪立即封住白少虎的前进路线,不求伤人,只求阻敌。尾上、佐久间退后一步抢占方位,只等三好和矢野退回就能组成刺杀队形。


白少虎大急,如果让他们组成成刺杀队形,先取得的优势就荡然无存,必定会陷入苦战。日本人有的是时间,他们可拖不起!就算暴露指挥剑的功能和身穿防弹衣,此时也顾不得了!“哈!”暴喝一声就准备不顾代价冲上去蛮干,突听一声大叫:“等等!”


白少虎身形一滞,再看叫住他的人,正是一直靠在床上看热闹的谢南国。就在这一秒钟的功夫,尾上四人已结成队形,呈扇形包围了白少虎。“麻烦了!”白少虎心道,咬牙切齿的向谢南国怒吼:“你干什么?!”


“哦,也没什么特别原因。”谢南国悠闲的用小拇指掏掏耳朵,“小伙子,看你刚才的动作,你一定上过战场吧。”见白少虎怒视着他不说话,谢南国无所谓的耸耸肩,“据我所知,尾上他们可是训练场上的佼佼者呢,你不给他们结成队形的机会就进攻,岂不是太不公平了?我也少了场好戏可看。”


“训练场上的佼佼者?”白少虎微微一愣,注意到谢南国说这句话的时候加重了语气,尤其是说到‘佼佼者’这三个字的时候简直一字一顿。再一看尾上四人的占位、持枪动作非常标准,比自己可标准多了,和日军教科书上的照片根本就是一模一样,标准得不能再标准了。


白少虎突然明白了谢南国的意思:是在提醒他尾上四人的弱点,弱点正是他们这过于标准的动作!


在瞬息攻杀的白刃战中,如果完全按照教科书上的训练方式去拼杀,绝对不是一个正确的做法。因为拼刺过程中有太多想不到的情况发生,对手也是不同的人,所持武器也不尽相同。过于执着于训练场上的死板,遇紧急情况下定会下意识的按训练正统训练方式去做而不及变通。标准则标准矣,却过于死板。而真正在战场上厮杀过的军人通过实战,只要活了下来,自然明白不能一成不变的道理。这就是和没上过血火战场的军人相比,两者之间在白刃战中最大的优势。这么简单的道理,对白少虎这样的格斗高手,自然是一眼就看能穿。宪兵队的主要任务是抓捕间谍,又那有在正面战场上拼刺刀的实战机会?


谢南国叫住他的原因正是认为以白少虎的身手绝对能够解决这四人,不必冒着生命危险蛮干。他没想到的是,白少虎虽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苦心隐藏的武器优势就会暴露,而且混战中重伤必不可免,损失同样惨重。


白少虎向谢南国投去感激的一瞥,宁神定气,轻蔑的向尾上叫道:“猪儿们,来吧。”


尾上的怒火又被挑得冲天,不等白少虎站稳,站位从排左起算左一的三好,左三的矢野早已哇呀一声怪叫挺枪刺来。白少虎向前急进一步,身形突然一矮,借势一个扫堂腿扫去,两柄刺刀堪堪从头上刺了个空。三好一枪刺空,心里才意识到不妙,已经‘扑通’一下被扫倒在地。尾上三人疾刺向白少虎救援,枪势全都下意识的一顿,刺杀训练时敌人可都是站着的,胸腹目标一目了然,猛一下只看得见白少虎的头顶,可没训练怎么刺蹲着的敌人要害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