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七节:斗室格杀(3)

醉长生 收藏 1 0
导读: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七节:斗室格杀(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余杰开着卡车慢慢驶入医院的后巷,前面靠医院的墙外停有一辆顶部装有机枪的‘大坂’级中型装甲车。少尉车长小林达郎坐在机枪座上烦闷的抽着烟,“支那叛军没有反装甲武器,正是建立功勋的机会,非得守在这个破医院没人的后巷,真是无聊!”突然“咣”的一阵剧烈的震动,小林达郎头往前一栽,脖子扭得生痛,马上向后看去,一辆军用卡车已经和装甲车的后门重重撞在一起。卡车车头引擎盖翻起,‘滋滋’冒着蒸汽,车头紧紧顶在装甲车后门,车里的五个宪兵叫骂着‘咣咣裆裆’的摇着车门,就是出不来。


小林达郎愤怒的骂道:“混蛋!你是怎么开车的!?”跳下机枪座向卡车走去,打算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撞了他的宝贝装甲车,技术差劲的家伙!为防是叛军袭击,拨出手枪在手。


卡车驾驶座上的车门‘吱’一下拉开了,小林达郎忙将手枪对准车门,慢慢的走过来。几声剧烈的咳嗽,车门里一个人影从驾驶座滚落到地上痛苦的呻吟。一阵蒸汽散开,小林达郎定晴一看,是个中尉。对方军衔比自己高,准备好的骂词一字不落吞回了肚子里,衲衲不知如何是好。


中尉手捂着额头呻吟,血从指缝中流得满脸都是,倒在地上骂道:“你这混蛋!还不快过来帮帮我!”


小林达郎多年养成的服从本能立刻生效,“是!长官!”也不发怔了,把枪插回腰间,上前蹲着将中尉扶起坐好,“长官,请让我看看您的伤势。”中尉右手慢慢放了下手,小林达郎轻轻摘下中尉的军帽,一看之下,却那里有伤口?赫然是一个血包放在头上!小林达郎猛然惊觉,正要跳起来掏枪,身形莆动,‘中尉’左手已经迅捷的抓住了他衣领,一把就把他刚要跳起的身体又拽了下来,同时一枝加了消音器,冰凉凉的枪口也顶住了他的下颌,恶狠狠的四个字钻进耳朵里,“别叫!别动!”


小林达郎立时软了下来,手指头都不敢有一丝颤动。‘中尉’的眼睛满是凌厉的杀气,那是一种只能在战场上的尸山血海中爬出来才能独有的杀气。他决不怀疑,那怕是自己嘴唇再张一下,‘中尉’也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如果可以控制,他连心脏都不敢再跳动一下。


坐在装甲车上的装甲车驾驶员山田钢很长时间没听见小林车长说话的声音,感觉不对,探头向后看看,见小林车长蹲在那个中尉面前,也不知道是怎么样了,于是打开车门下车,准备过去看看。刚刚下车,一个身影已冲了上来一下捂住了他的嘴‘嘭’一声,把他重重撞在车门上。山田钢被撞得气血翻涌,还没做出反应,下腹部一阵冰凉,一种异物入体,从下往上连胃都刺破了的感觉传遍全身。山田钢本能的用力挣扎,伸手想掰开捂在嘴上的大手,‘铮’一声奇怪的金属摩擦声,那东西已经刺穿了胃,插进了左肺叶。山田钢再也没有力气挣扎,抽搐了几下,靠着车门滑落到了地上。


几乎是在山田钢被撞的同时,戴着口罩的黄杰已经飞快的窜上装甲车车顶。正好有一个想从机枪座上爬出来的宪兵刚刚把头露出来,黄杰猛的一脚踹在宪兵头上,宪兵“哇呀”一声怪叫,已和车里另外四个宪兵倒作一团。黄杰拨出一个铁罐子上的插销,铁罐子立时‘滋~~’的冒出了白烟。黄杰俯身把铁罐子扔进了装甲车,顺手拉上了机枪座上的铁盖死死摁住。车里五个宪兵惊慌失措,胡乱叫骂,白费力气的‘咣咣咣’乱砸乱拉,想打开车门。过了十几秒种,车里没了声音,已经安静了。


宫琳身为外科医师,当然知道用什么药物怎么才能最快将人麻醉,这个铁罐子正是霍远航制作的塞进了哥罗芳的麻醉弹。


这时猪手寿的声音从医院的墙内响起,高声叫道:“小林少尉?”刚才那声撞车的响声惊动了医院内的宪兵,马上报告了猪手寿,猪手寿也不敢离开永医院,于是就隔着墙问一下出了什么情况。


这时余杰早已把小里达郎押到了卡车车厢里,用枪上的消音器戳了戳小林达郎的下颌,“应该叫你的,回答他。”小林达郎哆嗦着不作声。猪手寿等等没听见声音又叫了一次,“小林中尉?”余杰用大拇指拉开了手枪的撞针,恶狠狠的说道:“你应该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做什么!”小林达郎还是不作声。


墙里猪手寿叫了两声都没人答应,心知有异,急叫道:“二小队集合!”准备派一队宪兵到后巷来。


余杰听见墙里这一句,急得一把抓住小林达郎的头发,手枪指着他右眼低声吼道:“回答他!”


小林达郎看着眼前黑洞洞的枪口,咽了口唾沫,终于开口喊道:“猪手课长,我在这里。”


“刚才那响声是怎么回事?”


“倒车时撞到了给我加油的油罐车,现在正在修理,没什么事。”


猪手寿心里一阵轻松,幸亏没什么大事,“城里城外都遭到了叛军的袭击,你可要小心点!”转身走开。


小林达郎心里一阵颓唐,“你这混蛋不早说!”余杰见没事了,命周黄二人把驾驶员的尸体和装甲车里五个昏迷不醒的宪兵抬上卡车。拉好卡车车厢上的蓬布,余杰拍拍小林达郎的肩膀,笑道:“你刚才做得很好。”


“我已经全部按照你说的话做了,别……别杀我。”小林达郎哭丧着脸,发现自己的勇气全是装在装甲车里面的,离开了厚钢板的保护,什么勇气都没了。


余杰点头笑道:“哦,不杀你?”手指一勾,子弹已经射进了小林达郎的眼睛,“我说过吗?”又朝躺在车厢地板上的五个宪兵的脑袋一人开了一枪,五个宪兵全都在睡梦中去见了天照大神。余杰对着周黄二人点点头,“现在就看头的了。”


……


熊无疾和白少虎趁猪手寿大喊着召集部队的时候,顺着墙边花坛低矮的绿化带摸到了4号小楼的背后,所幸没有被宪兵发现。宪兵都集中在3号楼和4号楼的小花园之间,唯一能看见整个医院的制高点已被霍远航占领,院墙高达5米,上面除了原来就插满的碎玻璃外,还临时铺设了电网,外面还有一辆装甲车不定时巡逻。所以猪手寿认为这边很是安全,把紧张的兵力都放在了小楼的正面。


熊无疾抬头看向关押谢南国的二楼那间最大的病房,窗户紧闭,加焊了铁条,想来从外面是打不开的了。看看所有窗户,也就只有个厕所的窗户没有加焊铁条,也因为要通风的关系打开着,两人立即顺着厕所外的排水管爬上了二楼。整个二楼加厕所和存放医疗器械的小仓库一共也只有五间房间,熊无疾从厕所门口探出一点头打量周围的环境,和宫琳描绘的一模一样,就连谢南国的一个专职医生和两个护士在其中一个小房间里休息,这点都是一样,门微微开着一条缝,隐约还能听见里面医护三人的谈笑声。宫琳描绘道,怕太多人打扰谢南国养伤,一般二楼除了医生和护士是没有卫兵的,一楼也只放了两个宪兵在大门口站岗。熊无疾向白少虎打了几个手势,后者轻轻点头,表示明白。两人拔出无声手枪,蹑手蹑脚走到谢南国病房前,轻轻一扭门锁,“好运气!居然没锁。”熊白二人立刻打开门闪身入内。门一关上,外面传来的喧闹之声立时听不见,二人微微一愕,这里的隔音还真是不错。


病房很大,装潢华丽,氧气瓶和轮椅靠在进门的角落,房间中间却很奇怪的横拉着一道帘子,把一间大病房隔开成两半。靠里的墙边放有张病床,一个穿着病号服,脸颊消瘦,两鬓班白的四十多岁中年人躺在病床上,正微笑的看着熊白二人。


“谢、南、国!”两人同时在心里一字一顿的叫了一次这个中年人的名字,中年人的照片他们看了无数次,此人正是谢南国本人!历尽千难万苦要营救的目标终于就在眼前。熊无疾深呼吸一次,极力使自己的语调变得平静,走到床前道:“谢将军,我们是大地帝国派来的营救队,营救您逃出新加坡,请您快跟我们走!”


谢南国微微一笑,手里拿着一支口琴把玩,不说话。


熊无疾一下蒙了,这是什么意思?“谢将军!请您快跟我们走!”


谢南国看着口琴,好象是这口琴远比熊无疾的来意要有趣得多,笑道:“小伙子,这你和我说没用。”声音清亮,带着掩饰不了的虚弱。


“什么意思?”


房间中间挂着的帘子‘唰’的拉开,一个沙哑的声音同时响起,“因为我不同意。”


熊无疾和白少虎的枪口瞬间指向声音发出的方向,一看之下,两人猛地惊得冷汗直冒:拉开的帘子后面,赫然是10枝上着明晃晃刺刀的步枪指着他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