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短篇小集 穆家沟琐记(1)福气

东风几度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


关于人,我想说很多,可又什么都不想说。


--题记


之一 福气


阿三媳妇披头散发,在跳着脚骂她的婆婆。

阿三娘披头散发,在跳着脚骂她的儿媳。

街上的人比赶庙会的还多,都在品评这场“戏”(此乃本村由来已久的好传统,可称其为互不干涉内政)。

人都说这是报应。

人都说阿三娘年轻时也曾天昏地暗地骂阿三他奶奶。

大顺娘在一边叹了口气,声音很小。

人都说大顺娘好福气,前生积了德,修来了孝顺的大顺和大顺媳妇。

大顺媳妇笑了,大顺媳妇总爱笑。

大顺娘也笑了,笑容一闪而过。



过了几天,每顿能吃两个馍、能挑水做饭的大顺娘死了。

大顺说他娘是得急病死的。

人都为大顺娘惋惜,大顺娘没福气再享福了。

大顺娘的葬礼,意料中的很风光。儿女们、媳妇孙子们都哭得死去活来。常回来看大顺娘的大丫(大顺他姐)哭晕了头,拼命哭着喊着要掀开棺材盖再见上她娘一面。

人都说大顺娘真的好福气,生前有人孝顺,死后又这么风光。

有几位垂暮的老人回家对儿孙们说,死后能像大顺娘那样就心满意足了。

阿三娘仍和阿三媳妇在街上跳着脚地骂着。

街上不懂事的孩子们跑着、跳着,唱着那首唱了千百年的歌谣来凑热闹。

“灰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



过了好久,有人说,大顺他姐吊丧一进门,便打了大顺几个响的不能再响的耳光,打得大顺鼻嘴喷血,一向不把这个姐当回事儿的大顺,居然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又过了好久,有人说,大顺他娘是自杀的,用玻璃片割破了动脉,血流了一床,流了一地。

人们唏嘘不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