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短篇小集 伤 逝

东风几度 收藏 0 6
导读: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短篇小集 伤 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


(一)


这无情的火,烧尽了他的一切,烧焦了他的心。

熙暖的朝阳刚刚升起,就把光辉撒入了这个寂静的小院。他又看了一眼满院的断壁残垣,心里又是一阵抽动。他的那只猫和那只狗正趴在院中悠然自得地晒着太阳,猫像往常一样把头和爪子枕在狗的背上,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他叹了口气,便悄无声息地走出了院门。他不想惊动他们。

可猫和狗还是跟出来了,他心头涌起一丝暖意,继而又皱起眉头喝道:“滚回去!”。猫和狗温顺地回去了,并排趴在门前,无可奈何地望着他。

他觉得眼睛有点发涩,抬起头来又看见对门他家门前那墨迹未干的大红“囍”字。


(二)


那血红的纸、黑黑的字,在阳光下直刺他的眼。他觉得眼睛发热,习惯性地使劲咬了咬嘴唇。

昨天她穿着红色的嫁衣上了轿车,轿车已经走了很远,他还能感觉到车内那双泪汪汪的眼睛,在一直望着他。

街上静悄悄的,静得让人觉得发冷。


(三)


小径仍是那么恬静,阳光透过树叶间隙,把地上照得斑斑驳驳。

清晨,他曾捧着书本在这条小径上走过,朗朗读书声惊醒了酣睡中的鸟儿,扑拉拉的飞向天际。

黄昏,小径上留下父母和他疲惫的身影,扛着锄头,满脸的笑意。

月夜,他和她肩并肩从小径上走过,她的头倚着他的肩,他的手环着她的腰,就连树头的鸟儿也听不清他们的喃喃细语。

他长长叹了口气。


(四)


如今已是春耕的季节,他家的那块地却荒着。地头立着一座大大的新坟,坟头那已经残破的白幡,还在风中倔强地站着。

坟中是他的父母,埋着他们已经烧焦的躯体。

他小心翼翼地拔去坟上新生的几棵小草,跪在坟前,并排放下一盒香烟和一大块粘糕。香烟是给父亲的,粘糕是给母亲的,那些是父母生前最喜爱的。

他伏在地上长跪不起,眼泪任意流淌。

草间上滚动的,已分不清是他的泪珠还是露珠,朦胧中似又看到父母拄着锄把在向他微笑。

他懂他的父母,父母愿意和这块土地长相厮守。


(五)


前边那片草坪似乎比往年更绿了,几只绵羊在那里静静地咀嚼着青草,却看不见了儿时的嬉闹。

那时他是“头”,每次在草坪上摔跤,胜利者总是他。而今,儿时的伙伴却各奔东西,有的上了大学,有的在外闯荡......而自己......他苦涩地笑了一笑。

他在塘边那棵粗柳树边坐下,斜倚着树干,眼睛出神地望着水中的倒影。恍惚中,水中的影子化成了两个——她躺在他怀中,双眼脉脉地望着他。他随手摘起一朵野花,插在她乌黑的发髻上......


(六)


几声凄厉的狗叫把他惊醒,他收回眼神回头一看,是他的狗又跟来了,可这次不见了那只猫。

狗跑到他面前亲昵地用头蹭着他的腿,他拍拍狗的头,让它回去。

狗却没有动。

他向前面走,狗在后面紧紧地跟着。

他犹豫了一下,从包里抽出根麻绳,把狗拴在树上,刚抑制住的眼泪又冲了出来。


(七)


他走了。

走了很远还能听见狗那撕心裂肺的叫声,他却再也不敢回头。

朝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

他却从地坪线上静静消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