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散文小集 我的棋友(3)领导老朱

东风几度 收藏 0 18
导读: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散文小集 我的棋友(3)领导老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


老朱是我的棋友,也是我的领导。

三天前上级突然宣布了一个决定:老朱调往临近一个县担任副县长。这个决定来的很突然,让老朱和我们都很出乎意料。

老朱原籍东北,秉承了东北人火辣辣的性格,爱吃辣椒和芥末油,在饭桌上这两样是他必点的“美食”。他谈吐幽默,常常妙语连珠,加之喝酒又实在,有他在的场合,酒场气氛往往欢快而热烈。他是主管项目招商的副区长,接触面很广,许多和他打过交道的人被他的坦诚、热情所感染,超越了一般的工作关系,相互成了朋友。老朱工作作风踏实,关键时刻敢于拍板,三年来入驻的每一个项目,从谈判到征地、建设,无一不浸透了他的心血和汗水,他对每个企业的熟悉程度,用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就像熟悉他自己的孩子。三年的个人付出、三年的工作成绩、三年的人格展现,全区上下有目共睹、有口皆碑。所以,老朱的欢送仪式格外隆重热烈,也算是老朱应得的回报。

作为分管主任,我和他在一个战壕里摸爬滚打了整整三年,这三年正是这个区项目建设的爬坡阶段,用老朱的话讲,我俩是患难之交。他比我年长16岁,又是我的顶头上司,按理说他和我应该“长幼尊卑”分的很清。可能因为长期共事、性格相投的原因,我俩却有点“没大没小”,为了工作我们可以相互拍桌子,拍完桌子谁错了就主动认错;私下场合可以任意开玩笑,再过分的玩笑相互也不会介意,老朱经常对外炫耀,说我俩是“黄金组合”。是不是“黄金组合”需要外界的认同,但我们之间的关系,的确要超过“铁”的程度。

老朱气质潇洒、多才多艺,颇有些艺术家的风范,一手小提琴拉得极好,记得当初他还开玩笑说等退休了,要是开个小提琴培训学校,肯定会发大财,还说要拉我加盟,他当董事长兼教导主任,我当校长。工作之余,我俩的共同爱好就是“手谈”。他的棋术要高我一个档次,让2子我输的多,让3子他输的多。每次在下棋前,总要为让2子还是让3子争论半天。我俩下棋都属于“大开大阖”型,几乎很少有“点目”的机会,一般都是一条“大龙”被屠而中盘结束。我们都有自己克敌制胜的“绝招”——我的绝招是趁老朱喝醉时下棋,“趁人之危”取而胜之;老朱的绝招是形势不利时“浑水摸鱼”,偷拿我一两颗子,化被动为主动逆转棋局。对我的“绝招”,老朱心知肚明,却乐得顺水推舟,让我满足一下成就感;对他的“绝招”,我却防不胜防,因为老朱的动作实在隐蔽,就是被抓了“现行”,也死不承认,反而被他摆来摆去搞个头晕脑胀,只好承认既成事实了事。

离别之情,难免依依。昨晚我们几个老朱的“左膀右臂”私下为他饯行,大家心情不好,喝了很多的酒,之后又去唱歌,老朱一曲《驼铃》,把我们几个大男人唱出了眼泪,独唱变成了大合唱。我问了他一句:真的要走吗?怎么老觉得像是做梦!老朱握住我的手,狠狠的摇了几下,说别忘了去看你老哥。握手之间,我感到了眼睛的湿润,也看见了他眼角的隐隐泪花。是啊,这的确不是梦,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老朱真的要走了,要离开他熟悉的环境,离开他付出了心血即将开花结果的事业,走向一个陌生的、崭新的工作岗位。

要分开了,回忆起了相处时的点点滴滴,想对老朱说的话也有很多。但我知道再多的话都是多余的,只能默默祝愿他一路顺风!以后虽然见面的机会少了,相信浓浓的感情不会被时间所冲淡。

随心而至虽词不达意,但能体现此时此刻的心情。谨以此为我的棋友、战友、领导老朱送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