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散文小集 我的棋友(2)好人老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


老怀是睡在我下铺的兄弟,四年大学,我凌驾于他上空睡了四年。老怀本姓郝,是我反其道而行之叫他“老坏”,经他反复抗议后,才妥协为中性的“老怀”。

老怀一副敦敦实实的样子,黑黑的,有点发福过早,鼻梁上架着付圈圈扩散状的眼镜,圆脸上总是一副弥勒佛似的神态,整天笑呵呵的,给人的感觉好像每天都能拾到一根金条

我在他上铺睡了四年,也深受他折磨,至今还心有余悸——老怀睡觉一挨枕头就着,但爱打呼噜,而且打得很有特点:时而如雷声滚过,久久不息,时而如美女呜咽,缠绵悱恻,抑扬顿挫谈不上,变化多端倒是堪称典范。本人却有个多年养成的坏习惯,每晚必须看书看得上下眼皮打架,才能进入梦乡。偏偏遇上了倒霉的老怀,享受着他的独奏音乐会,睡意完全消失,只能以脚击床与他相合,盼着老怀能被来自上空的异动惊醒。而睡着的老怀绝对是宠辱不惊,相信就是谁把他搬出去卖了,也一定不会醒,害得我只能第二天黑着眼圈,趴在课桌上补偿睡眠。

想和其他同学换换床位,被一一拒绝,理由惊人的相似——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老怀对此也是满脸歉意,主动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每晚我先睡,我睡着了,老怀再睡。这个“方案”反到让我觉得不好意思,索性又在后面加了一条——以每晚12点为限,如果我实在睡不着,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不能让人家老怀老等着。这个君子协定执行的很好,听着床下的老怀每晚翻来覆去的声音,不禁对老怀满怀敬意。

老怀和我棋力相当,但交锋记录却是我负多胜少。老怀的棋招招平平淡淡,绝少灵光乍现出现奇招妙招,但是踏踏实实,几乎没有破绽。他还有一手致命绝招——长考,一步再简单不过的棋,也要老僧入定般想上半天,极大地考验着你的耐心极限。我的棋风与之简直水火不容,从来是大刀阔斧、落子如飞,很少想棋,全凭的是直觉。直觉一贯正确还自罢了,一旦出现偏差、暴露破绽,那就死定了,老怀根本不会给你挽回的机会。每次赢了棋,老怀总要对我说上一句:“如果能算计的多一些,你是赢棋!”说这话时,两眼笑得眯成了一条线,让你说不清是发自真心,还是嘲笑,让人没来由觉得牙根痒痒,不由又立下了下次必须战而胜之的宏愿。

老怀是公认的“谦谦君子”,见了女生总是低着头,目不斜视,满脸通红,无论对方美丑,也无论对方瞅没瞅自己。即使走个面对面,也是退避三舍,主动让路,颇有西方“女士优先”的绅士之风,被几位好事的女生尖刻地评价为——“空有一副男子汉的皮囊,却比淑女还淑女”。

按理说,依老怀的品相和性格,是不会交上“桃花运”的,偏偏老怀给了大家一个惊喜。进入大二以后,临校的一位女生常常来找他。女孩很漂亮,说话像是打机关枪,不久就和本宿舍其他男生混得很熟,你来我往,唇枪舌剑,丝毫不落下风。每逢此时,老怀总是眼睛盯着女孩,微笑着,一言不发静静地欣赏。后来一次老怀喝醉了酒,告诉了大家秘密——女孩和他青梅竹马,自小到大都是他的领导,尽管他比女孩还大一岁。大家听后大笑不止,赞曰“一物降一物,露水点豆腐”,老怀找个这样的女友正合适!

毕业以后,老怀回到家乡那座小城市,第二年和女友结了婚,第三年妻子为他生了一对“双棒”儿子。但是好景不长,一年之后老怀的妻子下岗了,仅靠老怀并不多的薪水养活着一家四口,日子过得很艰难。据说,老怀的漂亮妻子每天起的很早,经常到菜市场捡人家不要的菜帮,回来自己洗净了炖炖做菜吃,困顿潦倒可见一斑。

同学们于心不忍,凑了些钱去看老怀一家。走进黑黑的筒子楼,见到了满脸沧桑的老怀和他的妻子。家里的确很寒酸,没几件像样的家具和电器,老怀却仍然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几位女同学抱着老怀可爱的一对双胞胎,忍不住唏嘘落泪。同学们挤在老怀家里吃了顿便饭,钱却没留下,老怀说他不需要,他能扛过去。以后,同学们几次三番给他寄钱,都被老怀如数退回。

最近传来了一个好消息,老怀能干的妻子开了家副食店,生意日渐红火,想必老怀家里的情况也会一天天好起来。

祝愿老怀苦尽甘来,一路顺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