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散文小集 夜与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


夕阳在地平线上踯躅久久,终于又淹没于无边夜色。

吁口气,长长的。

又盼来一个短暂而迷人的夜。

阿波罗与阿尔忒米斯争雄,总是心甘情愿地做月神的奴仆。因为我想,光明不该有所垄断,漫天繁星都应该自由自在地放射光芒,只要自己愿意。白昼对于不得不淹没于阳光中的群星而言,是一种莫大的悲哀。所以,我喜欢夜。

夜色茫茫,没有了嘈杂,没有了喧闹,看不见一个个催化出的笑脸,听不见一句句强扯出的寒暄。人类仿佛又一次踏回远古的洪荒,苍凉但是自然,孤独但是真实。再也不必盯着对方起伏的嘴唇,装出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再也不必望着拂袖而去的背影,发出浸满失望的长长叹息;再也不必偷眼望望四周射来的或含嘲讽或是幸灾乐祸的目光,低下头暗骂自己不争气。

现在,可以尽情地哭,尽情地笑,尽情地唱,无人干涉,无人责怪,更不必担心有人说你是疯子。此时的我,却喜欢坐在一盏昏灯下,出神地望着突突跳动的火苗,去漫无边际地想,让思绪在这月夜里尽情舒展。想外婆做的高粱面窝头和辣炒萝卜丝;想上学时不小心掉入泥塘,水刚及腰,却哭着喊着让人救命;想那瀑布般的长发飘来飘去,想不止一次独自坐在旷野里默默流泪......只有此时,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痛苦忧伤属于自己,欢乐幸福属于自己,自己才属于自己。

无论老天爷是否公平,我对他倒有微微一丝感激,因为他毕竟赐给了我一份厚礼,一种绝妙的安慰,一个美丽的无奈——那就是孤独。孤独是杯平淡的酒,谈不上香醇,细细品来却有滋有味。拥着这美酒,翻开珍藏的册子,掸去上面的灰尘,把此时此刻的心绪随意划在纸笺上,无规则的线条或直或弯,或清晰或模糊,重叠在一起总是凌乱。自己看完一遍又一遍,掉几滴自怜的眼泪,然后把本子放回原处——那个藏在角落的箱子里,再用锁头锁个结实——因为醉话是见不得人的。

想累了,写累了,便合上眼沉沉睡去。

于是,离外面的世界越来越远。

离自己的世界越来越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