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散文小集 东风拜年随感(1)初一的变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


往年总是在老家过年的,初一早晨一起床,草草梳洗一番,便开始到本家、好友家里拜年。由于住的分散,一上午紧紧张张,才能把该走的门儿走遍,该磕的头磕完。很辛苦也很无奈,但礼数使然,万万不敢违逆。今年本打算初一回去的,可是那帮难兄难弟一大早打来电话,说要上门“吃大户”,老家不必回了,年他们替拜了,头他们替磕了,但得好酒好菜好烟好茶准备着,好好招待以示慰劳。另有两个“吃大户”的重要原因:一是不忘“逢年必聚、逢聚必喝、逢喝必醉”的光荣传统,不聚到一起好好喝一顿不算过年;二是祝贺东风喜迁新居,美其曰“踩屋地儿”。东风乐得顺水推舟,既找到了不回老家“磕头”的正当理由,省却了许多麻烦,又坐享酒场“东道主”之利,有希望杀他们个“人仰马翻”。一句话,心里美滋滋的,象是出门捡到了一个3斤重的大元宝。

一番忙活,电话拜年完毕,酒菜备齐,这帮“吃大户的土匪”开着车也到了。一进门先是一番表扬,夸房子还说得过去,设计的还行,装修的还凑合,住着也许舒服;继而又是一番质疑,说什么就凭东风两口子小公务员挣得那份微薄薪水,哪有资格住进这样的“别野(墅)”,定有贪污受贿之嫌;最后是一番挑剔,抱怨烟酒不够档次,菜也不够丰盛,显然有“怠慢贵客”之意。平时和他们单打独斗“斗嘴皮子”,东风是不怕的,但今天是“恶虎也怕群狼”、“好汉架不住人多”,东风只能做苦笑状,忍气吞声罢了。

席间推杯换盏,不一会七个人三瓶酒下肚,个个红光满面,开始通报一年来的“工作”(尽管平时了解,还要例行程序)。“鲤鱼”是年三十从天津开车赶回来的,工作岗位换了换,军衔还是上尉,说起工作来忿忿然,但一提起他那位调皮可爱的女儿,却高兴得合不住嘴儿;“马驹”去年开始“多元化经营”,终于向实业进军,开了个不大不小的厂子,用他的话说“算是站住了脚跟,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只是年前一次酒后驾驶摔了个“满脸开花”,为光辉的一年添上了五彩斑斓的一笔;“老张”工作之余开始玩基金,小有斩获不足为奇,奇的是俨然成为了半拉“股市行家”,理论一套一套,分析起来头头是道,令众人顿生仰视之感;“螃蟹”还是干的“要想富,开药铺”的行当,小日子过得不仅有滋有味,而且几年下来已经小有积蓄,开始放“高利贷”,加入了“息爷”的行列;“老猴”苦练书法不辍,从十几年前的“爬”练到现在的“飞”,也挣得了响当当的名头,看着本人客厅那副人见人夸的“中堂”(老猴的杰作),不免眯着眼睛,“王婆卖瓜”一番;“宋哥”依然话语不多,颇为不屑他们几个胡言乱语,刷刷刷写了个小纸条递给东风,说道这是他的QQ号,有事可以网聊,令东风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老成持重的宋哥也上QQ了,着实令人惊诧。

酒足饭饱,把这几个“高人”礼送出门,东风躺在床上想小咪一会儿。回想兄弟们成家立业后相聚的机会越来越少,聚到一起神侃一气显得越发珍贵。人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哥几个选择的人生道路尽管各不相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都在为了自己的目标而打拼着,虽然辛劳,但是有憧憬、有过程、有收获(且不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的),足以让自己、家人、朋友感到快慰。每个人也许都在变化着,但东风相信浓浓的兄弟之情不会改变。

祝愿兄弟们新的一年一路走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