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散文小集 槐 香 飘 处

东风几度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


坐在月光下,独享这天地间的清纯与静谧。月光很轻很柔,一阵风吹过,树上的槐花飘摇而落,白白的撒满一地,整个小院如在香水中浸过一样,溢满了醉人的香醇。尽情地吮吸着芳香,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唤我的小名。顺声望去——是外婆,头上落满白色的槐花,一身浅灰色的衣衫,单薄的身躯在清风明月中蹒跚而行,纤细的的小脚踩在花上沙沙的响。

外婆,我轻轻地喊。

外婆回头望我一眼,仍然蹒跚向前走,我看见了她回头时一脸的笑意。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大嚼窝头儿夹萝卜丝,外婆也是这样的笑,那笑容早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扎下了根。

外婆,去哪儿?我大声的问。

外婆答了一句,隐约像是——去叫你的外公,该吃饭了。我忽地一愣,从小到大从未见过外公和外婆在一个桌子上吃过饭。外公住在一间小屋里,阴暗的小屋,昏黄的的灯光,桌上的酒瓶,还有伏在地上的老黄狗。白天很少见到外公,他总是早早的去,晚晚的归,背上背着个硕大的筐,手中拿着个破旧的耙子。从未见外公笑过,却常常看到外婆红红的眼睛。

外婆仍在蹒跚地走,在找我的外公。

隐约又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呜呜的哭。羸弱的老黄狗在地上不停的抽搐,最后哀鸣几声便不动了,一双眼却睁得大大的。外公呜呜的哭,槐树下便有了一个大大的坑,黄狗的躯体躺在坑中显得越发瘦弱。外公捧起一把土洒上去,又捧起一把土洒上去,哭了许久,撒了许久。树上的槐花纷纷扬扬地飘落,落在地上,落在外公身上。

又似乎看见舅舅和表哥跪在地上,大声的哭 。

槐树倒了,葱绿的树叶和苍白的槐花铺满一地。绿叶白花中躺着熟睡的外公,脸上浮着一脸安祥的笑意。外婆低声说,别冻着了,于是在外公身上撒了一层又一层的槐花。

外婆仍在蹒跚地走,我喊她,她仍在不停的向前走。

......

哭着苏醒,却发现自己斜偎在老槐树下熟睡了许久,泪水打湿了衣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